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2

江泽民:赵紫阳犯有两宗罪

转发此新闻:
六四过后,刚上台的江泽民批评赵紫阳犯有“放弃四项基本原则,怂恿和助长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泛滥”,以及“保护、信用、提拔顽固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的人”等两大错误。多方消息称,江泽民六四前夕封杀上海导报导致学潮升级,曾遭到赵紫阳严厉批评,江怀恨在心,上台后报复赵,一直软禁赵紫阳到死,期间还曾将其流放贵州。

江泽民

1989年,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通过由李鹏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提出的《关于赵紫阳同志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中所犯错误的报告》认为,赵紫阳在“六四事件”犯了支持动乱和分裂党的错误,对动乱的形成和发展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决定撤销其总书记等一系列职务,对他的问题继续进行审查。

随后,刚上台的中共党魁江泽民在讲话中说,赵紫阳犯有“放弃四项基本原则,怂恿和助长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泛滥”,酿成“六四事件”以及“打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抵制腐朽思想和丑恶现象的同志,保护、信用、提拔顽固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的人”两大错误。

江泽民在称,“赵紫阳一个重要错误,就是把改革开放同四项基本原则割裂开来、对立起来,实际上是背离和放弃四项基本原则,怂恿和助长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泛滥,酿成这次动乱和反革命暴乱,给党和国家带来巨大的灾难。”

“几年来,各种错误思潮特别是西方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纷至沓来,暴露出来的问题相当严重。赵紫阳同志打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抵制腐朽思想和丑恶现象的同志,保护、信用、提拔顽固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的人,由来已久,一些舆论阵地已经不在党和人民手里。有关部门一定要采取坚决措施进行整顿。”

江泽民还说,“这次学潮的事实还表明,一些青年学生和群众对民主缺乏正确认识,法制观念相当淡薄。有的人所要的“民主”,实际上是无法无天的极端民主化,是无政府状态,同民主根本不是一回事,是对民主的反动和破坏。”

赵紫阳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在“六四事件”期间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


自由亚洲:《李鹏日记》披露江泽民报复赵紫阳的原因

今年69日,海外自由亚洲特约评论员高新发表文章《江泽民是个典型的机会主义者》。

他在文中引用《李鹏日记》的部分内容,披露了当时的一些情况,“在政治局会议结束的第二天,江泽民由上海市委副书记曾庆红陪同去赵紫阳那里,向他汇报了上海市委处理《导报》问题,请中央对上海市委予以支持。面对江泽民的请求,赵紫阳竟说‘我也不给你们压力,我就说不知道’。”
《李鹏日记》中还提道:“难怪以后江泽民说,赵紫阳讲话对我们这些在地方工作的同志简直是如雷轰耳,不可理解。”这或许透露了江泽民日后要报复赵紫阳的一些心态。
  
高新在文章中写道,1989510日,江泽民到北京向赵紫阳汇报《导报》事件,谈了他们“缓解矛盾的想法”。赵随即表示由上海自己解决,中央不干预。另外,赵还表示,如果现在中央出面,恐怕会引起外界的一些猜测,说是上海市委在中央的压力下才采取措施“缓解矛盾”的。

江泽民对此心怀不满,“六四”后,江一直把这件事作为赵紫阳支持学潮的一个罪状。这是江泽民最终沦落为“六四”镇压帮凶的第一步。

大陆知名作家沙叶新曾撰文透露,“516日下午2时,在康平路市委会议室召开上海部分知识分子座谈会。会议一开始,江泽民便说北京和上海的形势非常严峻,他做为市委书记,压力甚大,以致精神不济。说着说着,他突然冒出一句话,说他最近有神经病,而且说了两三遍,听得我们莫名惊诧。我想,他可能是想说他精神方面有点毛病,或者是想说他有‘精神病’;而‘神经病’一词在江浙沪地区意同‘疯子’,他肯定是用词不当,说错了”。

更不可思议的是,江泽民说到学潮以来,他进退两难,举棋不定,就用上海话作一譬方,他说他像乌龟(上海话念“乌巨”)一样,头伸出来一刀,头缩进去一刀。这显然不伦不类,比喻失当;男人无论如何也不会说自己是乌龟的!
文章还说,之所以如此,想必是江近日以来,疲劳过度,意乱心慌,以致慌不择言,辞不达意。“这次座谈会,给我的强烈感觉是为了解决《导报》问题。”江当时对解决《导报》问题非常急切。这和来自中央的压力有关。

网上流传一张旧照,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在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面前像哈巴狗一样。

