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3

彭明预留遗嘱“意外是被陷害” 家族声明要进中国见遗体

转发此新闻: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彭明1129日在湖北咸宁监狱突然身亡。据监狱负责人称,彭明在看电视时突然倒地昏厥,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自由亚洲电台获得彭明被捕前于1998年在中国预留的一份遗嘱,称“如果我出现意外,一定是被人陷害、栽赃”。彭明在海外的家族全体成员122日发表公开声明,要求中国政府准许他们回国奔丧,并准许国际法医验尸。

彭明写于1998年被捕前的一份说明

著名异议人士彭明1129日在咸宁监狱猝死,当天公安向家属出具的死亡证明被强行收回。因此,海外亲友无法回国料理善后。彭明在武汉的哥哥彭章明见过弟弟的遗容后,见其已被整容,面容安详。

自由亚洲电台122日独家获得一份彭明于19981124日被捕前预留的遗嘱,其中写道:“如果本人失去人身自由或及出不测事件,请我的父亲、母亲、哥哥章明、妹妹彭星等代表亲属处理有关法律事务。该份有彭明签名的“说明”还称,“如果我出现意外,一定是被人陷害、栽赃。中联发的事业是得人心的,是一定会成功的,别有用心的人决不敢公开指责我所从事的事业”。

20045月,彭明在缅甸被中国特工秘密诱捕、绑架回中国后,于0510月被武汉法院以“组织和领导恐怖组织罪”判处无期徒刑。彭明否认控罪。他被羁押期间,哥哥彭章明辞去工作,每月到监狱探访一次。

彭章明122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他还在与当局交涉,尚未取得死亡证:
“我现在正在检察院办事,我确实没有时间(接受采访),不好意思。我现在办一些法律手续。另外,我初步跟监狱方商量,(遗体)先保留10天,因为要考虑到海外的亲友要回来,要有一个过程。就是遗体保留10天,现在监狱在那个地方(殡仪馆)专门有人守护,其中还有好几个武装警察守在门口”。

记者:您现在看了监控录像了吗?

回答:我现在没看,我等他们(海外亲属)来一起看。

著名异议人士彭明

彭明家族在海外的全体成员于121日(北京时间2日)发表一份声明称,“彭明12年前在缅甸被绑架进中国,我们采取低调,彭明被判处‘无期徒刑’,我们低调。彭明受虐待,我们低调。这一切‘低调’,只有一个卑微的目的:希望彭明能够活着回家。但是,‘低调’并没有能盼着彭明活着回家”。家属向中国政府提出四点要求,包括尽快给全体家属进入中国的签证,见彭明最后一面;要求具有公信力的国际法医验尸。在上述两项基本人道要求没有达成之前,保留彭明遗体。

彭明的妹妹、旅居美国的彭星当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正在安排彭明的孩子的签证事宜,非常繁忙:

“我很忙,我现在又在跟中国方面联络,要协调一些事情”。

记者:死亡证明拿到了吗?

回答:没有。我现在忙有关小孩要签证的事,还有关于要给他做尸检的事,究竟怎么死的。这些事情很复杂。到时间不给(当局)火化,(遗体)还能停多久等,这些事情都在(与当局)进行协商。

咸宁监狱方对彭明的哥哥说,彭明是在29号早上八点多,看电视时突然摔倒,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属于猝死。

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认为,彭明家属提出的要求是合理的,因为很多维权人士或异议人士以及普通民众在当局监控或羁押期间猝死死亡,如李旺阳等。他说:

“彭明的情况比较特殊,他跟王炳章一样,由特务把他绑架回国重判。所以我想会不会有这种可能制他于死地,至少不能排除这种可能。这种怀疑是完全合理的”。

沈良庆说,往往被捕者家属采取低调处理的方式,换取当局改善被羁押者环境,但实际上,低调不利于引起国际社会对被羁押者的关注:

“在国际社会有更多压力的情况下,有可能让他不至于太胡作非为,他对此多少有点忌讳,即便不会改善环境,至少不会更差。彭明之死,我想是一个教训。所以我一听到彭明死讯,我就想到王炳章,但是王炳章家属这一点做的比彭明家属好,舆论关注更多一点,但是我感觉还是不够。尤其是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国家的政客的压力不够。这方面,我想谴责西方政客”。

