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5

从枪杆子转向刀把子 政法系反腐又将是一场存亡血战

转发此新闻:
种种罪孽之下,政法系必将誓死捍卫过往权贵老路,而成为抗拒中国反腐及其改革的大本营。中共十八大以来的新当权者不管意欲何往,只要有改变现行权贵之路意思,那就为政法系所不容,就必遭致千奇百怪的干扰与阻止,所以,新当权者只能在整顿军队握牢兵权后剑指政法,以清开自己前行的路障。


中共十八大至今的反腐将走向何方,是当下中共官僚们最关注的事,而期待反腐就此打住应该是绝大多数官僚的共同心愿。然而,中国反腐是否会随着六中全会“习核心”的加冕达成形式上的集权而徐徐落幕呢?从种种迹象来看,中共反腐无法至此停歇,因为反腐的决战还未开打,“压倒性胜利”并未形成,政令仍未畅通,改革仍未起步,新当权者仍随时面临被腐败集团颠覆的危险。那么反腐下站将在何处,这就值得特别探究。

一、反腐将从枪杆子到刀把子

十八大以来的反腐虽然抓了近两百副部级以上的所谓“老虎”,也几乎涉及国家各省市与部委,然而,只要稍加分析,便会发现这场打虎最集中的是军队(包括武警)。据统计十八大至今已经被官方正式公布查处的副军级以上老虎就达58名,还有一批已经在网络风传多时的被查老虎有待公布。可见,中共新当权者所发起的反腐运动在前阶段的重点是军队,而作为军队反腐阶段性成果标志是推出了以五大战区代替七大军区的全方位军改,也由此显示,作为枪杆子的军队已经初步掌控在新当权者手上。

在一个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也依赖于枪杆子维持政权的统治集团及其制度设置中,是否掌握枪杆子决定着是否真正握牢了印把子。中共新当权者以反腐为切入点,通过抓捕军队腐败集团(包括两名前军委副主席),打破了军头垄断权力,实现了对枪杆子的收权,达成了基本掌握枪杆子。

然而,在和平时期,一个国家最直接与民众切身生命财产权利相关而时时影响民众生活的是刀把子与笔杆子。所谓刀把子就是直接关系到民众人身安危与权利得失的中共政法系统所包含的公检法司安,而笔杆子就是中共主导的文教宣传。历来统治者常常在掌握枪杆子后就通过刀把子与笔杆子来影响社会,实施其具体统治。可见,在中共极权社会掌握枪杆子是固权,而使用刀把子与笔杆子才是用权。

中共十八大以来新登基者通过反腐成功掌握枪杆子后,自然就会转向操弄刀把子与笔杆子。在中国当下人治社会,刀把子直接决定着社会矛盾如何处置,事涉社会的治乱,在一定程度也直接关乎政权的存亡得失。所以,中共在清剿军头后,随之剑锋所向当是政法系。

二、刀把子多年来的造孽

中共新当权者必将反腐剑指政法的原由明显而充分,因为多年来中共政法系罪孽深重,恶迹昭彰,已致天怒人怨,人神共愤。概要而言,政法系统必将是继军队之后再一个被重点反腐对象的根由如下:

其一、是权贵贪腐集团的嫡系。中国政法系从1989年镇压爱国民主运动后就一步步蜕变成权贵江系集团的家丁护卫,是江系重点长期精心经营布局的地盘,其中从上到下的各个关键职位,均安插着江系集团的亲信死党,进而演化成权贵集团繁衍集聚的重镇,内中腐化违法罪孽绝不输于军队。作为权贵嫡系的政法高官们对于十八大以来所发起的反腐运动从骨子里是抵制的,他们客观上是军队之外对掀起反腐的新当政者存在最大威胁的对象。

其二、沿袭过往人治老路。可以说中共政法系是中国法治建设的最大路障。长期来,江系权贵集团刻意超越法制之上,通过重用类似如周永康之流的法盲死党来掌控政法,使政法系成为践踏法制的重灾区。因为只有与法治为敌,才能最大捍卫权贵利益与延续权贵老路。可以说,至今中共政法系完全还沉湎于过往江系集团统治的维稳模式上,与中共四中全会提出的依法治国背道而驰
其三、蓄意制造社会动乱。且不说多年来政法系是至今奔走于全国各级部门的数千万含冤受屈访民的最主要而直接的制造者,就是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出现的几次大规模波及全国,引起世界谴责,致使中国法治大倒退的事件,背后也都是政法系在操刀。如2013年针对支持反腐而要求官员公布财产人士的大抓捕,2014年对纪念六四人士的抓捕,2015对律师的大抓捕等,导致整个社会惶恐不安,严重激发社会矛盾,引发世界级群情激愤。

