2017-01-25

709案律师受电击等酷刑

转发此新闻:
今天124日是国际关注危难律师日,就在这个时刻,接连传出多位中国维权律师在狱中遭受酷刑虐待的消息。


网上传播的一份谢阳律师口述记录,披露了他在被关押期间,遭到国保残酷殴打、辱骂和以家人生命做威胁,逼迫认罪。同样被关押一年多的维权律师李和平、王全璋,也传出遭到严重酷刑,被电击到昏厥。而近日获保释的律师李春富,更传出被逼到精神失常。这些为民众权益勇敢发声的律师,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非人待遇?中国的“依法治国”是否已经成了“暴力治国”?连律师的人权都被恣意践踏,中国的法治还有没有希望?
谢阳律师的这份口述笔录由谢阳代理律师陈建刚写下并公布,他是709案件中唯一一位由被抓捕的律师家属所聘请的律师。陈建刚表示,在谢阳告诉他关于自己和妻女所受的折磨后,如果自己还沉默不语,那自己和其他官派律师有什么区别呢?基于这个原因,他将真相公诸于世。陈建刚表示,他目前尚未收到约谈通知,但已有消息指出长沙警方将对他采取行动。。
一万七千字的记录证实了当局对谢阳采取的十多种酷刑虐待,也为709律师的遭遇提供第一手的详实描述。笔录中谢阳说,“整个晚上辅警眼睛盯着我,不让我睡觉。我一闭眼睛打盹,他们就推我,拍我,训斥我,我就这样被逼睁着眼睛到天亮。”,看守所人员威胁谢阳说, “我们代表的是党中央来处理你这个案子。我们即使把你弄死了,你也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是我们弄死你的。”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胡佳也曾经历过被当局秘密拘押,遭到酷刑虐待。他说,谢阳的遭遇是他和其他曾被秘密拘押的人士所熟悉的,这些酷刑意图让人崩溃,但谢阳和陈建刚都不畏当局可能采取的报复,曝光了这些黑暗的事件,这可能避免此类悲剧未来在其他人身上重演。
陈建刚说,在民主法治国家里,这种丑闻早就会被公安部门调查,但在中国反而是公安部门威胁当事人噤声,显示中国是个极端专制的国家。法律控告在中国不会有任何效果,因为恶行总会有爪牙来维持,甚至是由北京当局安排的爪牙,从雷洋案就可以明显看出公平正义没有得到伸张。
改变中国网站创办人曹雅学说,有消息指出,被关押的维权律师李和平及王泉璋都曾在狱中被电击到昏厥。他们两位目前都尚未见到自己的律师,在狱中受的酷刑可能比谢阳更残忍。吴淦也曾受到类似酷刑折磨,狱方整整200多天不让他放风。
陈建刚说,真正的律师应该要与法治相并存,但在专制集权国家里,律师只是装饰品。中国有许多律师接受官方指派,在709大抓捕案件中成为将当事人“消声”的律师。如果中国在法治上没有根本上的变化,这些不畏强权、保护人权的律师必然会被国家的专制独裁体系消灭。中国近日有关律师事务所的管理法,也是在将寻求改变的律师消灭掉,只留下对当权者谄媚的、不能称上是真正的律师的人。
胡佳说,律师是公民最后一道权利保障,但维权律师已经成为这个时代新的黑五类。从前由律师来捍卫普通公民的权益,现在轮到公民以个人力量在网络世界为律师发声了,越多人参与才越可能扭转形势。
谢阳的这份口述记录引起了海内外的关注,包括美国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英国卫报都加以报道。国际关注危难律师日2017年的关注重点也将聚焦中国。
曹雅学说,国际的披露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才能让世界上更多的人知道真相,并有效进行倡导。曹雅学希望能推动美国新政府向中国发声。29位国际资深律师领导人联合致信卫报,指出了709案件中各种迫害律师的手段以及对习近平的批评,曹雅学期望能得到民主国家政府的反应。
陈建刚说,谢阳案的法官表示,春节后会举行庭前会议来决定开庭日期,而能不能以软着陆的方式将谢阳保出,甚至自己能否继续参与此案都难以预测,因为中共本来就是个无法预测的政权,他也不敢抱持乐观想法。陈建刚表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无疑是专制国家特有的罪名,因为在民主国家中,公民的基本权利受到保障,只有害怕权力受威胁的专制国家才会编出这种荒谬的罪名。
曹雅学和胡佳最近共同参与创建了中国人权问责中心。曹雅学说,中国人权问责中心在去年1223号美国通过“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后应运而生,旨在向美国政府提交制裁名单。谢阳案特别的一点是它有相对完整的加害者名单,问责中心将全套送上并持续搜查信息。
胡佳说,问责中心会通过各种渠道协助查询警察和检察院工作人员的调查情形,以及搜查有非法行为的工作人员的个人信息,将之公诸于世。




人权组织披露709案律师受电击等酷刑

一向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星期一傍晚发布新闻稿,指再有两名709大抓捕案在押律师受过严重酷刑,并对此表示震惊和愤慨。
新闻稿表示,据关注组得到的可靠资讯, 北京维权律师李和平和王全璋在被拘捕后最初的长达6个月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受了各种严重酷刑,其中包括电击,电流强度直接导致受刑人当场昏厥。
截至123日,李和平和王全璋已被关押563天,从未被允许与辩护律师或家属见面。李和平的弟弟李春富律师,在被关530天后,112日被取保候审,但骨瘦如柴、极度恐惧,已患有精神分裂症。李春富清醒时曾透露,被抓前没有高血压,但在看守所医生说他是高血压,天天给他吃药。
新闻稿表示,北京律师陈建刚日前发布《会见谢阳笔录》,详细记录了另一709案律师谢阳,在长沙被关押550多天内遭受的酷刑及不人道对待。而草根维权人士吴淦(屠夫)去年12月向得以会见的律师透露,曾遭受严重酷刑,包括几天几夜不让睡觉。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强烈要求中国当局立即安排李和平和王全璋会见辩护律师,并给予两人适当的医疗照顾,确保身心安全及健康。关注组还要求中国政府必须就上述酷刑及不人道对待指控进行独立调查,并将施虐者绳之于法,同时立即启动修法,废除“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