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31

武统可能无法避免,习近平肯定想解决台湾建功立业

转发此新闻:
2016年元月16日,台湾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得票数超过国民党对手朱立伦近一倍,民进党在立法院的113个席位中,也赢得了68个席位。虽然台湾的第三次政党轮替早已在人意料之中,但是如此占压倒优势,仍然让全球瞩目,其前因、其后果,众说纷纭。在美国创立的中国研究院2016年元月17日,在纽约举行第25次研讨会,专题讨论台湾大选。来自美国纽约、新泽西州、康州和麻州的十多位学者、律师、诗人、作家和媒体工作者,各抒己见。明镜记者贺兰若根据录音整理了发言纪要,并经发言者审订校正,现全文发表于下。

习近平肯定想用台湾建功立业

政治评论家、中国战略分析智库主任李伟东: 

我看到这次选举结果时的第一个感觉,是国民党完了。人们欢庆的场面,没有看到一面中华民国国旗,从这个时刻开始,中华民国在某些人的心理上已经被埋葬了,就剩下一块招牌。

从政治层面上来说,未来蔡英文的选项中,存在着一个让大陆特别难受的越界的可能性。 

大陆之前在讨论“法理台独”的时候,有几个约束性条件:第一是不许改变宪法上的领土规定,第二是不许改变国旗以及一些相关的规定。中共说,如果违反了这些约束性条件,你就是“法理台独”。

蔡英文上台后,是完全有理由旧话重提的。民进党多年来一直说,台湾的国旗上放着国民党的党徽,这到底是党国还是宪政国家?如果蔡英文在上台后的未来两三年中提出这个问题,由于民进党控制立法院,所以通过改变国旗的方案是可能的──但是改变国旗,不会把民进党的党旗放上去,因为民进党的党旗上面就一个台湾岛。

如果国旗真的修改了,那就是台湾方面考验大陆的一个很大的动作。虽然蔡英文短期内不敢这么做,但是是有这个可能性的。因为这件事对于民进党来说是一件如鲠在喉的事:国民党的训政已经结束了,但是国旗上仍然放着国民党党徽,也就意味着:台湾作为一个民主宪政国家,其旗帜仍然是一个党国的标志。

这件事对整个台湾──尤其是对新生代,都是如鲠在喉的事情。如果蔡英文敢于这么做,她就是在挑战两岸现状,如果她在任期内不敢这么做,那么她就没有挑战现状的能力和想法。
从现在的评估看来,蔡上台以后,她自己不仅很可能连任一届,还很有可能为民进党争取到12年的任期──仅她自己的八年,也把习近平的合法任期跨过去了。

现在我们来看大陆方面的政治预期,现在民进党上台,大陆除了一国两制这个政治牌外,再就是经济上的服贸协定,全面和台湾经济接轨这样的一个牌。目前台湾在经济上,除了依赖大陆之外,看不出有什么其它出路。除非像冷战时期,台湾可以找到一个新的夹缝生存的求生之道。但是在新的经济体系没有正式出现之前,台湾的经济某种程度上依赖大陆,这种情况短期内不会改变。

在这种情况下,除非蔡英文在政治上完全无所作为,把之前民进党的理念都放下,只务实,那么两岸关系会平稳地走下去,但是大陆方面存在变数,习近平上台后,我一直在分析他的政治外交经济格局,在谈到台湾问题时,他有一个需求──在他执政的十年里,如果他想完成一个伟大的梦想,其中重要的一项内容,就是实现台湾与大陆统一。

邓小平设计了回收香港澳门,江泽民完成了这两个地方的接收,胡锦涛完成了一个奥运,并且江胡时代完成了进入WTO。对习近平来说,他虽然反腐,但还没有如此伟大的历史功绩,他在历史上需要有可以确认的功绩。而且现在大陆也认为,台湾问题已经无法再拖下去了。

如果在习近平任期内,他可以解决台湾问题,那么就是习近平在历史上的一个重大功劳。他上台以后谈论过三四次台湾问题,在前两次中都明确说,台湾问题“不能久拖不决”──并且反复重复这个话。这说明习和前两任领导人的看法已经不一样了,但在提出台湾新的政治模式上没有进步,仍然是强调“一国两制”。接下来就是抓紧建设航母战斗群,军事上强调准备打仗。

现在新的军委的态度也是这样,如果台湾方面有改变国旗这样一个动作出来,就会给大陆一个口实。民进党根本上是一个主张台独的党;大陆也出现了坚持“一国两制”,并且说台湾问题“不能久拖不决”的领导人──这次民进党的胜利使两岸关系在政治层面上拉得更远了。现在已经是把皮筋扯到了一个绷紧的状态,就看谁在往下走一步。

若蔡英文维持现状地混下去,会引起台湾新生代的不满,慢慢失去某种支持。而国民党其实也是披着蓝色衣服的绿白菜,我和台湾很多人都谈过,包括国民党籍的陆委会副主委,提到他们曾高喊的“反攻大陆”,他完全没有兴趣。国民党心中已经完全没有大陆情结了,它不去和大陆谈台湾独立,只是它不敢而已。

台湾可采取两个重大策略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台湾来说,既然习近平这么着急,台湾完全可以有胡平兄那样的一个想法。民进党,依我看来,为了自身安全,也为了促进台湾经济发展,有两个重大策略可以采取:一个是促使大陆民主化,只有大陆民主了,台湾才安全。第二就是正式和大陆建议,能不能回到真正的“九二共识”──就是“一国两府”,用这样的模式来解决。如果民进党肯在这两个选项上走一步,如果大陆肯接受“一国两府”的选项,台海之间未来就有一个长久和平的可能性。

关于台湾促进大陆民主化,大陆现在没有这个基础,可以先不提──但是现在看,民进党有促进大陆民主化的意图;国民党也有促进“一国两府”的意图,但是它没有往那边走,而是往一个断裂的方向走。

习近平方面则可能是继续向动武的方向走,如果美国在下一轮大陆真正对台湾造成威胁的时候退却了,那么台海之间这一战就难以避免。但是事实上这不可能发生,因为美国不会退,美国不会衰落得这么快,日本也不会衰落得这么快。

那么这个事情能不能一直僵持下去而无解呢?我相信也不会。我提出一个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大陆对台湾动武可能无法避免。大陆方面之所以提出台湾问题“不能久拖不决”的这个背景是,它已经下定决心在未来十年内与美国抗衡,甚至不惜有某种军事冲突,所以我对台湾未来的前景是不看好的。

对于大陆来说,台湾在未来会成为撬动大陆政体变革的撬板。大陆像一块石板,从政治体制内部无法撬动,但它的周边,无论是台湾、日本、朝鲜、新疆、西藏,还有香港──至少有这六个地区,会成为未来撬动大陆政体的支点。当这六个支点发生作用,形成一个契机,大陆的变革就有可能被撬动。

来源:明镜 / 李伟东 政治评论家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关于促进大陆民主化,大陆没有这个基础,可以不提',那请问这只草泥马专家,两岸主要问题是什么?主要该谈什么,钢琴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