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3

非意识形态化和意识形态淡化政策可能被放弃

转发此新闻:
苏联东欧国家社会主义阵营崩溃之后,西方出版了不少有关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兴亡的探讨,其中一些作者认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灭亡和中国邓小平的经济改革有很大关系,因为中国经济改革证明了私有制好于公有制,这样就从根本上颠覆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而意识形态的崩溃导致了后来这些国家政权的崩溃。

唱红歌似意味着原教旨主义意识形态的复归

这样的结论是很有意思的,因为在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崩溃多年以后,中国现在开始重新辩论这个问题,而且内容是中国要重新扛起世界共产主义的大旗,坚持社会主义不能倒。其实从历史上看,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就是让中国的改革开放搞垮的,至少是重要因素之一,中国不承认吗?所以,重新在中国开始的这个讨论颇有些荒诞,更多的则是可笑。

大家都逐渐明白了,改革开放就是要改革原来依据中共意识形态所建立起来的经济、社会制度,就是要学习西方的经济制度,要和“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打交道。邓小平也明白改革开放和原有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之间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要保持改革开放的顺利进行,就必须回避这种冲突。因此邓从一开始就避免在理论上进行争论,不提和少提意识形态。依靠这样的办法,邓小平避免了经济改革中的意识形态冲突,而一门心思发展经济,这是中国经济得以迅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

改革开放使中国敞开了对外封闭的大门,中国老百姓和国外开始了大量接触,经济、文化交流不断扩大,上百万留学生到外国学习。当中国人民真正接触到“西方资本主义”之后,方知这个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上的敌人,却几乎在各个方面都比中国强得多,不只是生活富足,而且这些国家的人民比中国人享有更多的民主和自由,社会也公平得多。这样,大家虽不明言,心里却清楚,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并不为“真”(truth),而是一个骗局。实际上,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破产了,但在不争论的政策下,所有人都不会明白讲出来,大家都在装傻。发展经济,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也就是了。

其实所有人都明白这个事情,左派和右派都清楚,只是大家都不说出来。有趣的是在经济发展以后,现在却有人一定要捅破这层纸,要争个意识形态的水落石出,就只能是鱼死网破的结果了,也就是大家都来谈这个“假”东西,虽然报纸不谈,但是在微信上这样的讨论是大量的。讨论的结果只能是越来越假。

但是,从中共方面来看,不提意识形态或淡化意识形态不等于中共放弃了意识形态,意识形态始终是中共合法性的基础之一。只要中国不接受西方的民主和自由,中共就不会放弃这个意识形态。到现在为止,中共还没有为自身统治找到一个可以替代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和思想。

苏联东欧的极权主义垮台时,曾对中共意识形态造成巨大冲击。为了摆脱合法性危机,中共稍稍放松了对某些领域的管制,开始允许宗教和传统文化的复归活动,甚至对中国传统宗教实行了某些鼓励政策,让它们发展起来。

最为重要的是,中共想通过适当宽松,将意识形态危机带来的冲击降到最低点。这就导致江泽民时期“三个代表”的表述,和胡锦涛时期“政治文明”提法的出现。目的都是试图将意识形态危机降低,即通过一个含混不清的概念,既没有否定中共原有的官方意识形态,也在某种程度上向“普世文明”靠拢,或至少不那么敌对,也对中国传统文化示好,并且能够和中国改革的实际进程接轨。也可以认为中共想用一种新的表述走出其意识形态危机。从实际效果看,虽然并未找到一种适合中共的新意识形态,但这样的做法却让中共可以避免在意识形态上陷入被动。

然而,无论什么样的政策和重新表述,都没有办法阻止改革开放对中共官方意识形态造成的伤害。中共的意识形态实际上是中空的,需要有新的内容填补,这是最好的结果,但是却无法实现,因为找不到一种意识形态既可以维护中共的合法性基础,又可以让社会广泛接受。在新的来不了、旧的又离不去的情况下,中共意识形态的危机是无法否认的。

邓小平采用的降低意识形态敏感性的做法,只是避免了意识形态上的争论,却无法构建新的意识形态基础,而非意识形态化等淡化意识形态的做法,最终仍然会伤及到旧有的意识形态本身。特别是对于那些意识形态原教旨主义者而言,这样的意识形态处理方式是根本无法接受的。意识形态淡化政策并没有解决意识形态问题,只是将意识形态搁置起来。

由于意识形态在现代极权主义国家中的重要性,尽管可以不讲或少讲意识形态,但必须承认正统意识形态的正当性和合法性。而反对极权主义向民主转型的人士,就可以利用正统意识形态的正当性和合法性,来反对这种转型。我们可以从穆斯林国家政治转型中看到这样的例子,虽然穆斯林国家在性质上与共产极权国家尚有区别。原教旨主义的穆斯林乃是用原教旨主义的意识形态和神学反对向民主的转型,反对向世俗主义的发展,以至用恐怖主义方式达到他们的目的。

因此,在中国极权主义转型中,有利于转型的非意识形态化政策和意识形态淡化政策,如果没有找到新的意识形态替代物,久而久之也会带来极权主义原有意识形态的危机,意识形态信仰仍然会大范围地降低,以至可以再次伤及到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基础。

那些意识形态原教旨主义者会坚持认为,意识形态是中共统治合法性的基础,不能放弃、不能退让、不能修改,只能坚持,特别是遇到政治性挑战的时候,更要如此。这种意见如果占了上风,就会出现极权主义转型在意识形态上的倒退,并拉动社会和政治的倒退。

实际上,多年以来,“三个代表”和“政治文明”之类多少有些修正主义味道的表述,对那些极权主义原教旨主义来说一直是无法容忍的。因此,中国在意识形态层面一直有种要将原教旨主义意识形态请回来的发展趋势,例如唱红歌、念红书,甚至有人希望将文革也重新请回来,等等。当然,对于原教旨主义意识形态来讲,这是对抗当前中国思想、概念和意识转变的唯一办法了。尤其是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已经衰微,全世界没有几个国家还在信仰共产主义的情况下,他们认为如果不能将原有意识形态请回来,中国的共产主义理想就会彻底消失,共产党也会失败。

但实质问题是,目前的原教旨主义意识形态只是一种政治力量,在理论上、观念上已经无法解释现代社会的生活和变化;他们的理想和观念及其对当代社会各种现象的解释,是反社会的,可笑的,甚至是令人恐怖的。这种意识形态只有依靠政治上的强力,才能压住非意识形态和思想解放的力量。

近年来,各地出现拆教堂十字架、抓教会领袖、封锁网络、抓网络大V、批判资本主义、唱红歌讲红色传统、重新鼓吹共产主义、鼓噪纪念文革、以及在大学课堂上抵制西方教材等等现象,凡此都是有利于原教旨主义意识形态复归的。此类活动还有进一步发展的趋势,这可以看作是当前意识形态领域的倒退现象。长期以来共产党在改革开放中实行的非意识形态化和意识形态淡化政策由于意识形态的倒退有可能被放弃。

来源:中国密报 / 李凡 北京民间机构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刘刚 说...

精神病院的医护人员就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打着国家法律的旗号肆意虐待摧残“病人”,其中有很多都是“被精神病者”。如重庆市荣昌永荣医院精神科以尹中、赵甫兵、艾琪贵为首的医护人员就是一群畜生。号召大家对他们展开人肉搜索,希望正义之士能够发起对他们全家的追杀。他们不死,天理难容。祝他们这群人全家在这个丙申年全部被车撞死!

匿名 说...

张张网页上贴毒咒,你还是个人吗?说你是垃圾,你又是疯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