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1

传朱熔基偏瘫在床

转发此新闻:
朱熔基参加去年的阅兵式,镜头拍摄到有工作人员让它手扶着天安门城楼的栏杆。当时就有人怀疑朱熔基是不是患病了。事实上确实如此。

去年抗战胜利70周年北京大阅兵,工作人员告诉朱熔基,把手扶在栏杆上,他才缓缓把双手扶着栏杆,反应足足慢了34秒。

消息指出,朱熔基出现了偏瘫的症状,一侧身体活动不便。朱住进上海西郊宾馆休养,还为了寻求清静,下令西郊宾馆驱逐别的住客。马屁精韩正立即遵命,竟将偌大西郊宾馆关闭半年之久。目前,朱熔基病情日渐加重。

朱熔基根本没有习,竟带头抗旨不遵,公然违反习201212月在政治局会议上推出的“习八条”“要勤俭节约,严格执行住房、车辆配备等有关工作和生活待遇”的规定,强令西郊宾馆停业,只准为其一人服务,宾馆除去本应赚得的利润外,每天消耗的维持费用就几十上百万,半年下来损失巨大。虽然韩正当局企图封锁消息,但纸里包不住火,消息还是传了出去,上海市民对此议论纷纷:现在习中央出台的这份文件究竟剑指的是“江”还是“朱”?

上海西郊宾馆

小官贪腐,习都能查出,而朱熔基无视习立的“规矩”,霸占西郊宾馆的事情,现在连上海的小民都知道了,习难道会对此一无所知?如果习真心反腐,就不应只是出台文件,欺软怕恶,搞什么“下不为例”来敲打,猪都不敢杀,还打什么大老虎?还谈什么威信?还梦想什么终身制?这也是一种“不作为”。

有人说,习王当政以来雷厉风行,党风为之一振。我看恰恰相反,现在官员们群起效仿,明哲保身,也以“不作为”来应对中央,反而暮气沉沉。近期我又听说一起案子,也发生在上海。

上海中心大厦

吹嘘为世界第二高的“上海中心大厦”已经于前年竣工。然而,由于招投标过程中就存在黑箱操作,投资数百亿,造就了许多亿万富翁,却把大厦建成为一个超级巨无霸豆腐渣工程,许多喷头喷不出泡沫,连消防验收都不能通过。虽然当时就有不少网友上网揭发该工程招投标中的黑幕,却从未见到习王韩正调查过任何一个相关人士,而上海市的领导们鉴于天津爆炸案的影响,无一人敢在验收报告上签字。于是大厦竣工后一直荒废,五楼以上禁止出租,每天损失的维护费用高达数百万,两年下来已有数十亿之巨。反正损失的是国有资产,韩正当局并不心疼,不闻不问,现在大厦的一些外墙已经出现锈迹,也没见韩正当局作出任何处理,既不下令尽快整改,也不追究谁的责任,能拖一天算一天,打算把包袱交给下一任。反倒是一些上海市民见国有资产大量流失而痛心疾首,说“这就是习核心党风建设的成果”。

几个月前,大厦终于受不了了,私下把五楼以上几个楼层低价出租,某些贪便宜的单位偷偷入住,最大的两家是锦天城律师事务所(11-12楼)和大成律师事务所(17-18楼),分别有七百八员工,第三就是大厦自己的物业公司。一旦发生火灾,喷淋头不能起作用,这么多人想快速逃离是不可能的,后果不堪设想。

说是偷偷,其实哪里能瞒得住人呢?每天经过大楼前的车辆人流数以万计,抬头仰望,两年里黑灯瞎火的大厦突然晚上总有几层灯火通明,浦江两岸两千万上海小民和外地游客看得清清楚楚,便知道大楼已私自出租了。韩正当局难道会不知道?却依旧装聋作哑,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不愿出面及时制止,“反正烧死了是你们自己的事,我又没签字批准,追究不到我的责任,丢不了我的乌纱帽,好官我自为之。”把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当儿戏。

很多人指责习王是选择性反腐,是借反腐打击政敌,以前我还不相信,积极为习王辩护,现在看来是错了。小民都知道的事情,而豢养了锦衣卫东厂,遍设耳目的习王对韩正光天化日下摆在大众眼皮底下的渎职行为,对朱熔基带头抗旨的腐败行径,却一无所知,无可奈何,只好欺软怕硬,一味迁就,岂不成了咄咄怪事?习王中央演反腐秀,地方就唱不作为,这样的反腐我看没有多少意义。

来源:万维博客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