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6

成都变尘都,雾霾抗议遭当局“维稳”

转发此新闻:
成都雾霾继续发酵。这个星期一,成都网络作家刘尔目被警方带走并被拘留20个小时。原因是他在撰写的文章《戴口罩站岗的武警,不知道他们才是那坨最沉重雾霾》中,抨击镇压雾霾抗议活动的武警。

刘尔目在接受时事大家谈节目专访时说,成都国保跟他谈了一个小时话,就是围绕他的那篇文章。刘尔目说,刀把子是最严重的雾霾,它污染大众的精神世界。一直以来,他看到成都民众不敢抗议政府,不敢提出问题。过去,即便遭遇严重的环境安全,成都人也宁可悄悄买口罩,而不敢大声抗议。
刘尔目表示,这次雾霾可以说成功唤醒了成都民众,让他们关注、参与和表达。实际上,成都周围的地区雾霾更严重,能见度仅有二、三十米,而且一年四季都如此。这样的情况最近两年年变得越来越严重。
他说,为了孩子可以离开雾霾区,但是,为了后代则不会放弃对共产党的批评、对环境的关注,会坚持不懈地继续抗争,唤起同胞的觉悟和支持同胞的维权。
近日来,中国许多地区再现严重雾霾。在四川成都,当局不但没有发布适切的雾霾警告,反而加大“维稳”力度,包括抓捕在街头带口罩抗议的民众,抓捕传播雾霾信息的作家、艺术家,禁止学生带口罩,也不准装空气净化器。甚至有报道称,部分医院要求医生不得向呼吸道病人表示,其病因与雾霾有关。有中国网民讽刺说,当局掩盖雾霾真相无所不用其极,让民众“生不能戴口罩,死不能怨雾霾”。当局的高压维稳和严控是否已经将雾霾上升为政治问题?中共为何如此担忧雾霾抗议?
中国时事评论员温云超说,当局一贯以来不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成都分别在1115号和125号开始的一星期遭受严重雾霾。当局的做法是不让学生戴口罩、不让学校安装空气净化器。中共尽量拖延危机,所以不能指望他们彻底解决任何问题。学生家长提出愿意帮助学校安装空气净化器,但是遭到学校拒绝。后者甚至拆除已经安装的净化器。政府方面最担心雾霾问题不断发酵而引发政治动荡。
时事评论员吴强表示,对当局来说,基本就是采取控煤控尘,加强环保这些治标办法。但是,雾霾主要来自工业污染排放,而监督不力是关键。具体来讲就是腐败寻租--官员和企业的官商勾结;中共高层的高压反腐导致官员的不作为;以及官员为地方经济考虑而对污染源眼睁眼闭。总之,政府没有发挥基本作用,缺乏有效问责制度使得这个问题更加恶化。
温云超说,北京当局考虑把霾归类于自然灾害,把人祸改成天灾是中共的小聪明。这让我们看到,当局显然认为没有能力处理这个问题。目前,中国经济正在下滑,所以要保住经济发展就必须以环境为代价。最让政府担心的是,还要考虑到关闭工厂造成的工人失业问题。所以,当局只能压制民间声音,但是民众的抗议最终是无法压制的。环境透支、生态透支和经济政策的取向,导致中共错过了合理改变产业结构的机会。现在,中共唯一的选择是压制民间的声音,以便遮人耳目。
吴强表示,几年前,成都周边要建石化项目时也激起过类似反应。习近平不惜动用局部戒严来严密提防任何类别的抗议,防止事态扩大而威胁到自己的统治。
吴强认为,事实上,中产阶层是雾霾政治中的核心群体。中产阶级的财富在增加、规模在扩大,已经成为中国当下唯一掌握话语权的阶层。这个中国最活跃的群体,对政治和环境的敏感度极高。比方他们得以把地区性的雾霾扩大为全国性的关注话题。而雾霾政治已经逐渐取消过去以GDP为中心的经济模式,使得各级政府和各级官员的乌纱帽都受到直接影响。这都是中国中产阶级所起到的作用。
吴强说,目前的中央政府已经定了一些地方官员考核标准,但是条款没有细化。此外,还建立了直属环保部的地方监控系统,但是这样以来,行动巨大,效率低下,很难确保各个相关部门会承担自己的责任。
他表示,雾霾形成的四大原因都直指中国产业结构问题。但是,调整结构意味着要面对L形经济下行的严冬趋势。中央政府很难下手。目前为止我们看不出当局有能力来调整自己的产业结构。所以,他们只能对雾霾束手无策,最多把霾改划成自然灾害,变人祸为天灾。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刘刚 说...

精神病院的医护人员就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打着国家法律的旗号肆意虐待摧残“病人”,其中有很多都是“被精神病者”。如重庆市荣昌永荣医院精神科以尹中、赵甫兵、艾琪贵为首的医护人员就是一群畜生。号召大家对他们展开人肉搜索,希望正义之士能够发起对他们全家的追杀。他们不死,天理难容。祝他们这群人全家在这个丙申年全部被车撞死!

匿名 说...

疯狗站上台,为救薄熙来。涂污茉莉花,刘刚真狗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