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4

扶官压民-中国特色的治霾模式

转发此新闻:
财政部揭露了最近的一项审查结果,点名批评地方政府骗取、挤占、挪用大气污染治理的转向资金。这部分获得转向资金的主要集中在长江以北的九个省市,涉及问题资金数以亿计。这在很大程度上,从财政的角度揭示了治霾不能寸进的原因,因为腐败。

从财政的角度揭示了治霾不能寸进的原因,因为腐败。

长期以来,面对愈来愈严重的雾霾问题,大陆民众的反应每况愈下。过去那种支撑环境维权运动的主要逻辑、动员力量、政策驱动,因为受制于严厉的维稳逐渐凋零。在一个统一的雾霾灾害下,独木难成林,民众从上街反抗萎缩为戴口罩,买净化器等自保。

在另外的一个维度上,人们是不希望看见政府采取什么治理行动的。因为按照行政的运作惯性,一切资金都会被吞噬,化作政府部门的润滑剂,但是对真正的雾霾治理会少有帮助。财政部的监察结果,证实了这个推断,但是财政运行,不以小民意志为转移。

雾霾先是被制造出来,而后成为政府出政绩、争财政的一大借口。在这样的情况下,雾霾的成因源自哪里,也是被一再忽略的。因为如果摆明是工业排放污染造成的,绝非烧秸秆形成,那么这种公然拿财政补贴的行为就近似于骗了,实际上也确实存在骗取。

所以,治霾整个就是一笔糊涂账,财政部点明批评,更像是为节支制造理由,而不是真的要督查钱用到刀刃上。实际上谁都知道,尤其是官场里的人明白,这个霾是治不好的,因为要保GDP,要保经济保增长,污染排放不可避免,治霾缺乏行政决心。

在这种明知不可而为之的治霾模式下,总要有点动静,所以打击焚烧秸秆,就成为基层一大主要手法。这是给骗去转向资金制造的最普遍的理由,在江苏、河南、河北、山东等地盛行不衰。农民最好捉弄,将秸秆焚烧与治霾挂钩,不得罪主要污染源,又能获取资金,一举两得。

所以在治霾的所谓现实路径中,尽显中国阶级对立的现实,谁是统治阶级,谁是被统治阶级,一目了然。当然,为了在这一无效而又畸形的治霾模式下保证获取财政资金的能力,嫁祸与农民,压制中产阶级抗议,全盘接管雾霾的话语权与行动权,就是政府的不二之法。

我们当然知道的一个事实是,政府收入正处在收不抵支的境况。就连中央统计数据也表明,在今年前三个季度,中央财政缺口巨大。财政部在这种情况下,拿治理雾霾的专项资金说事,也在情理当中。但财政要减缩的行为能否得逞,也要看尝到甜头的地方政府愿不愿意。

成都市民忍受不了霾害,无非只是在广场戴个口罩,就引发当局强烈的不安,甚至抓人弹压。但数以亿计的治霾资金被腐败导引到其他官僚渠道,却只是点名批评。此前,有专家预测治好雾霾需要1.71万亿,这种估计也许在创造更多的挪用,但对治霾绝然没有帮助。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 “毒霾到”
李杜之鄉
千里糧倉
萬物富饒
望江河上下
曾幾何時
毒霾滾滾
一改面貌
強迫市民
禁戴口罩
空氣惡劣超高標
莫非要
川人與矮鄧
酆都聚聊

居然萬人空巷
裝甲警車重兵霸道
成都“父母官”
堵民口舌
明抓暗捕
欲開閘刀
天府廣場
頓變地獄
大肆上演”捉放曹”
悲催啊
看青天白日
何時來到
----調寄《沁園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