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1

北京大学去行政化改革必败

转发此新闻:
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早前受访表示,北大综合改革稳步推进,未来将在人事改革上尝试取消院系行政领导的级别,采取聘用方式,进一步弱化行政级别,加强人员流动。对于院系层面,北大未来将取消院系行政领导的行政级别,包括学院的院长和副院长、系主任和副系主任,有关职务跟行政级别脱开,让人员能上能下,在不同岗位间流动,相关文件正制定中。取消行政级别后,北大会采取聘用方式上岗,不同的人会有不一样聘任方式,同时通过年度评估等加强职员序列建设。

北京大学行政化改革好不容易下来了,原来也就是改头换脸,没有实质性内容。

大学去行政化如官员财产公示一样,已经说了二十多年,在二十多年来,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如今北京大学行政化改革好不容易下来了,原来也就是改头换脸,没有实质性内容。或者即使也实质性内容,人走下来了,梯子也坏了,人被摔得鼻青脸肿。因为这种行政化的改革,是根本没有效果的改革,改了也改不动的改革。院长及其行政单位,都是既得利益者,哪有自己要改革自己的。改来改去,把院级行政特权都改没了,谁会愿意改革。

在院级这个单位,即使院级的行政级别改革掉了,另一个相应的问题也还是解决不了,不但解决不了,而且具有强化的趋势。那就是与院行政一个级别的党委或党支部书记如何改革?如果院长行政级别没有了,书记的级别还保留,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行政权向书记转移,院一级变成变相成为党的领导。果如此,北京大学就成了政治大学,成了名符其实的党校。如果院行政一级改革了,党委或党支部书记的行政级别也没有了,就有可能担负起取消党的领导的政治罪名。院级具有行政级别的党委或党支部书记改也不是,不改也不是,进退两难。

退一步讲,如果院党委或党支部书记行政级别改革掉了,那么学校这一级的党委书记如何与院建立党的联系。一个具有中央委员身份部级身份的北大党委书记与没有党行政级别的书记如何建立上下级的联系?一个部级下面竟然没有直接联系的下属,不符合党的行政逻辑,在现实层面也无法操作。如果真要操作起来,给人的感觉,也是党委书记到看望基层党员,给基层党员送温暖的节奏。但仅送温暖是远远不够的,没有了院书记这样一个结构,党的活动、意志和政策如何贯彻下去呢?

即使是院的书记和院长及相关人员都已经去行政化了,但学校的书记和校长都没有去行政化的意思,那么院里书记和院长的权力就会转移到学样这个地盘。学校党委权力的校长行政权力过大,这不但会让院级没有办法合理流动和自由流动,反而会把院管得过多过死,犯严重的官僚主义和行政命令主义。与社会一样,不受制约的权力都会导致权力滥用与腐败,学校一级书记和校长的权力滥用与腐败会更加严重。他们会把原属于院一级的行政资源集中起来,随意配置,从而影响了大学的自由发展。

大学改革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一部分。大学改革的核心是学术自由,教授治校。在目前的体制下,大学不可能进行实质性变革,不可能搞学术自由,也不可能是教授治校。表面看来,在大学里当书记的,当校长的,当院书记的,当院长的几乎都是教授,不是教授也要搞出一个教授来。但这是官员教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具有独立人格、独立思想的教授,而是具有专制和强制意义的官员教授,他们的身份实质是官,他们的工作也是官的工作,也不是教授的工作。这样的官员教授治校,只会把大学搞成臣大学,把独立的教授搞成臣教授,成为官员教授的工具和玩偶。

通过官员教授去行政化,表面上是去行政化,实则是加强行政化,加强官员对大学的控制。控制的目的也是维稳,而不是创新。如果存在创新这个词,也没有创新的内容。对此,大学教授也看明白了,反正无论如何改,好处都是官员的,那就不跟你玩了。如果玩也可以,当官的玩政绩,那么教授也就玩玩学术。

来源:东北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