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4

川普拯救中国企业

转发此新闻:
100年来,多位美国总统对中国产生了巨大影响。一战时候的威尔逊总统,为中国争取战胜国地位、瓜分一战利益起到了很大作用;二战时候的罗斯福总统,支持中国抗日战争,把中国送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国共内战时期,杜鲁门宣布中立,导致苏联支持的共产党一方取得内战胜利;更重大的影响发生在1972年,尼克松访华,使得中国从与世界的对立中走了出来。在这几位总统中,尼克松最为著名。尽管后来美国有许多学者批评、反思尼克松对华政策,但是,对于亿万中国人来说,尼克松访华确实为很多人打开了幸福的大门。

普宣布要让制造业回归美国,他采取的最重大措施,是减税

现在,又一位对中国影响巨大的总统或许出现了,他就是川普。与前述四位直接干涉中国事务的总统不同,川普对中国的影响,较大部分是在美国国内进行的,隔山打牛,影响了中国,那就是川普的减税政策。川普宣布要让制造业回归美国,他采取的最重大措施,是减税。

川普的减税政策是这样传到给中国的:他宣布,美国企业所得税将从35%减到15%。这一消息造成了欧洲的恐慌。随后,英国宣布减税。两国的减税必将带动其他国家纷纷效仿,一场减税浪潮将席卷全球。这将对中国造成何种影响?

最近的两件事情,反映出中国人对川普的回应。先是学术界,天津财经大学李炜光发布调查结果:2015年中国企业总税率达到67.8%,远高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他提出,如此高的税负,对于大部分利润率不到10% 的中国企业来说,堪称「死亡税率」。然后是企业界,玻璃大王曹德旺宣布将在美国投资10亿美元建厂。在被问及为何要把工厂设到美国时,曹德旺说:「中国税负在国际上最高」。

对于李炜光、曹德旺的「死亡税率」、「中国税负在国际上最高」,中国官方是否认的。国家税务总局指责李炜光,认为他误导民众。李炜光声称遭受到巨大压力,并表示以后少说话。官员训诫学者,这是中国特色。

中国的税率究竟高不高?这是一个事实判断的问题,完全可以通过学术争论来进行,而不应该给人扣帽子。不过,即便学者跟国家税务公开辩论,也未必能赢。因为,中国的许多财经数字是对公众保密的,国家税务总局完全可以说自己引用的数据才准确。

其实,中国税率是否抬高,这个问题完全可以推理出来。首先我们需要知道:税是什么?税率由什么决定?税,是一宗交易,发生在民众与政府之间。纳税人同意纳税,以购买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纳税人内心根本不愿意纳税,只是为了购买公共服务,不得不纳税。税率的高低,由纳税人与政府在长期的博弈中寻找到一个动态平衡点。政府强势,则税收高;政府弱势,则税收低;党民众认为税负不苛刻的时候,政府会抬高税率,每个政府都有谋利的冲动;当民众认为税收痛苦指数难以承受的时候,政府为了讨好选民,就会提出减税。特朗普现在所处的,就是最后那个情况。

那么,中国的税收痛苦指数是否偏高,大家只要看看中国政府是强势还是弱势就知道了。举个例子,政府说营改增降低了企业税负,一些官方学者也为这种说法寻找注解;而民间独立学者则指出,营改增使得企业税负增加了。这两种观点哪一种更接近事实呢?大家只需要问一下:企业有没有与政府博弈的资本?如果没有,那么,凭什么给你减税?须知天上不会掉馅饼。百姓想致富,政府也想致富。双方的力量不均衡,税负的决定权完全在政府手里,营改增是否降低了税收,大家心里明白。

再回到本文的主题,川普拯救中国企业。本来,中国政府关起国门对企业收重税,因为,中国的外汇是管制的,说不让你把资金带到国外,你就带不走,就无法去国外投资。但现在完全不具备关注国门的可能。这些年来,中国的经济体制已经走到了严重依赖国际市场的额轨道。现在,最喜欢「全球化」说法的,就是中国。所以,中国政府不可能关起国门。那么,现在川普掀起的减税浪潮来了。浪潮从美国兴起,欧洲紧跟,随后,日版、韩国、澳大利亚一紧跟,则中国除了减税之外,没有任何第二条出路。这也是「全球化」的一部分,是中国利益集团不喜欢的那部分。

中国的减税必将到来,无论权贵们是否愿意做出如此让步,他们阻挡不了。于是就明白了川普在中国为什么有那么多支持者。

来源:东网 / 王思想 经济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