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1

司法公正路漫漫 不知悔改徒嗟叹

转发此新闻:
聂树斌案历经逾20年风雨终于改判无罪,世人习惯性地以平冤昭雪、迟来的正义作结,之后长叹一口气,似乎这件事就算翻过去了。然而冤是平了但雪并未昭,害其枉死的人何时被揪出尚未可知,改判更是来得太迟,正义早已随聂的冤死而被埋葬。一纸判决自是无法令其再生,若能起到些许警示司法之效,聂树斌地下有知或也稍觉安慰,不幸的是,另一宗颇具争议的判决又上演。

下坡路容易走,破坏司法可以是一瞬间的事,而达致司法的公正却需要漫长的过程

陕西咸阳九岁男童小磊,被指在课间玩耍时撞断同学一颗牙,被对方家长告上法庭,法院最终判校方须赔偿两万多元,小磊家长赔偿六千多,加起来一颗断牙赔了超过三万。有网友调侃说,想是这学生家里有背景吧,小孩子之间的事,犯得着这么大动作吗?家人一直隐瞒着不敢让小磊知道赔钱的事,可最终还是不小心漏了口风,小磊满心的不甘,于是挥起斧子,斩断了自己一截手指。「我说不是我,人家都说是我,我就把手剁了」,小磊如是说。

是甚么原因,逼得一个九岁大的小孩须要自断手指以证清白?而这样极端的行为,就算是一般的成年人恐怕亦没勇气做得出来。小磊性格如此刚烈,或许正是家人极力隐瞒的原因吧,然而一切似乎为时已晚,怕只怕,又一颗仇恨的种子已经播下!事后小磊的爸爸曾问过他,那日到底发生了甚么,小磊说当时是被身后其他人推挤,以致失控撞向前面的同学,但法院认为这是孤证不可信,转而采纳了另外几位同学的证言,判罚六千多元。

先不说小磊是否冤枉,单是从人性化的角度考虑,对于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法院这样的处理方式既显刻板又冷漠。的确,小孩子之间时有打闹,磕磕碰碰在所难免,是否一定要走对簿公堂这步?有否尝试安抚劝导或庭外和解,化戾气为祥和不是更符合和谐社会精神吗?而其他同学的证言就真的完全可信,没有丝毫疑点?会不会为了撇清责任而撒谎以致串供?不是本栏偏见,须知自私本是人性致命弱点,类似事件时有所闻,譬如本月五日,重庆市沙坪坝某手机店,同是一名九岁大男童摔坏店家手机之后,同行的父亲为逃避赔偿,竟矢口否认彼此之父子关系,尽显人性之丑陋。

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搞到如此复杂,疑点重重,究其原因,正正是司法机关的惰性思维、僵化处理所致,若是稍稍用点心思,多点考虑当事儿童的感受,亦不致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引来舆论挞伐。本案「人情关系」之猜测固然不能避免,而法院的一句「不服可以上诉」,更凸显其对于社会公义,对于法治本身的麻木不仁、消极冷漠。一个草率的判决可以导致无法逆转的结果,而聂树斌案亦正在发酵之中,陕西的司法部门非但未能从中吸取教训,反而继续我行我素、「顶风作案」,如此气魄令人汗颜。

下坡路容易走,破坏司法可以是一瞬间的事,而达致司法的公正却需要漫长的过程,前车之鉴累累,却总有人喜欢重蹈覆辙甚至笑看车毁人亡。不是危言耸听,小磊若是被冤枉的,以其这般年纪便敢以断指达义,等到成年之后,谁敢保证他不会以更激烈手段讨还公道?而那时又将造成怎样的社会伤害?小磊若不是被冤枉的,若真的是他撞断同学牙齿,却仍自断手指「表清白」,那就更可怕了,一个九岁小童,本应是对世界充满童真梦幻的时候,奈何性格扭曲至此,令人心痛不已!小磊的人生之路势必从此改写,而将其逼上这条路的,却是来自当初一个不经意的判决....

来源:东网 / 江枫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只要对党忠诚,公平正义都不是个事,法官就是党的一条狗,不管你要什么样的判决,只要领导的一张纸条罢了!
没有权势,在中国期待什么公平正义?傻逼!

匿名 说...

所以要搞烂香港,不能让它影响中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