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2

2017中国内政外交大事

转发此新闻:
本文不预测2017年会发生甚么意外事件,但下列事件不出意外都会发生,分析一下如何认识,以及可能的影响。

中共19大带来变化当中,大家最关心的其实就是领导班子的变化。

第一个就是秋天的中共19大,地址在北京,但具体时间只能到时再看。如果说五年前的18大,还对权力更替后的政策、倾向有很多想象,特别是希望的话,经历了过去的五年,人们对政策倾向不会再有新的想象。尽管一直还存在一种认识,认为政局稳定、权力巩固后,19大后会启动政治改革。

关于政治改革,早在1987年的13大报告,就有专门的一章,明确指出:「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最终取得成功。党中央认为,把政治体制改革提上全党日程的时机已经成熟。」而且在列举了政治改革需要解决的7个问题后,重点指出:「改革的关键首先是党政分开。」

2012年的两会上,当时的温总理也指出:「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每个有责任的党员和领导干部都应该有紧迫感。」

这样的话,以及许多类似的话,随着他政坛谢幕,都已随风而逝。过去几年是甚么样的情况,每个人都有认识。再谈19大的政治改革、政策变化,既无根据,也无意义。大家最关心的其实就是领导班子的变化,七常委肯定有留有退。尽管他们在政府的任职、媒体露面、出访多少各有不同,但党内强调集体领导,一人一票,地位同样重要,只是分管领域不同。

预测谁是常委也同样没有意义,但党的领导从毛当年所讲的「出主意,选干部」,发展到现在,除了牢牢掌握「选干部」的人事组织和纪律监察权外,具体还要领导「四子」,即「枪杆子」军队、「刀把子」公检法、「笔杆子」宣传意识形态、「钱袋子」金融央企等。常委们的进出其实是和分管的人事纪检权以及「四子」相关的。用官方的话说,要保证政策的稳定性,用民间的话说,谁都想让自己的人上。

2017年还是「反右」运动60周年,中国政治后来出的许多问题都肇始于此,对言论、思想和知识分子的迫害、手段、长远影响,甚至超过文革。但官方对文革已彻底否定,「反右」却始终认为只是扩大化,本身没有错。民间的自由人士、特别是现在网络上活跃的「右派」公知,肯定要借纪念「反右」运动60周年说事。

官方是严防死守不提此事,还是有抑有扬?是像2016年在文革爆发50周年的时候,午夜由人民日报发表一个社论,匆匆翻篇,不容讨论,还是借此刚好继续「反右」、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无论如何,舆论场上借纪念「反右」60周年,风云再起是肯定的。

2017年还要产生新的香港特首。由于一人一票普选的政改方案已被否决,又要回到自1997年起实行的、由1200人组成的选委会选举产生的老办法。但是经历了2014年占中,以及后来一系列的事件、争论,形势和人们的认识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陆港相互的影响,特别是大陆民众借香港选举说事,会让此事争论不断。

外交方面最大的挑战,就是120日就职后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此前他通过推特在台湾、南海、贸易、汇率问题上的刺激言论,特别是和台湾领导通话的行动,已让人感到对华的强硬,上台后他会实施强硬政策?还是待价而沽、斗而不破?都会对中国的外交和战略带来难题。

中国这些年随着国内权力集中、经济坐大,在军事和战略上对美主动性增强。但是从冒然拿走美国潜航器又不得不归还来看,在策略和实力上仍然不足。如何对付特朗普将是首要的难题,而且也会反应于国内,不管民众是怎么样的心态。

来源:东方日报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王岐山所主导的反腐根本就没有拍过苍蝇,对那些县处级和乡科级干部的贪腐渎职滥权行为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的中纪委还包庇纵容温家宝、贺国强派系的贪腐。如他们纵容贺国强在重庆的党羽东山再起,变本加厉的打击欺压重庆普通老百姓。像陈有西、李庄这些黑心律师昧着良心为犯罪的有钱人辩护,毫无做人的道德底线。还有就是文强在重庆警界的余党开始疯狂打击曾经举报过他们的人了。如重庆荣昌公安系统的曾骑、杨恩培、郑益民、陈安东等在荣昌是无法无天,搞得荣昌是民怨沸腾。我们全力支持刘云山开辟反腐第二战场,与温家宝、贺国强、王岐山这派贪官决一死战。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