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4

对雷洋案结果的八大质疑与回应

转发此新闻:
北京市丰台区检察院宣布对雷洋案涉案五名警务人免于刑事起诉,举国哗然,不但再次令国人对公检法绝望,也令外界对中国特色社会安全体制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尽管当局故意选择圣诞节前夕发布这个消息,有效地削减了舆论对此的反应,尽管各大门户互联网奉旨关闭有关报道的跟帖议论,并即时删除不利于当局的言论,但是仍然有不少网民透过各种方式,表达对此处理结果的不满。


以下对话模拟官方回应记者的有关提问,虽属编造,但是谁敢说它没有真实的可能性?

问:为何不依法判决雷洋案涉事警察?

答:很简单。我们需要依靠警界进行维稳,如果依照对待普通人的标准重判,势必会引发警界的反弹,这对维稳是不利的。

问:为何不像此前部分舆论猜测的那样,轻判涉事警察,而给出了不予起诉这样的结果?

答:我们已经推测了轻判之后的舆情反应,显然,公众要求依法重判,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是轻判,公众依旧会不满意,而同时警界也可能存在不认同的情况。所以不如直接不起诉,以让警界完全满意。

问:眼下公众很不满意这样的结果,你们事先考虑过这样的情况吗?

答:公众不满意我们当然考虑到了。但前两个回答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维稳是摆在第一位的。通过不予起诉的结果赢得警界的全力支持,足以扑灭潜在的公众不满。

问:那这样岂不是将民众与当局完全置于对立面了?

答:纠正你的说法。你说的民众只能指部分民众,且在全体国民中并不占多数。大多数人并不关心雷洋,我们还没必要担心出现全民反弹的局面。而那些关注雷洋的民众,大多数都倾向自由主义,即便重判涉事警察,他们仍然会站在我们的对立面,甚至得寸进尺,进一步提出过分的诉求,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

问:此次处理结果是不是预示之后若有类似事件,一律以雷洋案结果为准?
(微笑)答:我可以告诉你,不会再有雷洋案了。当然,类似事件可能还会发生,但只要不让公众知道,就可以视为没有。对雷洋案演变到今天的局面,我们也进行了反思。

必须承认,我们在事件初期的舆情控制工作做得很不够,直到事件已经发酵成一定规模后才采取删帖禁言等补救措施,之后我们会吸取教训。

事实上,雷洋案发后我们对言论环境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控制:相继关闭了《炎黄春秋》、共识网等自由主义倾向的媒体,关闭了腾讯探针、网易路标等门户调查栏目。逮捕、审判了一批违法律师。我们相信经过这一番整治过后,今后类似的事件将不会再在主流舆论平台有生存空间。

问:刚才你提到,重判或轻判涉事警察会引发警界反弹,可以详细解释下原因吗?

答:一方面,涉事警察是北京昌平警察,在警界地位非同一般,如果重判,会让警界不满,这个很容易理解。另一方面,这涉及到的是警察特权的问题,雷洋是在抓嫖过程中死的,而抓嫖是让警方创收的隐秘权力之一,是让警界效忠的利益联结方式之一。

同时,这也涉及到警方执法时,犯了过错该如何处罚的问题,我们倾向于是轻罚或免罚的。你想想,以后要是有人在街头游行闹事,警方平息造成人员伤亡,公众要求警方为此担责,那还了得?我们需要警方打消执法时的顾虑。
问:对警界的示好,是否预示着未来维稳工作将增多,是否预示着未来将进一步对社会进行管控?

答:这个问题应该不用回答。

问:这个结果是否体现了中国对人权的不尊重?

(勃然大怒)答:你真的了解中国吗?你知道中国从一个一穷二白的面貌,让6亿以上人摆脱了贫困吗?你知道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人均8000美元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吗?如果我们没能很好地保护了人权的话,中国能取得这么大的发展吗?你知道中国已经把保护人权列入到我们宪法当中了吗?

最了解中国人权状况的,不是你,是中国人自己。你没有发言权,而中国有发言权。所以,请你不要做这种不负责任的提问。

不能写,只能编了



来源:微信号/郁风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狗日的警察

匿名 说...

北京市丰台法院女法官袁艳玲发表声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