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

从含金量到含赵量

转发此新闻:
2016年初我在东网首发「赵家人」系列文章后,众多网友接力写作评论,赵家人概念很快广为传播。「公知启蒙三十年,不如赵家一概念」,它把网络调侃、学术研究、社会现实和政治真相结合起来,简单直接地反映了中国社会日益紧张的朝和野、官和民、权贵和百姓、你们和我们、赵家人和非赵家人之间的对立关系。

当下中国经济发展、物质丰富,社会不公却在固化。

赵家人语出鲁迅《阿Q正传》里赵老爷训斥阿Q:「你也配姓赵」。它特指中国的权贵家族,即父辈打江山位居高位,第二代(红二代或官二代)要么继续掌权,要么做国企垄断生意,当官发财、政商通吃的特殊利益集团。

中国问题的关键在于权力的产生到底是民选,还是赵家继承或委派?权力是由百家监督,还是由赵家人自己内部监督?权力决定利益,只有民众能分享和监督权力,才能公平地得到经济增长、民生福利的好处。

由赵家人又派生出其他概念,比如赵国,指代当下中国。其实除了经济发展、物质丰富外,就政治观念、权力继承、公民权利来说,现在和两千多年前的赵国,以及历史上不断的改朝换代,并无本质的区别,难怪网民也称本朝、天朝。赵家最有名的是大宋朝,网民则称现在是大送朝,讽刺不顾国内的民生福利,对外援助撒币,「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还有赵学,网络和民间研究当代中国政治经济、社会万象的集萃,不同于浸淫历史文化的汉学,以及主要关注政治和权力斗争、安全和外交的中国研究。

现在赵学又有新成果:含赵量。比如,互联网是一个含赵量较低的领域,能源地产金融,还有党媒,是含赵量很高的领域。一位朋友,现在在社交媒体颇有影响,但很怀念当年在央视含赵量高的时候。记得和我初次见面寒暄后,第一句话就是:「我采访过你老家的市委书记。」现在再去试试,认你是老几?作为网民,不被删贴销号、跨省抓捕就万幸了。

当然互联网比较复杂,那些行业巨头,从早期体制外的野蛮生长,到有了亿万身价后,出于安全考虑的妥协,平台和公司的含赵量提升。比如马云认为六四处理合理、要把支付宝献给国家,柳传志不讲政治等。而互联网的用户和内容,含赵量虽有反覆,但总体下降。网络不同于含赵量高的人民日报和新闻联播。网民虽更为多元,时有论战,但总体上主张自由、希望改变的占上风。

提起含赵量,就会想到含金量。过去上大学,要选含金量高的专业,好找工作,比如「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也不怕」。现在则是「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的拼爹,拼有权的亲爹,拼有钱的干爹。过去是「技不压身,勤劳致富」,现在是有手艺的工匠、会种地的农民最辛苦。勤劳只能解决温饱,很难致富,致富往往要靠政商勾结、钱权交易、资本运作的权贵。过去是「360行,行行出状元」,现在赵家人扎堆的房地产业、油电能源、金融保险、军工通讯,独占鳌头。

含赵量高的,含金量一定高。政府机关、垄断国企的领导,权力大,地位高,福利好,工资基本不用,公交基本不乘,老婆基本不碰。体制外的广大民众,不管收入多少,都要在市场上搏杀,还要忍受各种税费的盘剥。

含金量可以用24K18K等测量,并有不同的价位,含赵量也有很多指代和身价地位。官员既要看级别,也要看出身,是红二代、团派、上海帮还是之江新军。部门要看是公检法的刀把子、司政后的枪杆子,还是喉舌的笔杆子、财政的钱袋子。企业是中字头的央企、军警特的公司,还是有神秘家族的背景。

从含金量到含赵量,词汇在发展变化,社会却在不公固化。

来源:东网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今日是丙申年庚子月乙亥日,猪日冲蛇,月曜日,猴年鼠月猪日,冬月廿一,公元2016年12月19日星期一。我们再次祈盼老天爷让重庆荣昌的所有公职人员和他们的家人在这个猴年全部暴毙而亡!他们不死,天理难容。他们就是一群畜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