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0

冤案太多 昭雪太难

转发此新闻:
社会上的一些坏事和悲剧,未曝光并不等如没存在。一旦揭发了第一件,引起了公众关注,类似的东西就会接二连三地被披露,然后人们才蓦然惊醒:原来我们身处的国家仍有这么多问题。二_一四年尾,被称为「内地二十世纪末最大冤案」的呼格吉勒图杀人案遭翻案,已被处决的呼格获平反,事件轰动一时。本来想着,「最大冤案」的主角也昭雪了,想来类似的新闻应该不会再有吧。但至本年末,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宣判二十二年前因犯奸杀而被极速枪毙的河北青年聂树斌无罪;过不了几天,又传出__年江西乐平奸劫命案因出现一份「迟来的」鉴定报告,四名被告可以得到重审机会。一连串迟来的公义,不禁令人想起警方为破案屈打成招,法院黑箱作业乱判决,真的不寒而栗。

一连串迟来的公义,令人联想起警方为破案屈打成招,法院黑箱作业乱判决,不寒而栗。

呼格案及聂树斌案轰动社会的情节在于,两人都是证据不足下被逼供、速判速死、事隔多年真凶突然出现认罪,真相才被揭露,冤情典型得似电影或电视剧。虽然两案距今起码二十年,但发生在改革开放已有十多年的九零年代,仍是匪夷所思的,若果不是凶手最后肯承担罪责,恐怕这两件案子的内情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更令人心寒的是,其实我们并不知道神州大地还有多少类似呼格等的冤案。此外,聂树斌案中的真凶王书金供认自己是当年的凶手后,审讯不但没有进展,其辩护律师更指河北省委政法委曾介入恐吓,指若果王书金否认涉案就会为其女友和孩子办理低保。在近年中央强调「依法治国」下,居然还会出现这种事,与我早前谈贾敬龙案的文章提及,基层官员质素参差,容易出现恶政_合。

至于江西乐平的命案,其内容与呼格案及聂树斌案其实大同小异:证物中仅有烟头毛巾等物,不见凶器,且未有鉴定;四名被告均称被逼供,又是真凶涉其他案件落网后供认,才有翻案机会。有指警方于凶手认责后鉴定证物,几百分百确认属于真凶,但一直不交报告予检方,最终由省检察院留意到该份报告存在,始揭发警方疑隐瞒真相。唯一庆幸的是,四人未有被处决,有机会听到被判无罪的一日,但十多年的冤狱,金钱可以补偿,但当中的委屈、丧失与家人相处的宝贵时光,又如何补偿呢?

上述三案,因犯罪性质、讯问与审判过程荒唐、有两人更成了替罪羊上刑场,引起舆论哗然。看来,将呼格案称为「最大冤案」也是一个讽刺,在类似的案件频频曝光下,又有那一单可似称为最大呢?说不定过两天某省某地又出现了个真凶,认了某宗曾轰动一时的命案是他干的,媒体若不想滥用「最大」二字,似乎又要动动脑筋了。而一些涉冤狱的案件,更久不久便被报道,就如早两日有报道指新疆有一男子因伤人及猥亵妇女,坐了十几年牢,人都出狱了,才被核定「证据不充分」,需要重审,真令人不禁悲叹内地的司法真是千疮百孔。

说到底,正如内地网媒一篇文章标题所言,「所有赞美都是可耻的」,平反冤案只是纠正错误而已,是应分的。正如我最初提及,一旦有冤案曝光,类似的悲剧便开始受注意,接连浮面,重审、翻案等事似乎仍有不少出场机会。只不过神州蒙冤的人中,又有多少能见昭雪的机会呢?

来源:东网 / 郭灏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精神病院的医护人员就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打着国家法律的旗号肆意虐待摧残“病人”,其中有很多都是“被精神病者”。如重庆市荣昌永荣医院精神科以尹中、赵甫兵、艾琪贵为首的医护人员就是一群畜生。号召大家对他们展开人肉搜索,希望正义之士能够发起对他们全家的追杀。他们不死,天理难容。祝他们这群人全家在这个丙申年全部被车撞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