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3

省委换届过半程 几家欢喜几家忧

转发此新闻:
云南、辽宁两省正在举行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这是十九大前夕马拉松式大换届半程赛的最后两场。其余十几个省份则将在春节之后,接续下半程。

贵州、青海这两个中国最贫穷最没有存在感的省份,而今却崛起成为政治高地。

辽宁是所有省市区中,在换届前夕唯一省委常委不缺编的省份。不仅不缺,比标准的十三名常委标配还超额一人。然而,就在换届前夕,去年刚刚晋升省委常委的戴玉林却悄然去职,没有进入党代会主席团。与他类似的,还有云南省委常委李培,身为「六_后」,本来还可任职好几年。如今据闻都「主动」不再连任。在他们之前,已经举行过换届的西藏,也出现了类似的「高风亮节」,并未超龄的党委常委多托提前要求不再连任。

不过,几任的情况恐怕并不一致。多托辞任后,党代会大会上公开赞扬其政治风范,当确属真心让贤。但云南、辽宁不同,前者的下台高官数量几乎追平四川、山西等重灾区,省委副书记钟勉被低调贬任贵州副省长,辽宁更是发生了数百名人大代表贿选的塌方式重大事故。高压之下,难免有人再被牵连处理,只不过方式各异。并且,换届也并不是终点站。安徽省委常委陈树隆,党代会上还是主席团成员,会议刚一闭幕就被双规。以往,为了维护政治稳定和脸面,即使又需要进行的组织处理,一般也都避开党代会。而今却不然,该出手时就出手。况且天威难测,打虎常有雷霆之举,地方党委也不明就里,有苦难言。

此前消失数月的多位省部级高官,本周相继有了消息。除了钟勉贬黜贵州之外,原河北省委副书记赵勇传出履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在十八大之后,省委副书记这一岗位身价倍增,几乎成为了「预备省长」的代名词。赵勇、钟勉本来距正部一步之遥,而今则是遥遥无期了。这与新疆党委常委黄卫调任科技部副部长等情况类似,十几年副部资历,前些年风光无限,而今投闲置散,时运不济,只得认命。

目前,除了特殊的新疆、西藏之外,各省普遍只设一位专职副书记,一般分管党务。这一轮换届,也出现了专职副书记兼职其他重要岗位的情况。比如江苏省委副书记吴政隆、福建省委副书记倪岳峰,分别兼任省会南京、福州市委书记。在十八大之后,这种情况本已极为少见。如今这种刻意突出安排,两位「六_后」,既有省委副书记之尊,又有省会「一哥」之实,既提前拿到升职门票,又无需虚度「储君」光阴,真乃风光无限。

更值得关注的是,贵州、青海这两个中国最贫穷最没有存在感的省份,而今却崛起成为政治高地。比如,原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青海省委书记骆惠宁分别调任河北、山西两个大省的省委书记。贵州省委常委廖国勋先是调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部长,近日再调上海市纪委书记;另一位常委刘奇凡,则调任内蒙古纪委书记。廖、刘两人都担任过贵州省委副秘书长、秘书长,如今分别外调纪委书记。

青海省省长郝鹏调任国资委党委书记,原副书记王建军升任省长。今年国企党建会议,习近平携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等共四位政治局常委出席,规格空前之高,令人咋舌。郝鹏专掌国资委党委,实属重用。原青海省委常委旦科进藏,调任西藏党委常委、统战部长兼政协党组书记。在内地所有省区市统战部长中,西藏的部长是最为重要的,既承担对藏族和藏传佛教的工作,又肩负着与达赖集团做斗争的任务。现任中办主任栗战书、中组部部长赵乐际,曾分别担任贵、青两省一把手。相比之下,其他某些省份则是默默无闻。联系到未来的政治走势,这种情况是颇耐人寻味的。

来源:东方日报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