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8

倒退到一九八四的二零一六

转发此新闻:
二零一六年即将成为过去,回望这纷纷扰扰的一年,甫开始就是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排除万难,正式推动翻天覆地的军改,而轰轰烈烈的反贪腐运动,则继续雷厉风行地推进,今年下台的高官中,包括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玟、原空军政委田修思上将及天津市长兼代理书记黄兴国等三名中央委员。

维权律师王宇被指煽动颠覆国家

十月底六中全会召开前一周,中央纪委宣传部及央视联手制作一连七集的专题反腐片《永远在路上》,原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原成都省委书记李春城、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等等平民出身的贪腐高官,一个接一个在央视镜头前忏悔甚至恫哭。加上媒体披露当年奋发有为的黄兴国,在政坛「白手兴家」而后走上贪腐之路,既揭示了中共现行制度教「好人也变坏」的实情,同时亦印证了中共十八大以来,但凡拥有「红色革命基因」的高官,「虽贪不法办」的「世家斗寒门」的另一本质。

反腐片《永远在路上》对党内高官的震慑力量究竟有多大,外界无从知晓,反正六中全会闭幕当天傍晚,与会约二百名中央委员正式确认总书记习近平为党的领导核心,尽管会后的公布也强调了「民主集中」制,甚至反对个人崇拜,但孰轻孰重、孰虚孰实,倒是昭然若揭,意味着中国政治由改革开放四十来的「放权」改为「收权」,「威权」统治的方向性转变。

或曰:专制有什么不好?毕竟经济仍然持续增长,看看民主国家,不是正由于民主政制下反对党的否决权,往往令执政党备受制肘,施政举步维艰吗?当然,这是以统治者的立场及角度看事物,从议会及媒体的监察与制衡,走到专制决策后,只强调了其工作效率的优胜一面。

小说《一九八四》的主人公温斯顿,被秘密警察抓捕审讯,对方举起四只手指问他几只手指时,他答四只后马上遭电击,再答四只再遭电击,答两只、三只、五只,还是遭电击。原来,「党」这样做,是要温斯顿用双重思想去思考问题。简言之,面对所有事情,「完全没有准则」,党说了算,那就对了。二加二等于多少?按此逻辑,有时是四,但有时是三,也有时是五。有时是三、四、五都对。因此,不管伸出的手指有几只,二加二还是三加三,你答得对与不对,端看党唯一的,也是最后的裁决。

作为一个非核心的外围党员,在大洋国的真理部负责篡改历史工作的温斯顿心想,自己什么都可以忍受,唯独对情人茱莉亚的爱是真诚的。不过,当秘密警察以温斯顿心底里最惊惧的老鼠作威吓时,他的心理一时间防线完全崩溃,出卖了茱莉亚。这么令人惊恐,又略带科幻性质的故事,难道会在改革开放四十载后,人民生活在全国上下努力后显著提升,个人自由较诸文革时期大幅改善的今天大陆社会发生?

不幸地,去年七月初被带走的内蒙女律师王宇的处境,与奥威尔笔下的温斯顿竟然惊人地相似。过去多年来,王宇代理过多起敏感案件,在部分同行眼中:「她是个勇敢、正直、无私的人权律师,多数时间奔波在维权的路上,为蒙冤受难的公民仗义执言,多次被公权辱骂、抢手机、驱逐甚至非法关押,但她毫不畏惧,与非法公权殊死斗争。她不计名利,不赚大钱,却风尘仆仆办理各种吃力不讨好的公益案件,只求法律正义。她叫王宇,中国律师的骄傲。」

被带走前,王宇在最后一则留言中称:「我先生和儿子的电话都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他们到底现在怎么样了?有什么事冲我来,为什么吓唬孩子?干这些鸡鸣鼠盗的勾当!不要脸!」今年一月,她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据说,王宇一早安排十六岁的儿子到澳大利亚读书,但由于她软的不受硬的也不受,于是儿子在离开国门时在边境被当局抓捕,并成为审查王宇过程中的「茱莉亚」。

结果,有了王宇八月初在电视镜头前说:自己「感受到了中国的司法文明和人性关怀」,为自己曾在法院所做过激行为及发表不当言论「惭愧和忏悔」,并「不承认、不认可、不接受」先前获颁国际人权奖等说法。

王宇说,此等奖项是利用她来攻击抹黑中国政府,「我是中国人,只接受中国政府领导,这个奖我现在不接受,将来也不接受。」也没有委托他人领奖,更反对他人打着自己的名义领奖。访问播出后几日内,王宇与被禁见逾年的儿子和丈夫首次团聚。

来源:东网 / 郭大眼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3 条评论:

刘刚 说...

温贼家宝构陷了我们的现任政治局委员薄熙来,我们也以其人之道拿下了他们的现任政治局委员令计划。只可惜我们的退休常委周永康的仇还没报。我们必须要加倍努力拿下胡习联盟的一名退休常委才能对得起含冤入狱的周永康。而他们阵营的贺国强就是我们必须拿下的目标。政治斗争没有对错之分。他贺国强也好不到哪里去。为早日把贺国强送进秦城监狱而努力吧!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

文远字 说...

狗咬狗

文远字 说...

狗咬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