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4

王歧山十九大是否连任与习近平二十大何去何从

转发此新闻: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七上八下和七十岁封顶都是因人而异,因事而异,因时而异》中介绍了一篇题目为《废除“七上八下”的好处》的分析文章中说:习近平只要稍作调整,将“七上八下”改回70岁退休,便可以轻易解决王岐山留任的问题。前提是,习近平是否希望王岐山留任。

王歧山

而依笔者的看法,因为王歧山的政治局常委职务到十九大时才任满一届,若要连任,“规则”上的问题不是问题,只是因为在此之前已经有曾庆红“因为年龄原因”只担任一届政治局常委便“主动”出局的“高风亮节”,王歧山是否该不该效法才是问题。

《废除“七上八下”的好处》一文中还分析道:王岐山的口碑向来颇佳,从十八大以来的反腐成果来看,他的能力毋庸置疑,不论十九大后担任什么职务,都能发挥超乎想象的作用。习近平要落实宏图大计,有王岐山这样既有能力又十分可靠的人必然事半功倍,习如果希望王留任,当然不会受制于“七上八下”这种空泛条文。

关于王岐山是否会在十九大上连任的问题,外界也有外报道说他本人也没有寄希望于此。

相关报道文章中称:201527日,王岐山在纪检监察系统老干部新春团拜会上就亲口称,“今天的你们就是明天的我,我这个岁数也很快到老干部的队伍了,如果不是因为职务的原因,我现在就应该在你们其中,如果我是局长的话,我应该退休很多年了,如果我是副部长、部长的话,我也应该退休了”。

此前的2013年末也有媒体报道,王岐山任中纪委书记以后,曾对友人称,因为年龄关系,或将只担任一届中纪委书记。

生于19487月的王岐山,到2017年中共十九大时,已年过69岁。王歧山在十八大上进入政治局常委时的年龄是六十四岁,退后十年,在中共十六大上进入政治局常委的曾庆红时年六十三岁,此公生于一九三九年七月,比王歧山年长九岁。如此推算,曾庆红在中共十七大召开时,刚满六十八岁,比十九大时的王歧山还年轻一岁。

笔者曾经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如此分析说:当年以习近平和李克强直接由中央委员跃升政治局常委为主动标志的十七大人事尘埃落定之日,也是胡温体制结束倒计时的开始。五年之后,除习李之外,其余的七个常委都要走,而曾庆红虽然失去了五年,失去了多担任五年政治局常委的机会,却颠覆了共青团系人马全面接班的格局,换来了另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他在十七大会议期间,在到老家江西代表团参加讨论时,表达了这种心情。他说,中共的事业“是面向未来的伟大事业,这个事业是‘铁打的营盘’,我们一届又一届、一茬又一茬党的各级领导干部都是‘流水的兵’。”对自己亲自举荐的整个中共政权的接班人习近平的放心和满意溢于言表!

依笔者之见,和习近平一样,王歧山也是当年曾庆红亲自从“红二代”中选定的接班人选之一。曾庆红当年以身作责,主动要求“七上八下”的年龄规则行事,明年十九大上的王岐山“萧归曹随”的可能性应该挺大的。

前述《废除“七上八下”的好处》一文中还分析说:将“七上八下”改回70岁退休,除了可以解决王岐山留任与否外,还可以同时为两大问题扫除一些障碍。第一,习近平在二十大上未满70岁,理论上可以再任一届常委,如果有了王岐山的先例,习只是跟随,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指责。第二,如果维持“七上八下”,则习需要退休,而李克强却因不满68岁可以再任一届,届时李的位置将颇为尴尬,因为他无法担任总书记或总理,只能担任人大委员长或政协主席这样的虚衔,但同时又因多年身居高位,可能产生另一个权力中心,影响接班人施政。一般来说,主政者也不希望自己退休但和自己资历相近的人可以留任。

