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3

习近平2017年求稳 推政改先找试点

转发此新闻:
2017年中国内有中共「19大」要召开、外有美国川普执政要对付,两者都可能带来不稳定因素,所以习近平总书记未来一年的策略很明确,就是要求稳。


半个月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小组会议,已为今年订出求稳的经济发展方针。基本上以6.5%的成长率作为目标,确保经济能平稳进入19大。习近平在会中特别提到要避险,必须极力避免金融动荡,因此人民币汇率只能缓慢下跌,避免出现大波动;刺激经济手段仍会使用,但视乎经济放缓速度,如下跌速度加快,政府的基建投资,以及给予僵尸企业的信贷就会放宽,以避免企业倒闭,造成工人下岗和社会不稳。

政治方面,目标也是求稳。19大秋天召开前,习近平的重点是巩固权力,安排亲信占据要津,以确保第二个任期的权力。但他虽然求稳,却不表示不会进行政治改革。

第一,2017年是19大的布局年,习近平雄心勃勃,必然希望下一个五年能留下政治改革政绩。第二,19大的人事安排,必然考虑到人选适合做什么事,所以又牵涉第二任期政策谋画;例如,如继续加强反腐,王岐山留任机会就很大;如要进行「体制改革」,王沪宁入常被重用机会将增加。第三,习近平已成为「领导核心」,手握号令天下的权力,现在正是推行政改的好时机。

央视1227日晚间新闻报导,习近平在当天结束的政治局会议,要求政治局全体成员接受「党内监察」,以身作则,作为反腐示范。「南华早报」28日也报导这次会议,指政治局全部成员向习近平表示效忠,支持「习核心」改革和强化党的工作。「监察」和「效忠」的重点显示,自两个月前六中全会以来,习近平加紧为19大部署,并透露推动政改的讯息。

习近平在六中全会提出一套「监察制度」,是反腐的进一步措施;六中全会公报将「监察」升高至与行政、立法和司法同等地位,大有行「四权制」意味。这项新制度设立一个「监察委」,再设一个「监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省市也设下级的同样职位和部门,监察委可监察全国各级政府部门和官员。国务院已发出文件,先找北京市、山西和浙江两省作试点,如果试验成功,则推行至全国。

习近平上台四年,王岐山的中纪委权力膨胀,引起不少讨论。因为中纪委理应只负责党内纪检,不能调查国家干部,现在新设立的监察制度,却是国家制度,监察对象是政府部门和官员,所以再没有不合法的问题,这也是「依法治国」的另一步。另外,监察委和中纪委将联合办公,这表示,王岐山以后更可对任何人进行反腐调查。

对官员监察,是整顿吏治的重要工作,意义也很重大。但如说到政治改革,中共体制还有不少根本性问题,例如,最高权力的转移,即接班人问题,就一直未得到解决,只能继续由派系斗争和妥协决定领导人选。作为最高决策机制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决策过程也成问题;邓小平之后,原已走向集体决策制,即由七常委共同决策,但习近平集权于一身,实质上废去其他常委武功,由一人号令天下。近期不断有讯息释出,指中共研究修宪改变政制,国家主席改为「总统制」,习近平是否步俄罗斯普亭后尘,20大后被选举为总统,领导继续推动改革,未来五年发展非常关键。

面对政治制度的局限,习近平虽有雄心,迄今却难以推行根本性政治改革。例如,他不可能推普选制,也不会推行英美的多党制,因为邓小平已明言,多党制不适合中国。中共不可能让立法和司法真正独立,因为立法和司法走向独立,就难以紧抓权力、控制全局 。中共也不允许媒体有真正新闻自由,因为媒体有言论自由,更容易失控,和求稳的方针不合。

总括而言,未来一年的中国政治,习近平采取「稳中求改」策略;求稳是必然,因为他要为第二个任期布局,但对政治改革,在现有体制局限下,不可能作根本性改革。至于新的监察制是否可行,则有待试验,无论是监察或纪检,反腐仍停留在个别人事上,未能发展至「制度反腐」,例如彻底推行官员财产申报制,无法从制度作彻底变革,反腐就可能因掌权者换人而中断。


来源:世界日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