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0

突设监察委,为政改还是为王岐山留任?

转发此新闻:
中共最近宣布试点成立监察委,并任命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出任“深化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小组“组长,引起媒体和政治观察人士的广泛关注。中共罕见地将此举定性为“重大政治改革”,许多中国分析人士也纷纷看好“权力集中高效”的监察委成为中国的“廉政公署”,为中国的政治生态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共为何在现有的中纪委等监察体系之外另设监察委?监察的对象是谁?此举到底是如中国官媒所说的“第三次政治体制改革”,还是另有权力分配方面的意图?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高文谦表示,设立监察委,官媒大力造势,称之为“第三次政改”,这纯属忽悠。区别真假政改的试金石是共产党至高无上,还是法律至高无上。设立监察委,搞的还是党国一体,同体监督,换汤不换药。中纪委权力过大,手伸得太长,早就被人诟病,成立监察委,就是为了给中纪委遮羞,为王岐山因人设庙,十九大留任铺路。监察机构改革的关键在于,由谁来监督党,谁来监督习近平?不解决共产党凌驾于宪法之上的问题,一切都是放空炮。
高文谦说,监察委究竟是什么机构?官媒自己都说不清楚,更确切地说是有意模糊。在一党体制下,中纪委、监察委都是集权的工具,只不过改头换面而已,并没有实质区别,还是同体监督,还是姓党。这种同体监督造成的问题比解决的问题还多,最终是无效的。再锋利的刀刃,也砍不着刀把儿。现在的中纪委、以后的监察委权力很大,掌握官员的生杀予夺大权,谁来监督它们?它们滥权怎么办?这是集权体制下无解的问题。反腐的根本解决之道是制度反腐。
杨建利认为,国家监察委员会的设置是一个制度改革,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是党的机构,从法理上讲只能对党员干部实施共产党的“家法”,此“家法”不仅是法外之法,而且凌驾法律之上,是破坏法治的黑系统,一直被人们诟病。一个法治的国家一定要有一个相对独立的机构对公职人员进行监察,比如说台湾的监察院,在美国,这一职能是国会和各级议会里实施的。从理论上讲,国家监察委员会将会成为与国务院、检察院、最高法院平行的非党(国家)机构,负责对所有公职人员实施监察工作,类似于台湾的监察院,而党的纪委的职能范围将缩小到只针对非政府工作人员的党的干部。从理论上讲是法治的进步,然而,人们对这一举措实际上意味着多大的进步非常怀疑,一党专政不改,任何机构都不会独立于党的控制、亦既党的最高领袖集团的控制,国家监察委员会的最大职能还是维护领袖的集权,不可避免的成为人权侵害机器。
程晓农表示,两年前北京开始流传一个“顶层设计”的说法,这次关于设立国家监察委的机构变革看来是其中的一部分内容。很可能十九大之后的全国人大将修改宪法,把以前学自苏联的“一府两院”行政体制变成类似于中华民国“五院体制”(立法、行政、监察、司法院,但没有考试院)那样的国家体制。监察委不会隶属国务院,而是形式上由全国人大赋权,实际上对总书记负责。建立监察委,主要是试图解决两个问题:其一,解决中纪委独家办案时“法外执法”的合法性问题,因为党的纪检部门本来并没有宪法赋予的执法权;其二,解决中纪委办案时调查手段不足的问题,因为中纪委没有执法部门使用监控录像、查账、调用银行账户资料等权力。这次设立监察委,准备把纪委的办案机构,检察院的反贪污贿赂、反渎职侵权、职务犯罪预防等机构,以及审计部门等,合并到一起,把反腐败从运动化转变成法制化、常规化,这算不上重大政治改革,只是个政治体制的中小手术。
程晓农说,王岐山负责组建新的国家监察体制的任务,这个体制要到十九大之后的下一届人大才能正式建立,显然,十九大他将继续连任政治局常委;十九大之后,中纪委的办案功能转交给国家监察委,中纪委只负责日常党纪维持,王岐山可能就不再担任中纪委书记了,他有可能以人大委员长的身份来领导国家监察委,继续维持对官场的反腐败压力。设立监察委,王岐山换个舞台,还是演相同的角儿。
陈破空表示,中共成立国家监察委,有意将中纪委、反贪局、监察部等部门合并一个权力更大、独立性更强的监督部门,据说有从同体监督向异体监督过渡的意思。然而,这个国家监察委仍然是在党中央的领导下下,为执政党服务,故而其监督和反腐的作用仍然有限,极可能仍然是换汤不换药。只要领导人和官员财产不能公开,只要党和国家领导人仍然无法斩断各自的政商裙带关系,监督和反腐就只是一个形式主义,对下不对上,对敌不对友。
陈破空说,王岐山主导这项工作,表明王岐山很可能出任国家监察委的首任领导,这当然是为王岐山留任铺路,也有利于习近平继续巩固权力。王岐山能否在政治生涯的有生之年,建立起中国自己的、真正的“廉政公署“,事关他自己的政治遗产。明年十九大开完,将是一个观察点,如果新成立的监察委,仍停留在选择性反腐、治标不治本的阶段,不能兑现王岐山“先治标后治本”、‘治标为治本赢得时间“的诺言,那么,所谓“第三次政改”就是一场虚话。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刘刚 说...

精神病院的医护人员就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打着国家法律的旗号肆意虐待摧残“病人”,其中有很多都是“被精神病者”。如重庆市荣昌永荣医院精神科以尹中、赵甫兵、艾琪贵为首的医护人员就是一群畜生。号召大家对他们展开人肉搜索,希望正义之士能够发起对他们全家的追杀。他们不死,天理难容。祝他们这群人全家在这个丙申年全部被车撞死!

匿名 说...

谁被冤枉不敢说,但刘刚你神经病却是千真万确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