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9

官场人事调整四大不寻常

转发此新闻:
临近年底,又时值省委大换届及为十九大预热的关键时刻,近期中国官场人事调整又迎来一个密集期,且展示出四大不同于以往的新常态。选官用人,已无惯例可循。

近期中国官场人事调整又迎来一个密集期,且展示出四大不同于以往的新常态。

其一,「缺员」新常态。除了新疆、西藏之外,内地各省一般标配十三名常委。然而,不少省份现在处于缺员的状态。譬如京津两大直辖市,虽然本周刚各补了一名新常委,然而也只各有十人和九人。天津虽然在黄兴国之后终于时隔一年多有了市委书记,然而目前尚缺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宣传部部长。而云南、吉林两省一直未任命省长。湖北省曾一度空缺省委书记一个多月,而由代省长主持全省工作。

这一方面说明内地原是多冗官冗员,虽大面积缺员亦不影响运作。另一方面也显示干部储备的不足。不过,并非无人可用,而是无「想用的人」可用,于是乎宁缺毋滥。沈阳市在没有市长的情况下缺额进行了换届,结果只选出了一名副书记。而后没过几天,中央又直接从吉林调来了新市长。整个党代会换届选举直如同儿戏。

其二,「老将」新常态。按照内地换届的年龄限制,副省级超过五十八周岁不再提名。日前多省大换届基本延续了这一规定,一批一九五八年出生的副省级干部卸任省委常委。然而与此同时,又有一大批老将在即将退休时,却幸运地赶上了晋升末班车。比如五十八岁的江苏省发改委主任陈震宁本周升任副省长。更有甚者,贵州省农委主任黄家培今年三月底出任副省长,黄生于一九五七年一月,下月就将满六十岁退休,理论上说在副省长位上只能干几个月。这就意味着有人五十八岁要退居二线,有人却五十九岁反而升官。

中组部常务副部长陈希此前并表态,「对那些尽职尽责、踏实干事、精力充沛的干部,只要仍在工作年限内,根据事业发展需要该使用的要继续使用,该提拔的要大力提拔」。应是对这种现象最好的注解。真可谓「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其三,「带病」新常态。本周引起巨大争议的一项任命是上海市副市长周波出任市委常委。去年十二月,周波因违法八项规定、违规接受公款宴请,被中纪委处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按照规定,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者,一年内不得提拔。周波应是刚满处分期,就获重用。与之类似,新任湖南省委常委黄关春、江苏省委常委周乃翔,都曾因重大安全事故被给予记过处分。黄关春在担任吉林省副省长期间,当地发生德惠特大火灾,造成一百二十一人死亡;周乃翔担任苏州市长时,辖下发生导致一百四十六人死亡的昆山特大铝粉尘爆炸案。

然而如此恶性的事故,并不能阻挡他们的亨通仕途,不降反升,步步重用。如此来看,这些所谓的警告、记过,只不过是敷衍舆论、糊弄塞责的把戏而已,连「略施薄惩」也算不上。又怎能发挥所谓的震慑呢?

其四,「失联」新常态。有人幸运,就有人「不幸」。有人能「带病」上位,有人就能「无疾而终」。十八大以来,重拳反腐打虎,高官随时被中纪委宣判「政治死刑」已非新鲜事。无论是去是留,总算对公众有个交代。但最近却又不少省部级高官,不明不白地失联,既未被宣布落马,又不见公告去向。譬如原河北省委副书记赵勇被免职后,迟迟未有新任命消息。但赵勇还算好的,毕竟被正式免去原职。而云南省委副书记钟勉、常务副省长李江,已经在公众视野消失月余,不明不白,去向成谜,任由坊间各种揣测谣诼满天飞。或许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妙的信号。官场一入深似海,仕途艰险,只能自求多福了。

来源:东方日报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