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3

伪善助大恶 捐钱者无耻

转发此新闻:
在女儿罗一笑被验出染白血病后,作为父亲的罗尔,想以募捐的方式把成本转嫁给社会。这是一个理性人的正常思维,无可厚非。为了博得公众同情、换来更多捐款,罗尔严重夸大了女儿治疗所需的开支,这就无耻了。募捐成了诈捐,诈捐属于诈骗。

大多数中国人参与的大多数慈善,都是以廉价慈善来掩盖制度弊端。

揭发出罗尔夸大开支的,是深圳儿童医院。从医院公布的数字来看,截止1129日整体开销为20多万,其中医保负担了绝大部分,罗尔只付了3.6万,仅为罗尔募捐所得270万的八十分之一。再加上有人从罗尔的微博上搜出他有广东三套房,还有自己的公司。于是罗尔募捐事件,很快反转为狗血剧情。罗尔利用女儿病情进行诈骗的定性,已经可以形成。

罗尔是无耻的,这一点无需争论。他后来一会说要把捐款退还给捐助者,一会儿又说不退了,而是要捐给官办的慈善机构、成立白血病治疗基金,这些增添了他的无耻。无耻的仅仅是罗尔和他的同伙吗?非也。那些募捐者,其实也很无耻。

对于那些给罗尔捐钱的人,我给与三个层次的评价。首先是愚蠢。人家在网上刊出文章,说自己多么悲惨,你未进行核实,就急忙捐款,这是用行动诠释愚蠢二字。被骗是活该。其次是心里阴暗。罗尔依靠「展示悲惨」来骗取钱财,捐款者则是利用「消费悲惨」来获得心理满足:虽然我买不起房、开车被限行、每天吃毒食品,但很多人比我悲惨,我可以通过捐助别人5元钱来得到心理满足。这种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满足,只能用心理阴暗来形容。第三是无耻。大多数中国人参与的大多数慈善,都是以廉价慈善来掩盖制度弊端,从而让制度弊端得以延续,这是助纣为虐。对于这一点,下面展开来说。

那些为罗尔捐款的人,即便不知道罗尔有三套房、有公司、自诩成功人士,也应该知道有成千上万的人比罗尔一家悲惨许多。但他们根本不去想这些,就去浸淫于一篇煽情的余秋雨于丹式文章,表演廉价的慈善了。关于白血病与慈善,我们必须思考一个最重要的问题:白血病应该通过公众慈善来治疗吗?如果白血病等灾难性的疾病都需要通过社会捐助来解决,那我们的医保是干什么用的?政府是干什么用的?

每个人都应该知道这样一个常识:白血病不是慈善问题,而是制度问题。为白血病儿童捐10元钱,不如在网上写10个字,呼吁全民重病免费医疗。不行使自己的政治权利,不肩负起公民的责任义务,只知道拿着仨瓜俩枣去粉饰制度、掩盖弊端,这样的行为,就是作恶;这样的人,就是帮凶。

罗尔的混账还在于,他和他的家庭是享受医保的,另一些人是没有医保的。罗尔戏弄了公众,透支了民间慈善。这对于那些无依无靠、只能寄希望于社会捐助的重病患者,是雪上加霜。换个角度,也可解读为好事。郭美美刺破了官办慈善的伪装,罗尔刺破了民间慈善的伪善。这俩人都不是好人,但他们做了好事。

世界上的福利模式大致有两种。一种是高税收、高福利,比如欧洲;一种是低税收、低福利,比如非洲。所谓高低,是相对的。大多数国家可以套入这两种模式。我个人认为欧洲会毁于高税收、高福利,几百万穆斯林正在用实际行动嘲弄欧洲的税收与福利制度。

以上两种社会保障制度只要与税收高低匹配,则各有其道理。税收与福利的另外两种组合,「低税收、高福利」违背能量守恒,不可能存在;「高税收、低福利」属于抢劫模式,违背基本的政治伦理。在一个税收远高于福利匹配的制度下,我赞成战国初期哲学家杨朱的著名理论:「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个人主义者撕下伪慈善者们的画皮。问责权贵,倒逼福利,这才是大善。

来源:东网 / 王思想 经济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