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8

保利事件中的恩客型精英

转发此新闻:
北京警方在检察院公布不起诉雷洋案涉事警察之后,近日在三家高档会所展开抓嫖行动,斩获数以百计的可疑人士。其中,有说在保利俱乐部里面,拿下大陆一众投资大佬、IT高管级别的恩客。事发至今,警方未置一词,似乎仍在观察这次舆论发酵。


因为抓人发生在圣诞,加之是周末,等到周一上班日传来,这个消息顿时成了当日热门新闻--准确地说,是热门揣测。流传的一份真假难辨的名单,以婉约说法点出当事者身份,搞得风投界与新媒体界紧张,种种荒诞不经的现象,也展露中国特色。

许多被猜测的投资人在社交媒体上「露面」,或者以调侃之词自证不在场记录,或者公布当日行踪,显示与保利抓嫖不在一个轨迹上。尽管种种自辩之举想要表达一种幽默,但字里行间对照这现实,也能看出所谓的精英,与权力相比,实际上不堪一击。

北京警方始终掌握着绝对的主导权,除了一个简单的通稿,没多说一个字。即使这样,也足以搅乱半边天,可见其能量之大,断然不是这些精英们所能比拟。所谓在金融市场、在风头领域、在媒体行业呼风唤雨的大佬,到了警察手里,不过是小弟都不如的任人宰割。

在中国,谈论很多的是中产阶级的「消亡」,一是说中产阶级担当不起社会运动的主力军责任,从而早早结束了其政治生命;二是说中产阶级在各种公权压迫之下,财产权看似殷实,实质上犹如建立在流沙上的楼阁,弱不禁风,轻易就可能会下流为赤贫。

中产阶级之谓,言下之意当中隐含了其内部的分层,指向一个占有更多财富、社会地位更加凸显的精英之选,比如保利俱乐部的这些恩客们。他们原来自视甚高,不是中产阶级,但现在落入警方手里,这才发现是进了密不透风的牢笼,什么也做不了。

一方面是落入局中的恩客们不见踪影,不见声音透出,另一方面是表演「不在场」戏码的精英人士,更显示出猥琐一面,除了用修辞说表达他们并不擅长的幽默,更不见他们对魔手做出直接的评价,没有堂堂正正的言辞,随处可见的插科打诨般的小算计。

当然,舆论中已经显现的苗头是,开始对保利一事的当事精英抱以热切的嘲讽,这种嘲讽本身也很能说明问题。只要警权开动起来,不存在螳螂挡车的侥幸,很多时候,阶级之间的互通只能靠互相讥讽来完成,并只能在各自式微上达成一致,也算是更大的国情吧。

这让人明显意识到的图景,是在一个警权与政权独大的情况下,所有事情都显示荒诞、荒谬的一面,但这种荒诞与荒谬又那么不出意料,必然会发生。这也是保利案一再添加的新证据。所谓新也就是旧,所谓精英,分分钟就被踩到脚下,没有幸免的。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温贼家宝构陷了我们的现任政治局委员薄熙来,我们也以其人之道拿下了他们的现任政治局委员令计划。只可惜我们的退休常委周永康的仇还没报。我们必须要加倍努力拿下胡习联盟的一名退休常委才能对得起含冤入狱的周永康。而他们阵营的贺国强就是我们必须拿下的目标。政治斗争没有对错之分。他贺国强也好不到哪里去。为早日把贺国强送进秦城监狱而努力吧!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