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4

丑陋的中国“选举”:国保再度围歼所有独立参选人 (6视频)

转发此新闻:
近平张德江在上面挂牌坊,国保在下面当婊子

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3月9日在人大常委会上讲,从2016年开始,全国新一轮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陆续展开,有9亿多选民将参加选举,直接选举产生250多万名县乡两级人大代表。

报告中说,这是全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一次重要实践。

您没有听错,张德江讲了“民主政治”四个字儿。
 
 
20161115日,是北京市区、乡镇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投票日。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西城区中南海选区怀仁堂投票站参加区人大代表的选举投票。习近平装模作样投完票后,大讲道:

“这次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是全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选举工作要坚持党的领导、坚持发扬民主、严格依法办事,保障人民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要加强对选举工作的监督,对违规违纪违法问题‘零容忍’,确保选举工作风清气正。”

然而,实际选举中,完全是一个游戏和过场。国保们实实在在的镇压,在习近平和张德江的老脸上狠抽耳光。我们用视频、音频和图片说话,来看看中共操纵的中国所谓“选举”,是何其地丑陋与虚假。

这次基层人大换届,全国涌现出了一批勇敢的独立参选人。他们是中共基层政权官方预备名单之外的人,也是中共各级政权最讨厌的人。北京先后涌现出来野靖环、刘慧珍、程海(律师)、朱秀玲、何德普、倪玉兰、李美青等58位独立参选人;湖北潜江涌现出来姚立法、伍立娟、万晓云等58位独立参选人;上海有冯正虎、黄尧年、刘生敏等人;山东独立参选人孙文广等;福建厦门独立参选人陈学梅等;天津独立参选人王忠祥等

全国这种敢于站出来的独立参选人,因为很多人不愿意公开宣布,目前尚无准确统计数字,估计在一两百人。在视频中和采访中我们看到的中共做法,只要你声明独立参选,立马就有一群国保跟上你,包围你,淹没你。对于全国数百万维稳队伍,淹没这一点点独立参选人,真的是很轻松。但是,也非常之丑陋。


上海冯正虎、黄尧年,选举前被派出所黑掉

冯正虎电话录音,博讯1125日采访


上海独立参选人冯正虎,在投票前2天(1114日),被拉到派出所关了24个小时,抄了家,抄走电脑,打印机,手机至今没有归还。助选人徐佩玲、崔福芳、郑培培等人被拘留5天。这最关键的24小时,使冯正虎失去争取提名人的时间,长时间准备的选举活动遭遇夭折,从而错过这届选举。

这次上海基层选举中,闵行区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代表黄尧年,不但支持冯正虎参选人大代表,自己也勇敢站出来行使权利,作为独立参选人参与选举。黄尧年曾获得初步成功,在上海市闵行区第169选区,获得22位选民的推荐,成为首轮人大代表候选人。

但是,很快,经“组织协调”后,黄尧年没有被列入正式候选人,他继续以“另选他人”方式直选人大代表,仍积极开展竞选活动。

在上海选举日,20161116日前,晚上9点左右,黄尧年正在棋牌室里与其他老人玩麻将时,被警察带走。警察说有人举报他们涉嫌赌博,需要去派出所接受询问调查。黄尧年被关押在莘庄工业区镜都路派出所,一直到16日晚7点多被释放。而此时,选举已经结束,黄尧年恰好被错过选举。


街道大妈、大爷组成的维稳队伍,淹没了野靖环

野靖环被大妈们围堵视频


北京独立参选人野靖环的竞选口号是──“当个老百姓找得着的人大代表!”

她在11月初的选举宣传日,被打倒在地,抢走手机,前后围困、骚扰不断。

112日是野靖环的选举宣传日,一大早,她经过抗争才得以走出来,和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见面。但此时,她已经被成百的居委会大妈大爷,以跳广场舞的方式继续包围着。同时,大妈们使用大音响放送音乐,使野靖环的社区宣传根本就不能进行。

王峭岭写了文章《我大开眼界---看北京独立候选人“特殊程序”》,生动描述了居委会封堵野靖环的场面和过程。

文中写道:

我拿着手机一直跟拍野大姐,一位大妈上来就抢我的手机,吼着:别拍了!我赶紧解释,没拍你,我拍大姐呢!不行,老大爷和大妈齐齐上来抢我手机!
我一边躲一边说:“你们没有执法权,不能抢我手机!”大爷吼着:我就抢怎么了!我躲闪着,抢我手机的大爷很凶悍,推搡着我,我又不能还手。文足被另一个大爷推到了另一边。我且躲且走。