赵紫阳严厉批评封杀导报,江泽民吓得六神无主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披露,江泽民及其亲信对于导报的粗暴处理引发了一场席卷上海乃至全国新闻界的抗议。上海市委整顿《导报》引发的风暴来临了。第二天上海街头就发生了大规模游行,公开打出了“还我导报”和要求恢复钦本立职务以及言论自由的旗帜和横幅。上海作协部分名人纷纷参加游行,北京知识界和新闻界的著名人士致电江泽民,要求收回对钦本立及《导报》的处理决定。

江泽民害怕了。对于整肃《导报》引发的抗议声浪,江泽民承认,“后果比我们预料的要严重得多。”有人指责他的行为引发了“上海大规模的示威”。事实上不止是引发了“上海大规模的示威”,而且促发了北京的大规模示威。

427日晚,江泽民在惶恐中打电话给原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当时的中顾委委员李锐,通话达四十余分钟,江在电话中既恳请李锐向北京有些朋友通融,又在电话里向李锐探询北京情况。江在电话里还以“受不了啦”的口气向李锐表示当时的心情。

430日,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访朝归来,当晚江泽民与曾庆红飞赴北京,欲向赵紫阳汇报工作。赵很快接见他,江汇报完后问赵:“你对我在上海处理《导报》怎么看?”赵并未即时表态,反问江泽民:“你看呢?”

江泽民支吾其词,他发现和赵紫阳隔膜已深。赵紫阳看了一眼江泽民,接着说:“现在没有时间谈这个问题。”

江泽民用恳求的语气说:“紫阳同志若不拿出意见,我和庆红同志就不好工作,也不好回上海交代。”

赵紫阳只好表态了:“上海市委行事仓促地处理了《世界经济导报》的问题,把小事化大,才让自己步入了死胡同。”说完扭身便走了。据当时在场的人士透露,江呆呆地望着赵离去的身影足足有十分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显然,赵紫阳对江泽民把小事化大致使引发了大规模示威的做法非常不满,言辞之厉让江泽民吓得六神无主。江的密友陈至立说:“如果中央追究责任,就由我一人来承担好了,绝不牵扯你。”从此江泽民和这个女人的关系更加亲密了。

事后,江泽民虽然安心一点,但还是到处找关系,希望知道党内大老们是什么态度。他得到的反馈是中央意见分歧,赵紫阳的话不代表中央精神。

赵紫阳要求平反六四,江泽民睚眦必报曾将其流放贵州

1989年六四到2005117日,前党总书记、前总理赵紫阳在北京一个破旧的小院里被软禁了158个月直至去世也未获自由。他的家里永远有军人把守,晚上大门外用大锁把门倒锁。

1997年邓小平逝世后,赵紫阳当年的9月和10月分别写信给中共十五大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要求恢复他的自由。

赵紫阳还要求中共十五大审议重新评价六四事件。

为此,江泽民采取了惩罚性的报复行动,禁止赵紫阳会客,令赵的活动范围,除了住宅外,缩窄至只有两处:医院和郊区一个由农民开办的高尔夫球场。

江泽民不但加重对赵紫阳自由的限制,还将其流放到贵州,从而加速了赵身体的恶化。

据香港政论杂志《开放》独家报道,赵紫阳的健康怎么样恶化,第一、他曾经流放到贵州一年,这个人家都不知道的。贵州是2000多米的海拔,对80多岁的老夫妇的健康来讲,的确很不利。赵紫阳肺部已经有问题了,纤维性组织功能已经衰弱了,是很需要氧的,一般在高原地带就比较缺氧。所以他的儿女们就说过这样的话:老人在外面飘了一年,贵州高原把他的肺完全弄垮了。

RFA记者林迪还透露,“(开放)文章里还有一个情节我觉得也很耐人寻味,就是赵紫阳和他夫人梁伯琪经常不吃官方给的药,有的时候他的夫人要跑二个小时,绕很大一圈到他的朋友那里去,由放心的朋友帮他配的药,才拿回家跟赵紫阳一起吃,证明他们很有戒心。”

赵紫阳被软禁近16年,直到2005117日去世,期间再也没有露过面,他的名字至今在微博上仍被过滤。20131225日赵紫阳的妻子梁伯琪在北京逝世,据外媒报导,直到她离世,都不知道被中共软禁的赵紫阳,已经在2005年病逝。

来源:阿波罗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刘刚 说...

精神病院的医护人员就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打着国家法律的旗号肆意虐待摧残“病人”,其中有很多都是“被精神病者”。如重庆市荣昌永荣医院精神科以尹中、赵甫兵、艾琪贵为首的医护人员就是一群畜生。号召大家对他们展开人肉搜索,希望正义之士能够发起对他们全家的追杀。他们不死,天理难容。祝他们这群人全家在这个丙申年全部被车撞死!

匿名 说...

有意思

匿名 说...

精神病人大谈自己的处所,让人以为刘刚只是个职业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