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4

强人政治时代的中国风险与机会

转发此新闻:
以特朗普当选总统为标志,世界正在进入一个强人政治时代。2017年,对世界秩序影响力最大的三个大国,美国、中国和俄国的最高权力都掌握在政治强人手中,而且,对中东和欧洲稳定举足轻重的土耳其,以及在南海争端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菲律宾,也都由强人风格的总统掌权。


所谓政治强人,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有超强的个人意志和政治抱负,他们都相信,自己被历史或上天赋予特殊使命,在危难关头拯救国家、民族乃至世界。这种“天命”自动地赋予他们一种无可争议的道德优越性,允许他们突破“政治正确”的藩篱,也可以不受政治伦理的约束做出政治决断并付诸行动。

不难理解的是,强人政治是资本主义时代大规模社会和政治危机的产物,但现代历史也告诉我们,强人政治其实并不会直接化解危机和建立新秩序,恰恰相反,世界范围的强人政治时代的到来往往意味着大规模革命和战争时代的到来。最经典的例子,就是上世纪的30年代。这个可怕的历史记忆,很难不令人对未来产生宿命的想像,2017年的人类将无法摆脱这个阴影。

当然,历史不会简单重复。当今世界的强人政治时代,具有全新的地缘政治格局和时代背景。有两个因素是此前很难想像的,一个就是美国竟然把特朗普这样的强人送入白宫,另一个因素,就是习近平上台后展露了自己隐藏的强悍性格和做伟人的巨大抱负,并且实现了毛泽东以来最大的个人集权。这样一来,美、中、俄三大国强人执政,给世界秩序带来了自冷战以来最大的风险,因为三个强人中任何一位,都有能力带来全球性的灾难,而三个强人的博弈则有可能以几何级数放大这种风险。

无论未来可能发生的全球性灾难由那一方的误判造成,不难理解的是,中国面临的内部风险和给世界秩序带来的直接风险都将是最大的,这是因为中国的内部秩序危机远比俄、美两国都更为深刻和严重,而中国一旦失序,由于其人口规模和经济规模庞大,给世界秩序带来的冲击也将是其他任何国家不能比拟的。

正因为看到了这一点,特朗普的内阁人选已经明显地反映出他的这样一个地缘战略意图,就是联俄制华。特朗普的这个战略能否实现还不好说,因为美国内部的反俄势力依然强大,但普京显然很愿意与特朗普合作。

如果特朗普联俄制华的战略付诸实施,习近平会怎么应对?我无从预料。但我想指出的是,在美、中、俄三个大国中,中国其实处于最有利的战略地位,这是因为中国面临的战略选择空间,远比美、俄两国都大。中国不像美国那样,承担着维持世界秩序的沉重负担,也不像俄国那样,经济扩张乏力。最根本的一条,中国不仅国力空前,其内部变革的需要,与维护全球秩序高度一致。也就是说,中国确实有成为负责任的世界大国的历史机会,习近平也确实有成为历史伟人的天赐良机。

问题是,中国能抓住这个历史机会吗?习近平能抓住这个天赐良机吗?习近平是看到了这个机会的,也非常想借此成为一个比他父亲更伟大的“大英雄”,但毋须讳言的是,中国的进步人士和知识分子,更不用说国际社会的精英人士中,很多都不看好中国,不看好习近平,而他们的这种悲观有相当充分的理由。

在这个巨大的历史风险和历史机会面前,习近平能不能做出明智的调整,更重要的是,中国的政治精英和知识精英能不能放弃宿命和消极的思维方式,以积极和有效的行动推动习近平的调整,或在历史的紧要关头阻止他一意孤行?我希望2017年的中国能给世界带来好消息。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梁京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精神病院的医护人员就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打着国家法律的旗号肆意虐待摧残“病人”,其中有很多都是“被精神病者”。如重庆市荣昌永荣医院精神科以尹中、赵甫兵、艾琪贵为首的医护人员就是一群畜生。号召大家对他们展开人肉搜索,希望正义之士能够发起对他们全家的追杀。他们不死,天理难容。祝他们这群人全家在这个丙申年全部被车撞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