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5

特朗普新政是下任香港特首最大挑战

转发此新闻:
随着选委会选举结束,求变、求打破困局的想法已清楚不过,各有志参与特首竞逐的候选人或疑似候选人在为自己作政治定位及草拟政纲时必然要考虑这股情绪,不然不仅令市民失望,也不容易得到足够的选委支持当选。

特朗普最喜欢打中国牌

不过,有志参选特首的人除了埋首自己的政纲,除了提出方法处理香港的深层次矛盾,更有必要关注、思考外部政经环境的重大变化,特别是中美关系的变化及美国加息的步伐。这两个因素在未来一段时间随时出现重大逆转,香港面对巨大冲击,考验不会比疏理内部撕裂矛盾少。

不卖中国账令港处夹缝

经过一连串澄清、解说再澄清后,还以为中美关系在特朗普上台后将会一切如常或business as usual的人该弃掉幻想了,因为这位狂人新总统已把中国视为他展示权力、威信、有为及争取民众支持的「稻草人」或工具,未来几年他即使不致放弃「一个中国」原则也肯定会对中国政府摆出一副不卖账的态度,包括在两岸、中美经贸、人民币贬值等问题上跟北京针锋相对。这对北京政府高层固然相当震撼,处于夹缝中的香港更肯定左右做人难,给拉扯得东歪西倒,难以自处。

只要看看特朗普最近接受电视专访的片段,看他解释为何跟台湾总统蔡英文直接通电话及为何质疑是否该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就应明白,他的做法、言行绝不是疏忽失误,也不是一时冲动,而是要把惹怒中国或不卖中国账当成他争取、巩固支持的手段,进可以作为逼中国让步的筹码,退可以向支持他「美国优先」策略的民众交代。根据特朗普的说法,接蔡英文电话不是一早有计划,但接不接电话是他个人的决定,其他人包括北京无权说三道四;他并反击指中国在南海兴建「海上堡垒」也没有知会美国一声。

更重要的是,他明示暗示「一个中国」原则要跟其他事如人民币汇率、中美贸易逆差等连在一起考虑,他在确认这原则时会考虑能否争取到其他协议。换言之,「一个中国」原则将是他向北京施压的筹码而不是甚么基石。这正正踩中了中国政府自己定下的中美关系「红线」,不管从面子或实质上北京都不容易吃得下,双方因此出现紧张关系与磨擦已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有多严重及是否可控。

事实上对特朗普而言,把中国视为「出气袋」是相当理性的选择。首先,中国快速崛起已成为美国霸权的最大威胁,论政经影响力大有取俄罗斯这个传统对手而代之的态势。特朗普摆出对中国不卖账的态度一方面要逼中国作出实质让步,另一方面则可以向国民及国际社会展示美国才是世界霸主。此外从内政上看,特朗普既打出「美国优先」的经济策略,自然要惩罚抢走美国人职位(特别是制造业职位)的元凶,成为世界工厂的中国成为「头号敌人」已无悬念。特朗普怎可能对中国客气呢?

刺激经济或引发加息

香港向来处于中国与国际社会的交接点,既要服务中国发展,考虑中国的政经情势,也不可能开罪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当这两股势力出现重大矛盾,例如中美关系大倒退或美国对中国采取各种惩罚性经贸措施时,香港的转口贸易、金融发展、吸引外来投资肯定受重创,如何稳住局面,如何在中美夹缝中保持一定的活动空间,不致被「巨人之战」的流弹造成严重伤害对下任特首是个重大考验。不早点作准备,及时认识新形势及思考对策肯定被杀个措手不及。

经济方面,特朗普上台后势将大手减税及大兴土木刺激经济,对已接近全民就业的美国而言,积极财政政策将会为经济增长添柴加火,令资金需求上升,工作职位增加,工资快速增加。这些改变加起来将会从根本上改变美国的经济基调,从总需求不足及担心通缩变成通胀重燃。一旦通胀重燃,美国加息周期便会真正来临,加息步伐、幅度将会比预期快,对全球资产市场特别是过去几年热火朝天的楼市造成重大冲击。本地楼市跟香港经济盛衰关系密切,一旦楼市出现明显调整,经济肯定奄奄一息,甚至像九七年后那样出现严重的衰退。新的特首有没有能力、民望凝聚力量应付外力引发的综合政经危机实在是他/她的重大考验!

来源:苹果日报卢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