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2

大学追求的是学术自由而非意识形态

转发此新闻:
现在的大学,几乎是两个脑袋在走路,原本直立的身子,原本直立的思想,难以再现。好好的大学,不好好走路。好好的身子,却多长了一个脑袋。这两个脑袋一个向南,一个向北。学校的品格不但分裂,精神与肉体也分裂得不成体统。

如果学术不自由,外部的强制与干扰太多,那大学会失去了道统和传统。

研究大学发展规律的都知道,学术的品格与精神,都来自学术自由。如果学术不自由,外部的强制与干扰太多,那大学既失去了道统,失去了传统,更失去了精气神。没有了这些,大学就成了各种各样的党校,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最近,教育部长陈宝生在杂志《紫光阁》发文说:「教育系统是我们党意识形态工作的前沿阵地。所谓前沿阵地,就是社会一有什么思想出现,有什么风气,生活方式发生微小的变化,都总是要首先传导到校园,传递到学生。敌对势力对我们的渗透首先选定的是我们教育系统,是校园。总书记讲,赢得青年就赢得未来。从另外一个角度出发,搞乱你的未来,首先搞乱你的学校。前沿阵地,斗争非常激烈。尤其在教育战线,在某些前沿阵地的某些空间、某些段落,斗争是尖锐的。」这引起了网络热议,支持者有之,反对者更有之。这种反对,既有马克思主义式的反对,也有自由主义式的反对。

就马克思主义式的反对来说,很有些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意思。马克思说,意识形态是对现实的扭曲的甚至歪曲的反应。如果按着马克思的观点来说,这种意识形态在大学没有意识形态立足之地。大学是学术自由的,追求真理的。扭曲的歪曲的东西在大学不可能有市场,只有真理才有市场。大学的老师通过学术自由和观点交锋,必然让假的退出思想市场,让真理在思想市场中发挥作用。

马克思还说,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再合适的温度,也不会让石头孵化出小鸡来。再合适的土壤,也不会让猪变成苹果。大学生的意识形态选择和思想变化,是因为社会内部变化的结果,而非意识形态变化和传播的产物。再好的意识形态或者再坏的意识形态,如果没有适宜条件,也难以在大学生中开花结果。

就自由主义式的反对来说,当然是以限制权力约束权力为主旨。意识形态在大学里的强化,是权力不受约束甚至是滥用权力的表现。大学不是意识形态的战场,而是学术交锋的战场。此战场非彼战场。

就大学生本身来说,随着社会世俗化的发展,功利主义已经取代了神圣主义,取代了意识形态。那种所谓的崇高与勇敢早已经被现实的生存压力所取代。为了生存而考试,为了有用而考试,为了找工作而考试,为了美好的生活而考试。他们已经放弃了意识形态的说教。即使意识形态课考一百分,他们也不相信。他们相信的只有生存,除了生存还是生存。一张平静的书桌,已经容纳不下生存的意义。如果大学生真的选择意识形态,也是因为它对生存有用,不可能是为了所谓的理想。在这个时代,离开生存去捍卫意识形态,即所谓吃着地沟油的命,操着中南海的心,不是说没有,而是少有。少有的,也是奇葩。

退一万步来说,一方面要建设一流大学,一流学科,另一方面要警惕敌对势力向大学渗透,这任务非常繁重。如果真要寻找敌对势力,应该把那些大学里的海归派作为敌对势力的审核重点。没出过国的大学老师,接触敌对势力的机率小,海归接触敌对势力的机率大。

最好的办法是,有关部门把敌对势力告诉大学老师,这样领导放心,大学老师上课省心。

天天讲敌对势力,大学老师又不知敌对势力在哪,天天疑神疑鬼,天天找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不但教师受不了,就是大学也受不了。

群体的眼睛并不总是雪亮的,而且经常是不明真相的。

不要以为,大学有师有了知识,眼睛就比群众的好,抓敌对势力能百发百中。大学老师即使是知识的拥有者,传道授业解惑者,在政治正确的道路上,也是经常会迷失方向。如果不把敌对势力公布出来,抓出来,就是把老师累死,恐怕一辈子也抓不到一个。

抓敌对势力,打垮意识形态的传播者,还是有关部门的任务。把这样的任务交给教师,就会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