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1

专访“广州三君子”王清营:坐牢感光荣!

转发此新闻:
广东三君子案之一的维权人士王清营,在服刑两年半之后,于本月15日刑满出狱。周三,王清营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的专访。他表示,能和唐荆陵、袁新亭等人一同坐牢是他人生的光荣。目前,他被当局断网,无法接触外界,他还忆述关押看守所期间,曾受刑讯逼供及虐待,并呼吁外界关注唐、袁二人正在遭遇的非人对待。

出狱后的王清营()

“广州三君子”之一、中国“非暴力公民不合作运动”参与者王清营本月15日刑满出狱后一直在广州家中休养。本周三,他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谈及获释后的生活和在狱中的受虐遭遇,以及对民间争取民主运动的反思。

王清营说,他出狱后还未完全获得自由,生活也是捉襟见肘,还担心警察的骚扰:

“我现在只能打电话,不能上网,被他们封掉了。我一直在家里从来没有出门。”

记者:“你现在生活还好吗?”

王清营:“生活很困难,要供房,能不能找到工作?找到工作之后警察要不要找到单位等等?我们希望能避免这种事。”


对于坐牢,王清营说,对能和唐袁二人同案感到光荣,认为自己在其中做的还不够多:

“坐牢我本身感觉很荣耀,但我不配得到这么多的荣耀,我做的事情本身并不多。很多人做了很多事,但是也没有坐牢,这样的人才值得佩服,牺牲太多,这肯定是不对的。争取民主自由要有智慧,并不是喊口号就可以的。”

本台曾报道,王清营在狱中遭受非人虐待,入狱后只能睡水泥地,以致腰椎时常疼痛难忍。监仓20余平米,通常关押20余人,拥挤不堪,且王清营被强迫负责监仓内最肮脏_低下的工作-每日清洗厕所。他一直被非法剥夺通信权利,不允许写信,也没有任何书籍可读。因居住环境及饮食条件恶劣,王清营体毛变黄_脚指变形_脚掌时常流血,曾晕倒过4次,还曾因不醒人事被急救,但从未送医及体检。

对此,王清营告诉本台,入狱就是从摧残人的意志和践踏人的自尊开始的:

“我确实在里面受一些苦,受了一些酷刑和虐待。见警官要蹲在他的旁边,这是对你的侮辱,我刚进看守所监狱的时候要脱光,众目睽睽之下可能是几个人也是几十个人,把人当动物,一条狗都不如,侵犯人的尊严,打击你的自尊,我当然有反抗,他们就打我,要打死你。”

在狱中,王清营曾短暂绝食抗议两次,因抗议管教_牢头欺压过甚而遭钉镣铐两次,一次3天,一次12天,遭受管教_牢头狱霸辱骂和普通殴打则无以计数。

王清营还告诉本台,坐牢最对不起的就是家人。

记者:“国际社会对你有很多声援你知道吗,妻子有告诉你吗?”

王清营:“我老婆她不想跟我提这种事,像噩梦一样,我们基本上不聊这些事。她要照顾家庭还要应付各种各样未来的侵扰,家庭的压力、单位的压力,可以说非常恐惧的,晚上经常做噩梦。”

现年34岁的王清营原为广东工业大学教师,多年来因与唐荆陵等人推动、宣传“非暴力公民不合作运动”屡遭当局监控、打压。20145月,王清营被广州白云区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同年6月,又被广州市检察院变更罪名,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今年1月,广州市中级法院以“煽颠罪”判处王清营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该案在今年61日,经广东省高级法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同案的另两名维权人士唐荆陵律师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袁新亭被判刑3年零6个月。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刘刚 说...

越战老兵都是一群不要脸的老流氓!如转业到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刑警支队的那个臭胖子就是个典型的无赖。强烈呼吁公安部清理警界的越战老兵。说白了他们就是一群紧跟邓小平作孽的人渣。

匿名 说...

远看戴头盔,近看是龟头。
港人你都咬,十足一疯狗。

匿名 说...

了不起,真正的义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