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6

谁将是经济领域的聂树斌

转发此新闻:
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正在北京召开,将会为明年中国经济做出部署安排。据闻,是次会议将强调明年加强推进产权保护,旨在安抚民营企业信心,提振持续低迷的民间投资。

过往中国政治环境腐败,从工商登记、项目审批、卫生等众多环节设关卡,企业要生存,几乎事事要打通关节,消灾免祸。

十一月二十七日,中央颁布《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本来,过去十年,国务院已经先后出台过两次「非公三十六条」,鼓吹要降低门槛,对民企开放更多投资领域。然而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玻璃门」、「弹簧门」依旧。相反,国进民退却日益突出,国企垄断加剧。

但本次《意见》的出台,还是引发了不少的波澜。因为文件当中明确提出,要妥善处理历史形成的产权案件,抓紧甄别纠正一批社会反映强烈的产权纠纷申诉案件,确属错案冤案要予以纠正并赔偿损失。并细化涉嫌违法的企业和人员财产处置规则,严格区分违法所得和合法财产,在处置违法所得时不牵连合法财产。如此直接地在中央文件当中提出平反冤假错案,除了文革之后胡耀邦主持的「解放」老干部之外,恐怕尚属首次。而且,这次要平反的对象是民营企业家。

一九四九年之后,内地受冲击最大的群体,除了知识分子,就属地主和民营企业家。知识分子尚有平反之日,绝大多数的民企则被充公。改革开放之后,虽然经济在不断改革转型,然而从一九八_年代的「傻子瓜子」年广久,到近些年的顾雏军、孙大午、吴英,长期悬在民营资本、非公经济头上的「原罪」之剑始终没有放下。民营企业家一旦涉案,基本上全部资产身家都被冻结、罚没、拍卖。而当涉及国企与民企纠纷时,政府与司法机关偏袒国企,或是动用刑事司法方式来处理民事纠纷,更是司空见惯。像顾雏军案,出狱之后他仍多次高呼「草民无罪」,吴敬琏、江平等学界泰斗都曾为其鸣不平。

由于过往中国整体政治环境的腐败,从工商登记、项目审批、税务、卫生、环保、安监、消防等众多环节,吃拿卡要,随意罚款,税费负担沉重,企业要想生存,几乎事事需要用打通关节,消灾免祸。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的腐败窝案,正处级官员魏鹏远家藏过亿现金赃款,就因为这是中国审批权限最大的部门。在这种生态当中,几乎没有不行贿、不阿附公权力的商人。所以也可说,没有不「犯罪」的商人。政府(或是与政府利益紧密捆绑的国企)想要「收拾」民企,罪名可谓是信手拈来。

在案件处置过程之中,更是个人财产、家庭财产、企业资产部分,一罪皆罪。企业主一旦涉案,旗下企业登时全盘查封扣押,陷入绝境。但国企老总被抓之后,国企都正常运行,从不会出现类似局面。

十八大之后,中央重拳反腐,这是好事。不过,不少民企出于对「原罪」的恐惧,以及对未来政策调整不确定性的担忧,缺乏投资信心,甚至想方设法投资移民。民间投资增速「断崖式下降」。前三季度民资增速仅增长百分之二点五,相较二_一五年增速剧降七点六个百分点,创下十五年来新低。对产权保护的不放心,是民企投资乏力的关键原因。此外,中国外汇储备持续缩水,与民企向国外转移资金亦有相当关系。

产权保护《意见》亦提出:「以发展眼光客观看待和依法妥善处理改革开放以来各类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经营过程中存在的不规范问题。」这被认为是释放了赦免民企「原罪」的信号。对维护社会稳定和提振经济具有相当的现实意义。就是文件公布后五天,最高人民法院宣布,曾被以强奸杀人判死冤杀的聂树斌无罪,二十多年的冤案终得昭雪。而今,《意见》白纸黑字提出要平反涉及产权纠纷的冤假错案,相信经济领域的「聂树斌」为期不远矣。

来源:东方日报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