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3

中产阶级的没落

转发此新闻:
中国大陆经历了二十年经济高速发展,产生了一大批八零后、九零后的青年才俊,他们当初响应了智识就是财富的号召,少年时代拼命挤上专上教育行列,然后沿着周边已发展地区人民走过的路径,投入资本主义世界,在职场血拼多年,组织了家庭、拥有住房、开进口汽车,成功挤身中产阶层行列,亦即是老一辈共产党人所形容的小资产阶级。当然,他们在过去20多年所接受的教育与社会薰陶,也就是全面西化,学习西方一切成功经验,简单一句,就是西方的普世价值。

以往社会上的精英,一下子被贬为「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象征

可惜,当中南海政局出现突变后,一切都面目全非了,领导人每天都高喊着制度自信,把外国的东西和价值观都说成「邪路」,爱国爱党热情被捧到至高无上境界,甚么南海主权、钓鱼岛主权,甚至是港独问题,被主流媒体不断热炒,草根阶层在政府的鼓动下,以不同形式宣泄官方界定的爱国热情,中产阶层和知识分子看在眼里,无不嗤之以鼻,讥讽这类爱国行为等同于脑残。他们这样的回应,如果在十年前,是正常不过,但到了今天,一切都以政治正确为标准的社会气氛下,他们遭到了草根民众的围攻,被谩骂为「汉奸、洋奴」。

就是这样,以往社会上的精英,一下子被贬为「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象征。尽管知识分子和中产阶层有更理性处事的本质,但是面对官方媒体的步步进逼,他们已无法维持以往作为社会主流的地位,在高度控制的互联网世界里,他们迅速地销声匿迹,成为社会上被「异化」了的极少数群体。

在经济层面上,「制度自信」在内地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往需要具有专业背景的中产人士跟外部世界接触,不少人任职于外资企业,但现在他们这方面的重要性已大不如前。当外资企业不断撤离,国有企业或国家资本进场,企业家追逐的不再是外国的资本,而是国有银行无限量的贷款与各种融资。现在经济领域上更需要的,是懂得最新的政治言语跟官僚打交道的中间人,专业技能也以国产化为新标准。

于是,这班在过去二十年留学归来,又或是一直在外资企业庇荫下成长的一代,一下子变成了孤儿,当外资撤退,留下了一大班仍处于壮年的中层管理人员。他们跟大学里的知识份子,又或是担任过意见领袖的媒体人一样,多年来培养出跟西方中产一个共有特质,就是做人处事都有一套普世价值的准则,有着一种核心价值与信仰,面对职场和社会上的各种引诱,始终保持内在的风骨与底线。可惜在新政治和新经济规则下,他们的才能已不合时宜了。

于是有经济能力的,早已移民他国,留下的不是被淘汰,就是在失业人潮中长期打滚,少数人为了退休生活作准备,又或是为了下一代,被逼转换一下脑袋,适应新形势,勉强存活下来。这一代人以往被誉为社会精英,经常被学生视作奋斗的目标,如今都被一步一步的边沿化。

中产阶级没落的进程,三、四年前在中国大陆已开展了,香港的中产阶级,很快也会踏上同一条道路,两地成了一个命运共同体,相信已成定局。

来源:东网 / 温浦平 资深传媒夹心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