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1

中共再提保护产权,70年产权到期有解?

转发此新闻:
1127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公布了《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其中多处提及公众关心的土地与房屋财产问题,指出当局正在研究住宅用地土地使用权如何续期的法律安排,征收征用的法定权限和程序以及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等。意见的发布,将对公民的土地与房屋权益保护释放哪些新信号?是否能解决日益激烈的土地纠纷、暴力强拆等问题?与此同时,意见中也指出,“要坚持平等保护……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与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这是否显示中国政府对私有产权做出新的保护承诺?在中共建设“以公有制为主体,让市场扮演关键作用的经济体制”中,公有产权和私有产权究竟孰轻孰重?

这是中国政府首次以中央层级发布对产权保护的相关文件,它的重要性何在?为什么现在提出?夏业良说,实际上,这并非中国政府首次发布这样的文件,因为十六大以后便有了保护私有财产的相关文件出台,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土地到房屋拥有人真正开始使用时往往已经过去了数年,这使得实际使用权根本不到70年。而且,我们无法知道70年的规定是如何产生的,使用权到期之后,房产拥有人应该如何续?交多少钱来续?这些都是疑问。
意见中提到要解决许多民众关注的住房土地使用权70年大限的问题,是否有具体解决方案?夏业良认为,这个问题无解。如果70年到期的话,政府如果要收回权利,或许通过补偿的方式来赎回。但是,这里的关键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土地所有权的界定,公有制规定土地由国家所有,即政府所有。政府又分了五级,最低是乡政府。中共规定,公有制的主体是人民,而政府又被认为是代表人民的机构。这等于说实际拍板的人是各级政府。比方市一级,市长便有权大笔一挥任意处置土地。这其实就是土地所有权虚置的结果。真正的主体人民群众不具备拥有土地的权利,反而手中有权力的人才是真正握住这一权利的人。
中国所有土地都归国家所有,直到上世纪90年代国务院发布的暂行条例,土地使用权可以20年到70年的年限得到出让和转让,当初为何会有这样的设计?这是解决问题还是制造更多问题?舒可心表示,事实上,2006年的《物权法》中的第149条有关于土地使用权“自动续期”的规定。他本人还参加了这个法的讨论,也写过许多文章,只是不能发表。中共高层在物主土地私有化问题上也有过许多争执。总而言之,在经历几十年的土地公有制以后,政府终于明白,当年无产阶级闹革命的目的是夺取财产,然后分给大家。所以,在公有制基础上如何让农民真正拥有土地权,让物业主人拥有土地使用权是政府的思路。至于如何续期的问题目前还没有提到日程。
舒可心还说,本次的意见文件不过是起到强调作用。习近平在形式上有过一些左的做法,引发人们对回归公有制的担忧。所以,政府希望通过强调这个规定来稳定人心,让人们安居乐业。即便未来执政党发生改变,这条法律也改变不了。
夏业良则说,中共的理论基础就是社会主义公有制,没有市场经济,没有自由买卖。改革开放之后,邓小平试图通过提倡自由买卖来给市场经济松绑,因此出现了房屋买卖,商品自交易,但是他没有解决制度上的根本问题,就是公有制的基础。仍然坚持公有制目的当然是利于政府垄断资源、垄断收益,保留自己的金库,以此来巩固统治。
现在一部分房屋的20年大限已到。今年4月,温州房屋20年土地使用权到期事件引发社会高度关注。土地使用权的续期问题对购房民众有多大影响?是否亟待解决?舒可心指出,其实,物业法是中国人民共和国民法中最重要的部分。经过十多年争论之后,07年出台的物业法关于住宅土地使用权到期自动续期的规定已经基本等同与土地的私有制。中共党史闹革命相信公有制这个理想,不过经过几十年实践之后发现,只有实行私有制社会才能稳定。至于要如何把土地合理还给人民,这需要大智慧。
夏业良说,这个问题说起来也是老生常谈。有关方面不愿落实政策、有法不依现象广泛存在。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制度的话,一切都是空谈。
在温州的争议后,有媒体在网路上做民调,显示百分之93的民众认为,土地使用权到期后不应该再缴费,特别是不该由购房者来交,应该由开发商来支付。许多把毕生积蓄投入房产的中国百姓,对自己房产的最终命运都很悲观, 网民也发表了很多意见。如何让他们安心?舒可心指出,事实上这些年正在发生改变。过去中国的预算案都是保密的,包括人大代表都只获准看预算,无法认真研读更不能带走,但是现在情况已经在好转,各级预算都在公开。当然,大家仍然不满意,因为有一个过程。正因为不满意才有动力,才能推动房屋所有人土地使用权的永久化。
今年6月纽约时报针对中国土地使用权续期付费问题,在一篇名为“多少钱才能留住我的房产”的报道中,采访了中国专家,他们认为,“就连在承认私有土地的西方发达国家,政府都会对土地征收土地税,用来投入公共基础设施的维护。所以国家怎么可能赋予你一个无限期的土地使用权,然后不需要你承担任何维护成本呢?”对此,夏业良表示,关于西方土地税的问题,比方说美国,地方征收房屋所有人的土地税的用途是完全公开的,即用于地方基建和义务教育,每个公民都看得见摸得着。但是,同样的税收拿到中国的话,被地方政府用在哪里根本不得而知。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消滅中共土匪

匿名 说...

泥想得美,有土匪在,一万年都不可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