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5

谁决定中国这一场变局?

转发此新闻:
中国的政治选择是21世纪全人类文明品质的决定性因素。虽然全球民主国家出现了萎缩、民粹的现象,制度僵化亦难以更新,但远不足以摧毁文明基石。然而,以其人口基数、经济当量、军事实力所合成的巨无霸──中国,是加入到人类共有的价值体系,还是维持、演化出一种独特的政治体系,将标示:全人类都站在文明的同一地平线上,还是仍然挣扎在文明与野蛮的泥泞中。


我们有很多乐观的理由,也有很多悲观的消息。不同的视角、境界、期待,结论自然不同,何况历史有时是符合伦理、逻辑,有时候却是没缘由、没有道理的,上帝有时候是存在的,有时候也去休息了。不过,我还是试图从可以掌握的事实中,简释影响、决定中国这场娈局的几个因素,包括国际社会、港台疆藏、民间社会和中共体制,这显然没有包括可能重要或更重要的因素,例如经济,但是我将经济因素融入到了各个层次的讨论中。

西方:外交便是生意,人权只是内政

人权是西方国家价值理念的最高标的物,但这是其国内政治最敏感的神经,在外交舞台上却更象是装饰品,尤其在支持中国人权上越来越软弱。这是西方国家的政体所决定的,有限任期的政府急于获取经济收益,而中国的支票、市场可以满足他们的胃口和想像。以前的西方政客并不是比今天更勇敢,或者中国人权问题更糟糕,而是当时贫困的中国使他们可以居高临下。

这不只是西方政客虚伪或者只是无力,事实上他们尽力在打开大门,充满热情地迎接中国的投资者、消费者。中国金钱的力量是无穷的,已经穷尽世界每一个角落,不只是各国各地方政府摇尾乞怜,世界巨商们争相献媚,就是一贯被我们认为神圣、独立的校园也已经被侵蚀,更不说原本傲慢的好莱坞了。

当然不只是金钱,还有价值: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逻辑恰恰是反人权、违背公平市场规则、缺乏法律底线的,而西方国家恰恰是这个力量的推动者、支持者。以前,他们还可以幻想:支持中国的经济改革开放,最终会培育中产群体,进而促进民主成长;现在,他们是以黄金马车表达他们对中共领导人的敬意。
西方社会仍是中国民主人士的求生方舟,从这个意义上应感谢西方。但从更大范围看,西方政府与中国政府的利益要巨大得多,西方政府是中国政府政策的支持者、得益者,不但无力推动中国接受国际规则,还会越来越容易接受中国改变国际规则。

中国对国际舞台充满进取心。中国金钱的力量就是一种“价值病毒”,国际社会不但没有“解药”,甚至将这种“病毒”当“保健品”。除非中国自身出了巨大问题,或中国忍不住来个类似珍珠港事件,西方才会猛醒。现在,西方还在沉睡。

台港:错乱的政策徒增敌意

只要中共有意走向民主化,台湾便是最好的垂范,香港便是最好的先驱。很显然,中共没这个打算。相反,错乱的港台政策,使港台徒增对中共的反感和敌意,从而使港台成为中国变局诱因的可能性在加大。

原本民主化使台湾迅速走向世俗化、在地化,也降低两岸传统和意识形态的敌意,很多领域都有实质合作。即使政党轮替,两岸也没有理由出现大逆转。蔡英文上台之初的温和态度,使两岸可继续往来。然而,用减少游客、打压台湾国际空间的伎俩,岂不是逼迫蔡英文抗压自立?进一步压缩与台湾的往来,不是打掉中共过去这些年在台湾的支点?难道再重复军事演习高压,甚至准备武力登台?

用强硬、粗暴方式对付台湾,必然更刺激台湾本土意识,也使台湾问题国际化,如果再加上东海纷争,最后演化出战争,会催化出什么样的局势?恐怕不一定是依照北京的脚本进行。但我们知道,战争往往是最快捷引爆政权崩溃的方式。

我不怀疑中共在香港实施“一国两制”的本意,这确实是对大陆、对香港、对国际社会最功利的办法。但中共暴露对自己制定的“一国两制”没有信心,既不让香港依基本法选举特首,又对香港社会横加“爱国”枷锁,居然跨境到香港执法,破坏香港的新闻出版自由。中共破坏自己的制度、形象,结果催生原本不可想像出现的“港独”。

香港已经迷失,责任必然由北京承担。香港独立的司法体系还有底线,这也使人们对香港的信心没有完全丧失。但中共如果继续放纵自己的强国之心,香港之死必定成真。这期间又会出现什么意外事件?陪葬者都是中共。

民族、宗教和维权:全是敌人

中共宣传和信息封锁,使不少汉人误以为对少数民族的政策充满优惠和宽容,其实100多名西藏人自焚,在新疆实施铁桶、格杀政策,不但证明中共民族政策彻底失败,且使民族和解在现有框架下变得毫无可能。

