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4

「网红书记」为甚么会成为官场另类?

转发此新闻:
122日中午,被网友称为「网红书记」的湖北省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在微信朋友圈发文宣布要离开巴东。在这篇《再见,我的巴东》的文章里,陈行甲一开头就写到:「就要离开巴东了,心里有太多不舍。窗前是夕阳下西壤口远山的轮廓,连绵起伏若波涛,就像我此刻的心绪。五年多时间,似乎一晃就过去了,有很多的话想说,又不知从何说起。」

「网红书记」的湖北省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在微信朋友圈发文宣布要离开巴东。

关于离开巴东的去向,陈行甲并没有明确说明。有媒体说他在今年9月已被定为「州级领导干部人选考察对象」。五年县委书记任期届满,提拔使用,也是大概率的事情。但是,他在今年10月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我觉得当到县委书记,已经尽了全力,在个人能力范围内做到了最好,在从政方面,再做下去,就是刷简历,那不是我想要的。」显然,这个态度很可能是要离开官场、离开体制了。

看了一下陈行甲的简历,并没有甚么太辉煌的地方:湖北省兴山县人,19711月生,19928月参加工作,湖北大学数学系本科毕业,先后担任过兴山县团委书记、宜昌市政府副秘书长、宜都市市长,201110月担任巴东县委书记。快46岁的人了,在官场上做到目前这个职位,也不算甚么稀奇。他之所以在网络上名气比较大,是因为网友把他当成了官场另类。

陈行甲在官场,以措辞犀利、毫不避讳、接地气的风格著称,敢于把自己唱的歌放到网上,曾为宣传巴东的旅游录制MV,并亲自从3000米的高空跳伞,因此被网友冠以「网红书记」之称。他在《再见,我的巴东》文章里写到:我在巴东所做的工作,自己最满意的是和大家一起凝练了「干净、自强」的巴东精神,并带领大家一起身体力行。我不敢说自己不负苍生,但我敢说自己不负本心,敢说自己是个不收钱的县委书记,敢说自己已经拼尽全力。

请问,全国的县委书记里,有多少敢像陈行甲那样,公开说自己是个「不收钱的县委书记」?所以,像陈行甲这样的「网红书记」,在官场一定会是另类。

我的一个好朋友,对这件事有一个评论:中国官场留不住率性而为的能吏,以及清正廉洁的县处级以上的一把手。如果你不幸为官,还想清白不爱财,公正敢作为,又不看领导的眼色行事,你如果还愿意呆在官场,那么,请你好自为之吧。看了这段评论,心里说不出是甚么滋味。在中国当官,人们看到的都是权力的炫耀。维护这个权力,既要对下面吆三呵五,又要对上面拍马甜菊,能不累吗?可以说更多的是心累,有时甚至是心力交瘁。

国外的很多官员,做梦都想当「网红」,动不动大老远的跑到中国来开微博,没事儿就晒自拍,显得很有自信。中国的官员都很矜持,喜欢玩深沉,深藏不露,官场也有很多陈规旧习。一般来说,敢当「网红」的官员,都是经得起舆论监督的,只可惜数量太少。之前类似陈行甲这样的「网红」官员还有一些,比如现在北京市的市长蔡奇,就曾经是知名的网络大V。只不过随着职务的变化,在网络上销声匿迹了。「网红」官员毕竟是极少数,并且绝大多数官员对此嗤之以鼻,「网红」似乎与官场格格不入。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像陈行甲这种清廉的官员,在全国还是太少了。如果继续当官,希望陈行甲还能够一如既往。如果是离开体制,也期望他继续引领时代风尚。太清澈的湖水,不容易融入浑浊的河。慈不带兵,善不经商。性情中人做不了大官,离开体制对于陈行甲来说,也许是正确的选择。毕竟他也需要挣钱养家糊口啊。

当官,其实是一个养家糊口的职业,不要贴上太多耀眼的光环和标签。但愿我们的舆论环境,不要把「网红书记」当成官场的另类。作为一个清廉的县委书记,如果他的合法收入不足以让自己的家人过上体面的生活,这恐怕也是现行体制的悲哀之处吧。

来源:东网 / 老徐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