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2

极权主义倒退现象:切断中国NGO组织生存空间

转发此新闻:
极权主义倒退现象

一、公民权利

在极权主义之下,社会成员是没有公民权的,国家不承认有这样的公民权,甚至不承认有一个独立社会的存在,国家就代表了社会。国家声称,国家是代表人民的,人民拥有最高权力,但这个权力由国家来体现。因为不存在独立于国家的社会,也就没有个人的公民权问题,也就不需要有保障公民权的制度和法律。

维权运动带动了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

在很长时间里,中国政府就是这样解释社会和公民权问题的。但经过改革开放多年后,中国社会的公民权利还是得到了很大发展。这表现在三个方面:公民社会的发展和壮大;维权运动的发展;一些隐含有保护公民权利的法律和制度的出现。

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不是政府恩赐的结果,而是社会发展和自由出现的自然结果。公民社会的出现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社会、经济发展带来的社会自由之扩大,包括结社、言论、迁徙、职业选择等方面自由权的扩大,再就是和无数侵害公民权益行为的斗争中发展出民间力量。

到目前为止,中国公民社会从无到有,不但出现了大量有独立行为和意志的社会成员,还出现了大量由这些人员组成的社会组织(不论是否被官方承认),它们体现着公民社会不同的需要,包括个人兴趣、个人信仰、社会公益、权利的保障和维护、国家政策和法律的讨论,等等。

从草根性的到层次更高一些的社会组织都有,且涵盖了有关社会利益的几乎所有方面,也都经历了一个不断发展壮大的过程。从数量上看,公民社会的成员力量已经可以占到全体社会的20%30%,从公民社会组织的数量上看,已经达到数百万。因此可说,一个公民社会的雏形已经在中国出现。这个公民社会的状态是,成员虽然众多,而且发展很快,但组织化的程度仍然很低。就组织化程度而言,依我的看法,基本上是以草根性为主的,以及一些草根性组织之上的二级社会组织结构。

政府对公民社会采取的是警惕、压制的态度。这种态度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不承认,二是压制。但这种政策却没有阻挡公民社会的发展。因此,政府不得已开始部分地承认。一直拖到胡锦涛任期即将结束,也就是中共十八大召开前,中国才开始进行所谓的“社会管理体制改革”,准备对社会组织中的一部分加以承认。那些将被政府承认的主要是些社区服务类、公益类社会组织,政府容易控制,而不包括维权类、宗教信仰类、政治性的社会组织。十八大以后,这一改革也基本上停顿,原来计划要出台的新版社会组织管理条例也不见踪影,而一些维权类社会组织则被政府所取缔。

政府更同时通过了一系列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法律,例如《外国社会组织在中国活动管理法》,就是想制止中国公民社会和外国公民社会组织之间的联系,从根本上切断中国NGO组织的生存空间。一系列和“国家安全”有关的法律的出台,其目的毫无疑问就是要阻止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

从上世纪末开始,中国出现了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公民权益受到伤害的事情。首先是农村。最早的农村反抗出现在四川和湖南,时间在1990年代后期,那里的一些地区因地方政府乱收费而导致农民大规模维权抗争,他们包围政府、焚烧警察汽车和政府办公楼等。这样的维权抗争后来在全国各地蔓延,不仅农村,城市地区在本世纪初也出现了维权抗争活动,主要是土地拆迁问题。

之后维权领域进一步扩大,几乎所有公共利益的空间都发生过维权活动,且长期维持在每年十多万起大规模群体性事件这个数量级上。在这个背景下,中国的公民权利问题开始受到关注,学者、维权律师、社会组织都开始关注公民权问题。维权运动的发展也带动了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

在公民权呼声日益提升的压力下、同时也得益于国际社会的关注,中国政府对一些法律进行了修改,同时出台了某些新法律,一些公民权利看似在法律上得到了承认。但是中国的发展从来没有达到依法治国的程度,也从来不是一个法治国家。凡涉及到公民权的法律审判基本都是政治类案件,是依照党的政治正确原则进行审判的,而不是法治的结果。相反,在法制旗号下,近年来大批律师被抓,一些维权组织被关闭和取缔,网络被严加管理,大量消息被删除,一些大V的微博和微信被取缔。这样的结果导致社会上维权事件和群体性事件都在增加而不是减少。凡此均表明中国的公民权利近年来进步不多,而倒退不少。

二、意识形态

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是共产主义,是排他的,一元论的,绝对的。意识形态是共产主义左翼极权统治的基础之一,依靠这种意识形态所宣导的信仰、理论和教条,中国共产党获得许多人的拥护和支持,建立起一个理想中的社会主义国家。这样的意识形态利用各种宣传办法,让人信其为真,而且是真理,是未来,并加以崇拜。从本质上讲,它已经在共产党手中变成为一种宗教和神权。这样的意识形态加上对领袖个人的崇拜,成为毛泽东搞文革的基础。文革失败已经使人们对中共意识形态的“真”表示了怀疑,尽管这种怀疑尚未导致中共意识形态的崩溃。

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信条之一是让人相信私有制的不合理,但文革后中国开始了改革开放进程。中共打破公有制的垄断、引入物质刺激和市场体制以后,中国经济面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直到取得世界经济第二的地位。这样一个事实颠覆了中共以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都奉为教条的马克思主义第一原则,即私有制罪恶原则。人们感觉到私有制并不那么坏,而公有制却问题太多。

来源:《中国战略分析》/ 李凡 北京民间机构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