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0

内银掩债难支 经济危机濒爆

转发此新闻:
银行负债比重太高一直是中国经济的大隐患,大大小小的银行彼此赊借渡日,十个茶煲七个盖可能到现在只剩三个,待最后一根稻草降下,整个体系就会骨牌式崩溃。大家都预期那一天来临,却没人知道时候,个个都拚命拖延,最后能成功跳船就不算输吧。内地银行其中一个掩饰负债的狡猾方法是以「投资」巧立名目,利用朝三暮四的会计方法美化帐目,把报表上「债项」的那个负数大笔大笔地拨入「投资」,那究竟全国三十二家上市银行用这个方法一共收藏了多少负债呢?《华尔街日报》作出统计,数字是两万亿美元,占整体负债两成。

内地不断出招为楼市降温避免爆煲,实是把压力由房地产转移到银行,加重其营运负担。

这笔庞大的「资金」到底投资在哪里呢?答案是房地产市场,记者走访后告诉大家,南京银行在海门和南京投资的房虚项目基本上是空的,卖不出去自然收不到钱。另根据2015年的市场调查,中国主要城市的房屋空置率介乎22%26%,这已算最保守的估计,连同二三线城市的过度发展问题,鬼城处处,绝有机会超过三成以上,远远超出积压商品房的国际标准。

祸不单行,内地近月不断出招为楼市降温,表面上可避免楼市爆煲,但这把双刃剑实际是把压力由房地产转移到银行,资产价格下跌加重其营运负担。如果房地产市场萧条或崩盘,这些贷款可能迅速压倒贷款人,到时中国政府就只有学2008年金融海啸时美国的做法,动用公帑去救不良资产,但届时恐怕没有那么多的本钱。11月中国外汇储备结余大跌至三万亿关口,创本年单月最高跌幅,是预期的两倍。资金外逃速度比想像中加快,虽然政府已推出多项措施限制走资,但趋势仍然扩大。人民币贬值亦是加速走资的主因,单月已贬值1.6%,而走资亦加速了人民币贬值,构成恶性循环。

这次经济危机可归咎于计划经济只顾指标而不设实际的弊病,为闯政绩透支了未来的经济成本。内地定下2020年前每年经济增长最少6.5%的目标,但靠出口和内需绝对难以维持这个增长,所以各级银行都收到最高指示,要通过大量发行信贷来催谷经济增长。无论项目是否具有经济意义,银行官员都期望靠政府关系而得到偿还。既然政府肯做担保,也不怕把钱倒入劣质资产,但到索偿之日,谁能担得起?

关于内地经济,不要乱信喜讯。11月的中国进口数据出炉,原本预料会下降1.3%,却意外地增长了6.7%,于是就有人论断说中国的工业复苏了,铜铁石油需求上升了,产能又闯一番业绩了。你不得不知的是中国的进出口笃数非常严重,企业藉报大数去把人民币洗成美金非新鲜事,但一查港口的吞吐量就会露馅。数字反预期地增长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10月的积压了太多船运订单到11月才处理,形成小阳春的假象,不要忘记九月全球最大船运公司之一的韩进海运申请破产保护,物流大受冲击,各国面临扣船危机,11月的数字只反映其中一部分事实而已。

所以,请密切留意经济数据变化,认真思索复杂的因果关系,别当作等闲,就算你自诩没有投资,这一浪杀过来谁也不能幸免。

来源:东网 / 杨天衡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