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7

前国安部长许永跃:许氏冤案生产线

转发此新闻:
本周,聂树斌蒙冤21年,终获平反。该案也曝出了一条臭名昭著却又少有人知的“冤案生产线”,许永跃就是这条“杀良邀功一条龙”的具体经营者。

前国家安全部长许永跃

如今,网民尽在追索聂树斌冤案的法律责任,已追到了当时的原河北“政法王”许永跃,许足明知此案漏洞百出,却要求法院快杀聂树斌,也确实做到了很快冤杀,足见许永跃凶猛异常。

许永跃生于1942年,北京公安学校中专毕业,1960年工作,1972年入党,是中国官场典型的“秘书帮”,当过北京公安学校、中国科学院办公厅、教育部办公厅、文化部办公厅的秘书。1983年,又当上了陈云的秘书和陈办支部书记。

许永跃的父亲许鸣真,曾任陈赓大将的秘书,据说还当过“中共密使”,去台北见过李登辉。199510月“许老爹”去世时,打开了进中央官场“小门”的许永跃,官职早已超过了其父。

许永跃在陈云身边多年,熟知高层官场升迁运作的“潜规则”。陈云虽是党内恪守党纪的元老,对亲属子女要求也较严格。可上层官场仍有默契,元老随侍耳濡的秘书,多有“职务安排原则”。1988年,许永跃就因此而兼任了中顾委副秘书长。

19931998年,许永跃外调“镀金”,走配得并不远,就在北京边上的河北省,当上了省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人生有目标,官升亦有目标,此时此地的许永跃,梦一般地“要象首长学习”,努力打进政治局常委。

在中国当大官,既要走通关系,也要略有政绩。因此,许永跃1995年在河北主政司法时,急切冤杀聂树斌就是以显政绩,希望加速完成“外派过渡期”,早回中央升官。

河北“政法王”许永跃滥用职权、邀功升迁、草菅人命,这分明是把政绩硬梆梆地作成“政债”,可他为什么仍能如梦般地升官回迁到北京呢?这涉及到“冤案生产线”的“上头”。

1997年,党的十五大以后,“一机部”出身的罗干进入政治局,当上了中央政法委书记,他很需要在公、检、法、安,搭配自己应手的班子。特别是国家安全部门由于情报侦察工作保密性极强,常在隐蔽无监督的状况下运作,生杀大权集一职,罗干必须用自己放心之人。

罗干在各省政法委中寻觅,河北省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许永跃,“根红苗壮、心狠手辣”而成了热门人选。而“江核心”和能干满两届的总理李鹏,当年都曾深受陈云的政治支持,对陈云的秘书许永跃也乐于投桃报李。

19983月,许永跃“锦衣还京”,升任国家安全部长,一连干了近10年之久。罗干在中央政法委,也确实对许永跃信任有加,以致放手到了“有报必批”、很少过问的地步。

不受监督的许永跃大权在握,更加疯狂地滥用权力、制造冤案,坐阵北京继续其杀良邀功的一条龙经营。曾有人批评许永跃主办的某案缺乏证据,许当面暴跳说:要什么证据?我说你有问题就是证据!

许永跃的有持无恐、嚣张跋扈,一方面来自于他的口头禅:老子上面有人;另一方面则是许永跃所欠的冤债,自有其手下马仔们来负责“堵漏”,河北省的张越和安全部的马建等,都是为许永跃所谓“铁案”进行“善后”的高徒,他们千万百计地阻止各个受害人依法申诉和平反,聂树斌沉冤21年,只是其中一例而已。

就在许永跃美梦逼真,自信离中央核心从没有这么逼近时,绝对权力再次导致了绝对腐败。而令人遗憾的是,许永跃的东窗事发,并真不是被受害人告倒的,却是败在了一个女人手下。

此女就是有“高官公共情人”美称的李薇,她与原财政部长金人庆、云南省省长李嘉廷、山东省委副书记杜世成、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最高法院副院长黄松有、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益、公安部部长助理郑少东等10多名省部级高官,均长期保有暧昧关系,而许永跃更是李薇“朋友圈”的活跃分子。

许永跃凭借国家安全部办理“掩护身份”之权,亲批“特别身份”证件、享用国安特殊经费等,使李薇变成了为国家执行 “特别任务者”,自由出入香港直到成为香港居民。“情妇门”事件后,李薇曾哭诉交待:其他高官都给我钱,而许永跃向我要钱。

许永跃利用公权力,为“高官公共情人”大开方便之门。消息传来,中央高层大为震怒,有领导人当场批示要严肃处理。但情况查明后,却又迟迟难以下手。

许永跃任国家安全部长达9年之久,掌握着党和国家太多高度机密,若处理不当,还可能牵涉出更多的高层人事关系。最后,只决定让许永跃退休算了。2007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免了许永跃国家安全部部长的职务。

许永跃的“高官梦”破灭了,他是在幻想自己就要成为政治局新贵时,突然被免职的,外界曾纷纷猜测过其马失前蹄的各种幕后原由。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中央此举,打掉了这条无法无天长达14年的“许氏冤案生产线”。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