彭明原为中国航空航天部航空通用电气集团总经理。他于19986月组建以独立知识分子为主要成员的“中国发展联合会”,后被当局取缔。彭明于20009月逃亡,后在美国组建民运组织“中国联邦发展委员会”,致力于实现自由、民主、普选,结束中国大陆“一党专制”。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中国政治犯的家属在台湾立法院递交请愿书,右一为彭明之女彭佳音


(2004年6月18日)  异议人士彭明在缅被捕并遣返中国 

前政治组织中国发展联合会创始人彭明5月底在缅甸被捕并遣返回中国,并以“涉嫌持有和使用假人民币”为由被刑事拘留。一些曾经和彭明合作的民运人士都表示不清楚彭明最近的动向,但是对彭明被逮捕的消息并不感到吃惊。
据《云南日报》报道,缅甸警方5月以持有假币罪逮捕了前中国发展联合会创始人彭明和他的女友钟萍,并于528日将两人遣返回中国。云南省警方以涉嫌持有假币罪将彭明刑事拘留,钟萍则被监视居住。
因发起中国发展联合会被劳教
有关当局表示这个案件目前正在进一步审查当中。香港《明报》报道,彭明1998年和一些民运人士一起在北京发起推动民主的政治组织“中国发展联合会”,并与民运人士徐文立联合活动,举行全国代表大会并发表政治纲领,199810月中国宣布中发联为非法组织,并将彭明逮捕,判劳教一年半。
*主张暴力推翻中国政府*
彭明获释后于200010月经东南亚逃往美国,并于2003年初在美国筹建“中国联邦临时政府”,自任“临时总统”,宣布不惜一切手段推翻中共政权。
《明报》说,彭明在美国的女儿表示彭明目前不在美国,去向不明。本台记者联系到几位曾经与彭明合作的在美民运人士,但是受访人士都表示不清楚彭明最近的动向。
在美民运人士并不吃惊
民运人士李洪宽对本台表示,他与彭明已经有一阵子没有联系,但是他对于彭明在缅甸被捕并不感到吃惊。
他说:“他这个消息出来我并不觉得吃惊,因为他在缅甸那边有一些联络人,有一些民运人士的管道,还有一些老一代的反共人士在那边活动。我认为他们在缅甸去的主要动机是想要拉一只武装部队和共产党斗争,包括民运人士王炳章过去也走这条私路,去那边考察过,很多民运人士都去那边考察过。”
李洪宽表示,彭明的反共立场十分坚决,主张暴力推翻中共,但是他的主张没有得到其他民运人士和美国政府的支持,所以近年来彭明显得十分孤立。
李洪宽表示,在目前反恐气氛浓厚的大环境下,中国政府很可能将彭明的案件当作恐怖活动来处理,这也使得外界很难对彭明提供帮助。
他说:“这个大环境不对,所以主张暴力推翻政权的话很难得到其他官方的支持,当然民间还是有一些支持。我认为会有民运人士提出呼吁,促请美国政府要求中国政府给予彭明公正的审判和合理的法律程序,释放是不太可能的。但是现在美国在反恐问题上需要中国的支持,在这种大环境下,中国政府可以很容易给革命派安上恐怖主义的罪名,这样美国就很难说服中国政府,中国政府很可能给彭明判重刑,象王炳章也是被判了无期徒刑。”
主张未获多数民运人士赞同
曾经与彭明合作推动中国发展联合会的民运人士易改对本台表示,他在彭明到美国来后曾经与彭明合作过半年左右,但是由于理念和做法不同而结束了两人的合作关系。
易改说,彭明的个人主张和立场不一定获得其他民运人士的认同,他近来的活动也很少人知道和参与,但是彭明公开主张以暴力、暗杀或是策划起义等方式推翻共产党政府,彭明的被捕并不令人惊讶。
人权团体中国人权主席刘青则表示,彭明所宣扬的暴力主张过于极端,中国人权与彭明没有接触,也不了解他正在进行的活动。
有消息说,彭明这次到缅甸可能是与当地一些极端异议人士接触,策划对中国政府实施报复行动,被中国安全部门侦察跟踪,并与亲北京的缅甸军政府合作,以诱捕方式遣返。这与中国民主党组织者王炳章2002年初在越南被诱捕如出一辙。
彭明去年在美国筹备“临时政府”时曾派两名外藉组织成员回北京,试图在北京插旗示威,两人都被中国国安部门人员拘捕。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