其四、刻意阻止反腐延续。作为权贵贪腐集团最强护卫的军队通过反腐清洗后,现在中国最强力阻止反腐的就是政法系。这不仅表现于政法系直接抓捕大批支持反腐者,激发社会矛盾,制造社会动乱,而且最不讲法制的政法系公检法司安居然前不久联合抛出了《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其中一些条款看似带有现代法制理念,以致引得一些法律人士感激涕零,其实质却是指向纪委反腐,欲将民情引向批判纪委系统惩治贪官的手段上,遗憾的是知识界甚至律师界居然被迷惑而将其视为法制进步,试想一个长期专事践踏法制的系统忽然间居然高调提倡法治,那岂不是咄咄怪事,其司马昭之心,自然路人皆知。

其五、肆意阻梗政令畅通。政法系不仅存留着江系二十几年来经营布局的大批死党,而且公检法司安的制度设置与权限也与现代文明政制格格不入,严重背离法治精神,成为完全脱离中央管控的独立王国,是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最大梗阻。中共十八大以来公然推出的电视审判与抓捕律师,就是直接嘲弄依法治国,让中央政令成为笑柄。

其六、结党营私,宗派繁殖。中共十八大反腐以来,政法系虽然至今被捉拿下了周永康、周本顺、李东生、马健、张越、吴天君等,但是对于已被江派权贵集团牢牢把持而苦心经营几十年的营盘来说,这点抓捕无伤大局,即根本性主力没有被伤及。政法系内部历来传承师徒、互称兄弟,宗法封建门派意识根深蒂固,在江派同罪共存的“投名状”互结死党机制下,衍生成强大的利益犯罪团伙,成为了权贵集团最顽固保守的堡垒,又加他们手头掌握着刀把子,久经攻防审讯训练,外界要调查他们极为困难,所以至今反腐触动不了他们的根本。

在如此种种罪孽之下,政法系必将誓死捍卫过往权贵老路,而成为抗拒中国反腐及其改革的大本营。中共十八大以来的新当权者不管意欲何往,只要有改变现行权贵之路意思,那就为政法系所不容,就必遭致千奇百怪的干扰与阻止,所以,新当权者只能在整顿军队握牢兵权后剑指政法,以清开自己前行的路障。

三、又是一场存亡之争

如果说军队反腐是抢夺枪杆子、捍卫统治权而避免“作一届滚蛋”(徐才厚语)的生死之战,那么政法反腐也是场事涉权力存亡之争。诚如前面所指政法系存在的累累罪恶,新当权者若不能通过反腐来破解这一独立王国,纵使不致一届滚蛋,也必遭际政令难行与形同傀儡的悲剧命运。从个人性格与所掌握的资源情况来看,新当权者显然不安于类同胡温般任人摆布命运,所以借反腐奋起清剿政法系就是必然之举。

然而,政法系可不象军队那么相对封闭独立与单一,在整治上不那么直接波及社会,而政法系与社会各个方面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存在盘根错节的关系,整治中常常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对政法系动手艰难程度与风险性一点不比军队低,这也是继抓捕周永康之后没有展开大规模整治的原因。

但是,不管多艰难,新当权者要想真正摆脱被架空而成傀儡的命运,就必需得攻克这个堡垒。好在枪杆子已经在手,刀把子再怎么折腾也难起大浪。所以,下一步中国反腐将重点对政法系从人员整治入手,到改革相应制度,清除各种梗阻,直至消除政法独立王国而使政令畅通,让各公检法司安回归到现代正常社会的权力分工角色上来。惟有如此,中国新当权者才能握实权力,其他改革才会有启动可能。


来源:阿波罗,争鸣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刘刚 说...

精神病院的医护人员就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打着国家法律的旗号肆意虐待摧残“病人”,其中有很多都是“被精神病者”。如重庆市荣昌永荣医院精神科以尹中、赵甫兵、艾琪贵为首的医护人员就是一群畜生。号召大家对他们展开人肉搜索,希望正义之士能够发起对他们全家的追杀。他们不死,天理难容。祝他们这群人全家在这个丙申年全部被车撞死!

刘刚 说...

直接动用军队把政法系统的所有人和他们的家人全部抓起来直接杀掉,然后实行军管。即使背上“暴君”的“骂名”也无所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