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31

2016经济回顾--困顿与嚣张

转发此新闻:
临到年底,盘点2016年的中国经济,心情很难轻松。中国经济突然进入了衰退,2016年的日子不好过,这是很多企业的共同感受。许多企业关门了,大多数企业则是在严峻的氛围中苦苦支撑。在一片哀号中,也有一些血企业很亢奋,他们构成了2016年一道滋阴众人眼光的景色:嚣张。

中国经济发展这么多年,迅速摆脱了经济贫穷,但始终未解决精神上、思想上的贫瘠。

首先是王石。王石与宝能的股权之争,是贯穿全年的一个重大事件。在此事件中,王石可以说是原本光鲜的形象突然跌入谷底。在宝能这个民营企业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后,王石竟然公开说对方不配拥有万科,甚至将此话进一步阐述为万科不希望被私营企业控股。王石的反应,既无知,也无礼,遭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强烈批判。在中国经济界屹立多年的所谓成功人士形象,轰然垮塌。

王石倒下后,其他人并未吸取教训。中国经济界的另一颗明星,格力的董明珠,也倒在了股票收购之中。董明珠的格力电器遭受到了与万科完全一样的举牌。董明珠没有像王石一样咒骂举牌者,而是赶紧组织力量,进行资产注入,狙击收购。然而,董明珠的方案过于自肥了,以至于在股东大会上被否决。这个结果导致董明珠怒了,竟然在股东大会上怒斥众位股东:「我每年给你们分红那么好,你们居然如此待我?我若是不分红,你们能拿我怎么样?」好事者将此行为悄悄录在视频中,发到网上,董明珠的形象一下子从女神变成了泼妇。

他们俩人都不是最嚣张的。更嚣张的行为来自学家。2016年,持续升值多年的人民币遭遇大幅度贬值。此时的贬值,未必是坏事,其正面因素其实不少。然而,管理部门明确表明了对货币贬值导致的资金流出的担忧。一向以相应官方号召、为官方寻找解释依据为己任的经济学界,自然是有人要跳出来附和的,这一次是清华大学的李稻葵。李稻葵发文称:为了避免资金流出压力,应该限制人们为了避免贬值而换取美元。如此惊人的言论,令人难以置信。难道李稻葵的意思是:官方有权力去侵犯公民为避免贬值而进行的换汇?有权强迫百姓承担货币贬值?

人们应当注意到,李稻葵此前是大声呼吁人民币国际化的,如今,人民币国际化刚刚走出一小步,李稻葵就开始要求限制百姓的经济行为了。看来,他所谓的人民币国际化,是人民币完全控制在政府手里的国际化。

嚣张的气氛不只停留在企业界、学界,官方的嚣张一直保持在前列。面对险资对各个企业的频繁举牌,证监会、银监会全部恼了。先是证监会斥责企业的举牌行为,要求彻查。这立刻导致了网络段子的诞生:2015年卖股票有罪,2016年买股票有罪。股票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与证监会相配合,银监会直接对宝能动手,勒令其停止万能险业务,从而彻底掐断宝能的资金来源。宝能的行为是否对整体经济有利,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我并不了解宝能,亦无意为宝能辩解,但是,我们须注意一个问题:宝能触犯了那条法律法规?权力部门专门针对宝能采取打压行动,是依法行政吗?

上述王石、董明珠、李稻葵的嚣张,属于个体行为,而证监会、银监会的行为,则表现出了公权力依然不受遏制地随意作为。中国经济发展这么多年,迅速摆脱了经济贫穷,但始终未解决精神上、思想上的贫瘠。企业家稍有成果便趾高气扬;权力部门则一直搞搞在上。似乎没有哪个阶层、哪个团体学会谦卑、懂得规则。

2016年的这些嚣张、咆哮,在一片萧条中显得有些声嘶力竭。很有可能,正是经济萧条带来的恐慌,导致了某些人的亢奋与不安。这说明,对于中国经济的萧条,大家还没有做好准备。

2017年是否会更加艰难?答案应该是肯定的。中国经济即将告别高增长期。鉴于中国经济的高增长一直是扭曲的、牺牲百姓利益的,所以,我们对于即将到来的长期低增长,不仅要接受现实,还应该欢迎低增长期的到来。

俗话说:退潮之后才能看出谁在裸奔。我们的各个阶层都将在经济增幅收窄中走向正常思维。

来源:东网 / 王思想 经济学者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刘刚 说...

王岐山所主导的反腐根本就没有拍过苍蝇,对那些县处级和乡科级干部的贪腐渎职滥权行为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的中纪委还包庇纵容温家宝、贺国强派系的贪腐。如他们纵容贺国强在重庆的党羽东山再起,变本加厉的打击欺压重庆普通老百姓。像陈有西、李庄这些黑心律师昧着良心为犯罪的有钱人辩护,毫无做人的道德底线。还有就是文强在重庆警界的余党开始疯狂打击曾经举报过他们的人了。如重庆荣昌公安系统的曾骑、杨恩培、郑益民、陈安东等在荣昌是无法无天,搞得荣昌是民怨沸腾。我们全力支持刘云山开辟反腐第二战场,与温家宝、贺国强、王岐山这派贪官决一死战。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

匿名 说...

这篇文章胡扯蛋,险资举牌有百害无一利,就是祸害市场的行为,居然还为宝能叫屈,真他妈为了反对而反对,本来看好这个网站,现在觉得都他妈是胡扯蛋,我倒要看看我的评论是否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