一扭头看见野大姐已经被红蓝绿三个大妈推搡着,她们在夺她手中的玻璃杯!
野大姐被推倒了!玻璃杯保住了,手机被抢走了!一个红衣老太太躺坐在野大姐腿上,文足见状想去搀扶野大姐,却被一个大爷推搡着。我被好几个人围着,一下子靠不到野大姐身边,只听她果断冷静的大声吩咐:峭岭,报警!打110我赶紧拨110,那个蓝衣老太太一边夺我手机一边喊:她自己倒的,她自己倒的。

站在野大姐旁边的绿衣大妈一听这话,“啊”的叫了一声,也倒在地上。我一边躲抢我手机的蓝衣大妈,一边对着手机报警。蓝衣大妈轻蔑地说:“警察不会来的!打110也没用。”说着,伸手一巴掌打在我身上。我当时大吃一惊,比看见绿衣大妈自动倒在地上都惊奇,叫道:“您怎么打人呢?我没动手啊?!”蓝衣大妈一边叫:谁打人了?一边又一巴掌抡了过来。我赶紧躲闪,骂了几句,被野大姐制止了:峭岭,别骂了,小心上当!


十几个国保绑架姚立法全国周游,令他的选举泡汤

姚立法电话录音,博讯1125日采访


湖北独立参选人姚立法,他的家和工作的潜江实验小学,长期被国保人员围困。据姚立法讲,在他家门外,国保装设了探头,对准他的家门。门口还有红外报警器,一旦他走出家门,报警器就会响,提示值班国保。在学校,不准他上讲台讲课,因为担心他给学生传输“反动思想”。

111日,姚立法被数名国保拉上车,绑架到数省旅游,经过了贵州、湖南等地。姚立法说,白天基本在车上“旅行”,晚上住宾馆、旅店。总是四五人看住他,他们三班倒轮班看守,总计应该十几个人在换。

直到1124日,姚立法被送回潜江家中,恰好错过潜江基层换届选举。这一趟,姚立法说,不知他们消耗了多少人民血汗钱。

潜江另一位独立参选人伍立娟,也被要求“强制旅游”,但是伍立娟坚决不从,不给国保开门。国保于是将她一直囚禁在家里,使她也不能参与选举。


程海律师和刘慧珍,也遭警方打压而告失败

BBC记者采访刘慧珍,遭到国保、警察丑陋阻拦


北京律师程海,也作为独立参选人参加了今年的基层选举。他在1112日进行选举宣传活动时,被警方强行带往派出所扣留数小时。与程海一同被带走的还有几名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等,并有家属遭到暴力对待。程海表示将对警方的违法行为提起行政复议。

1113日,有维权人士协助程海律师发竞选人大代表的宣传材料,也遭到了阻挠。姜建军傍晚发布消息说,他在天通苑东一区发宣传材料时,突然来了七八个人,扭住他的胳膊,把他的材料抢走。姜建军掏出手机准备报警,他们还抢走手机,并把他拉到没有监控的地方继续打他。据了解,阻挠他的是小区物业以及居委会的人员。

北京的独立参选人刘惠珍早前通过第一轮选举,成为独立派少有的候选人。不过,她投票前夕受到当局跟踪,监控人员寸步不离。

刘惠珍说:门口24小时有人看着,主要我走到那里去,只要走出去都有人跟着我。我有一个告知书,告诉我说我不能宣传。他不限制我,但是一直跟着我,如果别人跟我谈这个问题的话,还不要记者来采访我。他们就是用这种无形的压力来,就我参选表上的推荐人,他们都受到过谈话,他们都找谈过,然后第二轮的时候就有人不敢选我。

刘惠珍认为若非当局的打压,会有机会当选。

刘惠珍说:如果不阻止我让我宣传的话,我可能真的会(当选),因为很多很多村民都愿意投我票,我可能真的选得上。

刘慧珍的选举也是仅限于第一轮获得提名,成为候选人。第二轮投票便不能再前进一步。

刘慧珍在选举期间,有BBC记者前往采访,拍下了一段著名的视频。视频中,国保围堵参选人的丑态尽现于世界面前,将中共假选举展示地淋漓尽致。

刘慧珍

北京另一位独立参选人李美青,选举期间,被人从背后下手,打倒在街头。据认为,此事和她所在的石榴庄村委会,以及维稳国保有关。


83岁独立参选人孙文广教授,正在和国保战斗中

视频:孙文广教授被国保堵门、跟踪


83岁的老独立参选人孙文广教授,也被国保重点招待。

帖子:

今天122日大概20个国保公安,下午把我家铁门用一个联椅堵得死死的。我打110报警。来了另一些警察。我指责国保侵犯人权、破坏选举。直到现在,已经过了晚上八点。十几个国保仍在楼上楼下,堵着我的家门。他们就是破坏选举

独立参选人 孙文广

孙教授老当益壮,依旧在为民权、自由奋斗


孙教授的参选宣言:

告山大选民书:

我今年83岁,是山东大学管院退休教授,第三次独立参选人大代表。
有人问: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为何还要选人大代表?我的回答是:正是因为我有数十年的选举经历,我才认识到选举不透明、不公正,是个严重弊端。我要用参选方式揭露弊端,表达我要真选举。

1953年我考入山大物理系,那年11月,我刚19岁,第一次参加投票,上级安排的候选人我根本不认识,投票只是应付官差,画圈,(赞成票)。

那次投票,发生了一个震动校内外的大事。物理系一位老师,在另选他人栏中,写上了当时美国最有名的影星──褒曼的名字。结果惹了大祸,被定成“反革命事件”,公安机关侦查初步断定,投票者是物理系最著名的教授──束星北。

1955年开展“肃反”运动,束星北教授为此成了重点的批斗对象,戴上了“反革命”的帽子。57年他被打成极右分子,这件事对我震动非常大。

“文革中”我被定了“反革命罪”,关进监狱,判7年徒刑。在监狱中我有充分时间思考过去。山大物理系的前辈,为什么会在选票上写美国明星的名字?我想那是因为他要用这种方式抗议选举的,不公正,他们的抗争精神,我应该学习继承。

束星北先生是我的老师,他给我上过课,他有学问,有才华。1972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李政道受到周恩来的接见,周向李政道诉苦,说中国缺少人才有人才断层。李对周讲:“中国不乏解决“断层”问题的人才和教师,只是他们没有得到使用。比如我的老师束星北先生”。
李政道成名后曾说:“我一生最重要的机遇是在很年轻的时候能极幸运的遇到三位重要的老师,得到他们的指导和帮助。束星北老师的启蒙、吴大猷老师的教育及栽培和费米老师的正规专业锻炼都直接的影响和造成我以后的工作成果”。见《束星北档案》。

束星北教授不但在物理学上有很深的造诣,而且在政治上也一直追求真理、追求宪政。

1982年我获得平反,返校任教,以后每次选举,我对上级指定的候选人只要我不认识,都投反对票,打叉。我对候选人,并没有恶意,投反对票,打叉,只是为了表达对那种选举方式的否定,这和60年前,我的前辈,在另选他人栏中写美国明星的意图是一样的。

1988年我参加山东大学职工代表大会,选举工会主席,我提出候选人应该和大家见面,以后和几个代表找党委副书记徐广生,要求候选人,和大家见面,讲政见。经过争取,每个候选人发表了三分钟讲话,在这次选举中我以第二高票当选校工会的副主席。大家都挺高兴。

这一年根据中共统战部的决定,我成了济南市政协委员,我和山大几个老师一起参加会议,当时要选举常委,要选主席团,候选人大家都不认识,全部投赞成票不是我们的心愿,全部反对也不合适,最后决定,在候选人中隔一个人画一个。这也是一种表达方式。

今年各地选人大代表,候选人的提名还是不透明、不公正,大家反感。116日上海,科技大学的投票中,竟有人在“另选他人栏”中写上了,特朗普(得票率为10%)江泽民(5%)苍井空(6%)。上海当局没有查选票的笔迹,没抓“反革命”,只是重新投了一次票。这也是60多年来的一点变化。
今年山大又要选人大代表,我再次要求候选人要与选民见面,向选民讲述政见。

我自己作为独立参选人,我强烈要和大家见面,宣布我的观点,也欢迎选民向我提问,让我们在讨论中互相了解。我如果当选,在开会前我会征求选民意见;开会后,我将向选民汇报会议情况。我要做一个选民看得见、摸得着的代表。我将利用代表的身份推进选举制度的改革。

山东大学管院退休教授孙文广 2016121

2011年,孙教授参选期间,被封了家门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

4 条评论:

刘刚 说...

政治斗争没有对错、正邪之分。斗争越激烈对我们底层老百姓越有利。不斗反而不是好事。不能让有钱有权者活得舒服,活得惬意。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全力支持江派跟习家军和团派决一死战!

匿名 说...

人渣唯恐天下不乱,江时代你可不是这样想的,你真是江派锤子生下的怪物。

匿名 说...

支持你,刘刚。

匿名 说...

你就是刘刚,自己支持自己,自己壮个狗胆,算球本事?无耻之徒啥鸟事都干得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