这种敌对状态持续,无止境地消耗中共军警力量。相比民族问题较多集中在中国西北、西南地区,宗教信仰者却是遍布中国每一角落。虽然中国宗教信仰者多是温和者,但都感受到中共对一切宗教的控制欲。在很多情况下,中共将他们视为异类甚至敌对分子打压,因为中共恐惧宗教人士成为推动国家转型的力量。

中共现在的宗教政策不可能变宽容,因为这是中共全面性的统治危机的一环。即使是中共党员,运用中共制定的法律,只要是你维护的是民众利益,你就是国家的敌人。

在中国成长的一代维权律师,其实就是中国法律的捍卫者,他们试图将中国社会冲突在法庭找到和解点或博弈底线。然而,中共用侮辱、暴力方式,摧毁他们的心智和生存基础。这使中共的「以法治国」变成事实上的「以法治民」,如果掌握法律知识的人都如此处境,可以想见其他阶层的人状况如何?饱受压抑、摧残的民间精英阶层,不可能再对这个政府的改革抱有希望,移民就是一种投票,即使留在国内,他们已变得嘲弄中共的一切。

这批人也许在中国人群中不是多数,但独立思考、判断能力,使他们注定成中共的天敌,他们是先知,是火种,也可能成为旗帜,是这场变局最坚实的推力。

访民、群体事件出现是中国不公的明证,这些人同时是民众中的勇士。虽然至今没能演化成全国性抗争,但他们的行为鼓励更多人不屈从于压迫。他们是已经点燃的导火线,随时可连接火药库。相比之下,那些狂舞国旗的自称「爱国者」群众人数再多,也用不着太在意,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都拥有过更狂热的民众,他们只是魔鬼附体,一旦魔鬼不存,他们顶多哭泣一场悲情告别:青春无悔!

中共官员:维护与反叛

中共官员是中国体制受益者,腐败的主流甚至全部。他们享受特权、滥权,却也是中国最没有自尊和安全感的群体,是百姓的天敌,往往又是历次政治运动的祭品。过去几年中,不少官员被选中作为反腐败祭品,所受到的侮辱、打击,并不亚于无权无势的百姓。他们是体制的必然产品,体制却要他们承担后果,内心对体制的仇视可想而知。

即使仍在台上装模作样,中国中高层官员其实都处在软禁中,言论如僵尸,行动没自由,护照被收缴,坐等被上峰收拾、百姓清算,未来令他们无法回避地满心恐惧。虽然他们正维护这个政权,但这批人也是中国的知识精英的一部分,他们既比百姓更能感受到体制的万恶,也更了解人类主流文明应为何物。当政治变革来临时,这批人未必是铜墙铁壁,很多人会成为「带路者」,甚至爬上政治制高点。 这批人也包括军警。武警现在比地方警察、集团军队被用来更残暴地对付群体抗争,不过这支力量也可能在政变中扮演先锋角色。他们现在遭到全面清洗,但他们的任务特性与机动武力,注定是中国变局中的双刃剑。

集团军队是否演化成军阀混战?这是没有根据的担忧。虽然解放军是一支党卫军,但党从来不曾信任过军队,且越来越不信任。现在军队并没有军权,将领只是一批玩弄权位的高手,没有拥兵自立的能力和威望,只是党的最高权力拥有者的工具,吓唬人的面具。他们可能在短暂时间内被特殊使用,但没有可能跳到前台掌控整个国家或一个地区。

习近平:还可以期待?

嘲弄习近平现在成了中国精英分子的时尚,其实世界各国领袖很少可免于此灾。因为当今是人人都掌握娱乐工具的时代,强者的土壤已流失。但习近平的角色,比美国总统、德国总理,对人类文明的进化更具决定性。因为习近平在领导一个命运未定的大国。习近平过去几年的表现,使人们不敢对他引领中国走出政治丛林再抱有奢望。

其实,只要习近平真正拥有「中国梦」,而不是像胡锦涛混日子、江泽民捣浆糊、邓小平韬光养晦,都会更快速地催化中国的变局。对习近平而言,国家领袖集权是必须的,至少比集体领导符合政治伦理,也表明他承担责任的勇气,更是他能决定国家命运的前提条件。问题并不在他的头衔多少、名称如何,希特勒、东条英机就没有那么多头衔。

问题在,习近平怎样使用权力?如果他继续沿着过去几年作风,展现民族崛起的雄心、重建毛式党权的红心,理直气壮支持国有企业,挑战国际秩序,改革军队准备打仗,打压民间力量,整党整风那中国就会越来越来趋向刚性,这就不断积累内应力,等于加大了中国未来的突变性。

那么,为什么还要对习近平领导中国走向民主化保持期待?因为大家公认,这是中国政治转型成本最小的方式,对习近平个人而言,也是成为世界和历史伟大领袖的唯一机会。他是否愿意抓住这一机会?并不完全取决于我们。但是我们应该给他指出这一前景。

这不是乞求皇帝,这是鼓励弃恶扬善。如果找到更好的方式,这个期待自然是一个笑话。

来源:明镜 / 何频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符合政治伦理"?在社会的总体政治框架内,这东东才有意义。法制民主体系下的集权与专制暴政党国下的集权等价么?涛哥时从未集体领导,仍然是江的(幕后)集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