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4

习核心的十九大政治局

转发此新闻:
2017年将举行的中共十九大,是习近平重组符合自己心意的领导班子的重大机会,《新史记》34期聚焦于中共中央政治局,这次《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先生来介绍这一期杂志。


法广:高伐林先生,《新史记》杂志为什么将中共中央政治局作为重点?

高伐林:《新史记》是现在海外凤毛麟角的历史类杂志,创刊近六年来,一直着眼于现实与历史的结合点。这一期杂志所找到的结合点,就是政治局──从1927年中共五大上正式设立政治局,到明年整整90周年,政治局既有自己风云变幻的历史,是中共党史的缩影;又是这个执政党的最高领导机构,影响甚至决定当下和今后全党、全军、全国的命运走向。大家知道,从毛泽东到习近平都强调“党领导一切”,而且是“绝对领导”。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所谓“党的领导”,说白了,是党中央的领导。党中央是谁呢?党代会五年一次,代表来北京开十来天会,走过场举手选出中央委员会就散了;中央委员也就是一年开一两次会,每次一两天。中国有个说法:“大会议小事,小会定大事”。所谓“党的领导”,其实是政治局及其常委领导。《新史记》发表三万多字长篇专稿,就是讲述政治局的演变。

法广:有人说,中共政治局是个最神秘的“黑箱”,《新史记》的文章是怎样看待政治局的演变呢?

高伐林:政治局这个机构打下很深的俄苏烙印,是在共产国际直接指导下,将列宁斯大林的建党模式移植到中国的产物。《新史记》文章将政治局的历史,分成了几个阶段,重点是在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和邓后时代。
1945年中共七大上毛泽东巩固了自己的领导地位之后,到他去世前主持中共十大,有四届政治局。建政初期,政治局多少还有一点制衡意味,毕竟那些成员都曾是毛一起打天下的功臣伙伴,有些甚至还当过毛的上级,毛泽东多少要表现出“海纳百川”的器量。但是随着个人崇拜升温,到他发动文革,蜕变成皇权专制的个人独裁,毛泽东成为所谓“最红最红的红太阳”,他的话就是最高指示,用林彪的话说,“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这时毛泽东从“党天下”向“家天下”转变,玩弄政治局于股掌之中。

法广:这个时期的政治局还是中共最高领导机构吗?

高伐林:名存实亡了。中共九大和十大,政治局完全成为毛的附庸,事事都要向毛请示、汇报,得到毛的恩准之后才能执行,政治局彻底沦为毛个人的“军机处”,政治局委员们也不过就是毛的“御前行走”。到毛去世前的几年,他根本不参加政治局会议,靠所谓“联络员”毛远新传达旨意,对政治局发号施令。

法广:到邓小平时期有了什么样的改变?

高伐林:《新史记》文章指出,邓小平时代在中共历史上比较奇特:邓是政治强人,自封为毛之后的党的第二代领导核心;然而,这一时期党内还有另一位大老陈云。他俩在政治局占据席位也好,退出政治局也好,实际上都是双峰并存,既互相联手,又互相牵制:邓主张改革开放,陈云则坚守鸟笼经济,政治局分化为改革派与保守派两个阵营,委员基本上只能在两大强人之间选边站,缠斗到“六四”之后还余波荡漾,直到邓陈相继去世后才终止。保守派相继整倒胡耀邦和赵紫阳两员改革派大将,选中江泽民接任总书记,占了上风。邓小平虽然不是政治局成员,却把住中央军委主席职务“枪指挥党”,自己当“太上皇”,派杨尚昆当“摄政王”控制政治局常委会。1992年邓小平最终在关键时刻出手,逼迫江泽民回到改革开放的道路。

法广:后邓小平时代,强人离开舞台,政治局的作用应该不一样了?

高伐林:从江泽民、胡锦涛到现在的习近平,口号花样翻新,坚持一党专政则一脉相承,人人都将改革开放挂在嘴上,权力体系更加腐败:在市场化过程中,化公为私、巧取豪夺轻而易举嘛,政治局成员也成为官商勾结的利益集团的代表。改革派与保守派的路线分野没有了,但权力争夺一直是暗潮涌动,委员、常委不断有人落马,从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到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落马固然都可找到“腐败”证据,但更多的还是出自权力斗争。
江泽民时代,一直未能完全控制政治局,先后受到乔石、李瑞环等人一定的制约,但他人多势众,能够控制局面;胡锦涛接班之后,本人是个弱主,加上江泽民把住军权,在他周围安插许多亲信,政治局形成太子党、团派、地方诸侯三大块,九个常委“九龙治水”各管一摊,互不相干,实际上成了畸形怪胎。

法广:习近平上任之后就持续集权,拉大自己与同僚的权力差距,是要改变这种局面?

高伐林:《新史记》文章指出,习近平的性格是典型的红二代“少东家”,权力到手就会效法毛邓,明镜总裁何频形容他“雄心如梦”么。他上台四年来不断给自己头上增加职务,除了国安会主席之外,还挂上了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财经领导小组、外事国安领导小组、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等一大堆组长头衔,绕过政治局等现有架构行使权力。

他不仅通过军改巩固军权,通过王岐山主管的中纪委这个现代“锦衣卫”控制官员,通过控制媒体震慑舆论,更要求包括政治局成员在内都得有“核心意识”“看齐意识”,直到这次六中全会,正式给自己加封了“核心”称号,权力得到空前加强,超过邓江胡,几乎可与毛泽东比肩,他差的,只是毛那种君临天下的威望而已。

法广:在这种情况下,政治局会有什么样的新趋势呢?

高伐林:按照江泽民时代以来形成的某些惯例,总书记任期不得超过两届,习近平应该在二十大时交班,所以十九大上就必须选择“王储”;政治局委员的年龄也有“七上八下”的不成文规矩。

但是,习近平有着红色家族的天然股份,是中共在世元老们博弈中而杀出的黑马,尽管这两位前任都还健在,但一位年迈,一位裸退,他无需对他们负责,要放手一搏走出自己的道路。《新史记》得到消息,十九大上习近平不会安排接班人,很可能突破“七上八下”规则,也很可能做好废除党魁只能连任一届的准备。他要放开手脚,自订规则,以我划线,自定人选,确保组成一个听命于自己的政治局班子──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各地诸侯和国务院部长提拔调动频繁,正是习近平在加速给自己的人马增加资历份量、积累高层政治经验,同时让他们进入能随时起跳进入政治局的关键岗位,这样,他为未来自己继续合法掌权做好铺垫。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刘刚 说...

劳教所在中国有很多,而有人却总是拿沈阳的马三家劳教所和重庆北碚区东阳街道西山坪村的西山坪劳教所说事。这两个地方都是薄熙来曾经主政过的地方。很显然这都是薄的政敌贺国强、温家宝在幕后搞的鬼。为什么更黑的重庆文强余孽欺压百姓的罪行得不到曝光呢?凌月明、龚刚模、李庄、陈有西等才是真正的伪君子、恶人。

匿名 说...

中国的鸟事无奇不有,想咋斗是你们自己的事,别来祸害港人!

匿名 说...

中国只有刘刚这败类该劳教,将他人道毁灭都不为过,太可恶太无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