如果习近平参照江泽民的做法,再逼退李克强,容易招人诟病。但如果习近平和李克强在二十大上一起留任,则可轻易解决李克强的问题。由于党章对于总书记和军委主席没有任期限制,因此习近平想要连任,在法理上的阻力不大,当然实际操作上有相当大的挑战。至于届时如何安排李克强的位置,并非难事,除了人大政协,习近平国家主席的位置也可让给李克强。宪法规定,国家主席和国务院总理只能连任两届,如果习近平和李克强在二十大上一起留任,两个职务都必须易人。由于国家主席只是虚衔,习近平要继续连任需大动干戈进行修宪,因此没有保留的必要。

那么习近平会否延长任期呢?这要看他是一个怎样的人,有意见认为,习近平与前两任中共总书记有所不同,如果说江泽民和胡锦涛是职业经理人的话,习更象是少东家,更有使命感。习近平不但绝不允许前苏联和东欧的情况发生在中国,更要让中国在中共的领导下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要实现这个梦想,十年的时间可谓非常紧张,此前,中国内部的政治、经济、军事、社会等各个领域都有不同程度的弊病,改革既急切又复杂,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持续推动;外部又强敌环伺,千方百计抑制中国的崛起。在这种背景下,习近平的任期自然是越长越好。

上文中说到李克强任满两届之后的去留问题,令笔者想起过去在国务院总理位置上坐满两个整届外加一个小半届之后,又转任全国人大委员长,继续在政治局常委位置上再赖五年,所以李鹏说起来是中共所谓“第三代领导集体”建立以来,唯一一个连任过三个满届政治局常委者。江泽民只是连任两个满届外加十三至十四大之间的半届。

所以要拿李鹏为例的话,政治局常委连任三届应该没有“法理”上的疑问,而总书记是否可以连任三届甚至更多,端看总书记本人在任满两届之后是否“高风亮节”了。

虽然等十九大召开之后的五年时间里,中共党内绝对会有象李鸿忠那样的马屁精们主动拥戴甚至会哭谏习近平“继续当我们党和国家的掌舵人”,但在中共二十大上哪怕就是为了让李克强退休,他习近平也应该会自导自演一出退位不让权的把戏。

回想中共十六大,江泽民用自己不再连任党总书记的所谓“带头作用?”,劝走了李鹏,逼退了李瑞环,同时也令朱熔基连任两届国务院总理的可能性落空。待以胡锦涛为代表的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名单确认之后,他江泽民突然提出要仿效邓小平,“退出中央领导岗位之后再留任一段时间的中央军委主席职务”,令李鹏等人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

现如今,习近平在党内的个人专断已经达到了说设一个自任主席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政治局众常委只能随声附和的程度,所以未来二十大上无论他习近平寻求所有职务一起连任还是只留任军委主席令党内再次形成党指挥枪的局面,只要是他本人主动提出或者某个政治亲信“联名拥戴”,相信无论是届时的李克强还是其他几位常委表面上都只会应和而没有可能投上哪怕是一张反对票或者弃权票。而笔者之所以认为届时的习近平连任第三届党总书记或者说党主席的可能性低于只留任军委主席用枪杆子保证其个人意志在“接班集体”里被持续贯彻执行的可能性,是因为实现后者既无操作上的难度,亦无“法理”上的障碍,其党内精神领袖的地位和威望可以在此基础上长久地延续下去,永垂不朽。何乐而不为?至于效法胡锦涛任满两届后“裸退”的可能性,几乎没有。道理是即使届时的习近平动了“归隐”的念头,党内诸如栗占书、李鸿忠之类的“轿夫”们也会洒泪劝留!当年邓小平试探性地露了一句“全退”的口风之后,当时的党内“首席轿夫”杨尚昆立刻嗔怨道:“您老人家全退了,军委主席谁来坐?交给别人您放心,我还不放心呢!”

如今习近平身边的栗战书与当年邓小平身边的杨尚昆殊无二致。只要明年十九大上栗战书如愿进入政治局常委,此后的习近平只要试探一下自己任满两届后效法胡锦涛的可能性,栗战书立刻就会联名李鸿忠等人在政治局的“党内生活会”上“严厉批评”习近平在全党和全国人民更需要他继续掌舵的时候产生了“无官一身轻”的念头。于是,习近平“从谏如流,不负众望”,勤政殿内外其乐也融融,全党上下其乐也泄泄!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