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

传“新黑五类”有4万人名单,各地方展开大抓捕

转发此新闻:
“黑五类”臭名昭著,是文革期间对“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的统称,当时“公安六条”文件公开明确,红卫兵打死黑五类可不被追究,估计有超过200万“黑五类分子”被虐杀,包括妇女儿童。
 
 
    “新黑五类”概念由中共党媒2012年提出,指“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五类群体在配合美国威胁国家安全(2012731日人民日报海外版,袁鹏,《中国真正的挑战在哪里》)。这可以视为中共专制政权对公民觉醒和群体事件趋多的反应。据网传的周永康内部讲话,当时政法委已掌握全国200人异议领袖名单,但据匿名人士透露,层层汇总的实际名单可能高达40000人,且在动态更新,因周永康退休且随后被立案审查,该名单被搁置。
  
    但习核心在整肃军队和政法完成集权之后,各地又陆续展开大抓捕,显示当局对“新黑五类”的关注从未放松,不搞权斗,就斗群众。这是中共政权的本质决定。
  
    709事件,即是对维权律师群体的集中打击,被捕律师和助理超过15人,拘留传唤骚扰超过300人次。近期江天勇律师被强迫失踪,李金星律师被暂停执业,证明这一打击方向不会放松,即使三中全会口号是要“依法治国”。
  
    对地下宗教的打击,主要是家庭教会类,如拘捕贵州活石教会牧师仰华(李国志)。但近年蔓延扩散到正常公开宗教,如大规模的浙江拆十字架运动,抓捕浙江基督教协会会长牧师顾约瑟。需要注意的是,浙江主政者夏宝龙是习的嫡系,拆十字架运动应有获授意或默许。
  
    对异见人士的镇压,中共之前主要针对有组织颠覆活动,如浙江民主党等。但永康后庆丰更疯,将街头举牌网络表达类,也列入“颠覆”或“煽颠”以刑事重罪惩罚,而这类案在江胡时代,多是行政拘留了事。如对广州南方街头举牌的镇压,对摩的司机赵枫生重判,对街头举牌90后的黄文勋的重判,对90后新媒体人卢昱宇李婷玉的抓捕。
  
    对网络意见领袖即网络大V的打击,可以说是从“薛蛮子”开始的,无数大V大号的微博或微信被删帖禁言销号,严重的被嫖娼被抓捕。如,浦志强律师因七条微博被判三缓三,最新事件亦有对湖北刘艳丽、作家熊飞骏被抓捕。
  
    对弱势群体即访民群众(维权群体)的打击镇压,江胡之前一般是地方当局的隐秘行为,因不敢见光怕被上级问责,多用劳教或法制学习班之类实行监禁。但随着“新黑五类”理论的提出,北京当局以“寻衅滋事”和“扰乱公共秩序”口袋罪镇压维权访民,最高法杀夏俊峰杀贾敬龙的“以杀治国”,最高示范之后,再迟钝的地方官也学会了有样学样,用法律的名义、保卫政权的名义,打击弱势群众访民群体,既可邀功镇压“新黑五类”得力,又可阻止访民揭露地方的官商勾结侵权。
  
    可以预见,各地方的大抓捕将愈演愈烈,对类似周世锋、胡石根、屠夫吴淦这样有跨界联络能力的代表人士,更是打击重点。
  
    中国大陆20142015连续两年蝉联关押记者人数世界排名第一,2016年被土耳其超越,但关押律师人数排名,相信中国移居世界第一。打击“新黑五类”的“黑打运动”,开户了大陆八九后最黑暗的时期。
  
    补记:惊闻兄弟吴淦在狱中500多天,辗转闽京津三地,饱受北京公安安少东和天津第二看守所酷刑虐待,父亲徐孝顺亦被连坐关押,心如刀绞,望全世界关心人权和正义的人士,记住它们,盯住它们,绝不放过它们!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

4 条评论:

匿名 说...

現在鎮反和經濟都有歐美全球化做堅實後盾,奧巴馬民主黨之類的保家護院。這與以前的反人類犯罪受排斥是不同的。

刘刚 说...

今日是丙申年庚子月乙亥日,猪日冲蛇,月曜日,猴年鼠月猪日,冬月廿一,公元2016年12月19日星期一。我们再次祈盼老天爷让重庆荣昌的所有公职人员和他们的家人在这个猴年全部暴毙而亡!他们不死,天理难容。他们就是一群畜生。

匿名 说...

定你个黑五类奇怪吗?今后凡是持有菜刀.擀面杖的家庭,都是暴力组织,凡是随便发牢骚的屁民,都是恐怖分子。你不知道我们这个组织早就吓破苦胆了吗?

匿名 说...

劉剛好好說話不行嗎?好好的繼續做五毛不好嗎?為何要出來維權做黑五類?你咒罵公職人員,這已經是黑五類的行為,與你五毛身份相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