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0

从川普组阁看外交走向,习近平如何应变?

转发此新闻:
美国富豪川普在当选总统之后,立刻紧锣密鼓地展开了组阁行动。就在今天,川普将宣布由前退休将领弗林担任白宫安全顾问。下一步,他很可能在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和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博尔顿之间挑选国务卿。在中美关系方面,川普与中国互动微妙。当选后四天,川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和世界主要国家领导人都通了电话,但“习主席除外”。此后一天,习近平终于和川普通话,强调两国应“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的原则”,“以建设性方式管控分歧”,种种用词,被认为和祝贺性通话不太相称,有“敲打”川普之意。从川普的组阁人选和顾问团队,我们能否看出他未来几年的政策走向?与川普互动微妙,习近平将如何应对未来几年美国的政策变化?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北美“世界日报”副总编魏碧洲先生;美国之音记者,社会学家龚小夏女士;政论作家,时事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先生。
龚小夏说,刚被川普任命白宫安全顾问的弗林今年58岁,是美国退役中将。在退役前,他是奥巴马政府的军事情报委员会主席。他进情报委员会时想改革,遭到了抵制,因此离开。美国的情报机构和军方大部分高层都支持克林顿,认为川普没有经验。但弗林在二月份就开始支持川普,他主要的关注点是在中东。朱利安尼没有主管过外交,最开始川普希望让他主管司法部,但他不愿意,想要做国务卿。博尔顿则是绝对的鹰派,非常强硬,是布什政府留下的人。博尔顿认同川普让美国军队更强大的主张。
龚小夏说,川普近几个月的演讲每次都会提到中国对美国进行钢铁倾销,这很明显是他现在的贸易顾问迪米科的影响。反中国钢铁倾销、与中国贸易谈判、对中国实行惩罚性关税,会是川普贸易政策上很重要的一部分。迪米科是重工业出身,在贸易上非常强硬。很多钢铁工业的人都非常支持川普的政策。在日美关系方面,两国如何分担日本的防务费用将是美日谈判的重点。在美俄关系上,普京一直希望有美国有一个实用主义的领导人来打交道,川普曾经说承认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统治,这解决掉了美俄关系中一个巨大的障碍,因此普京非常高兴川普当选。
魏碧洲认为,川普任命弗林担任白宫安全顾问,这是一个位高权重的职务。现在美国马上要面对的首先就是中东叙利亚、俄罗斯、北韩、和伊朗的问题。弗林在这些问题上的强硬立场非常符合川普的一贯言论。比如他很重视伊斯兰国,希望把它解决掉,这和川普一致。川普选择弗林确实是把美国国家利益摆在了第一位。在国务卿人选方面,朱利安尼离任纽约市长后,基本变成了一个反恐专家,在世界很多国家都有利益冲突,这是对他的不利因素。而博尔顿的争议更大,他在做联合国大使的时候就提出过美国不应该支付联合国会费的说法,因为很多右派人士认为联合国是一个让美国主权丧失的机构。他在南海问题上与川普的观点也不尽相同。
魏碧洲表示,安倍昨天与川普会面,日本媒体称气氛很好,但似乎没有谈到任何深入的内容。这次安倍急于来访,一个原因可能是他九月来访时没有见川普,而是去见了克林顿,这次要急于弥补。目前看来这次会面比较正面,川普也意识到增进美日友谊非常重要。
魏碧洲说,中国在川普心中的份量很重,但短期内他对中美关系有点悲观。因为现在的国际秩序实际上是美俄建立的,克林顿和奥巴马都想要调整国际秩序,但并不顺利。中国也是不认同当前国际秩序的,希望能用中国力量塑造新的国际秩序,想要和美国建立大国外交。但美俄两国一旦合作可能不利于中国崛起,这不是中国想要的结果。
程晓农认为,川普当选,中国政府既有疑虑,又有期待,疑虑是怕经济上受到压力,期待是希望来自美国的政治压力减轻。但是,在川普就任之前,中国政府只能耐心静观。普金与川普的交流达成了在具体问题上的共识,即反恐;而习近平与川普的交流还只是客气话和各自意图的初步传递,两人虽然在通话时同意尽快见面会谈,但很可能要安排到明年春夏之间或此后。川普没有什么意识形态偏好,也不关心“政治正确”,他的基本政策倾向是现实主义加国内重点,现在判断他的竞选口号中哪些内容能尽快落实或难以落实,为时过早。川普并非主张孤立主义,但是在对外关系上不会采取很多行动,而可能是见招拆招。
程晓农说,其实,中国政府现在也面临国内经济下滑带来的一系列外汇、财政等严重问题,当局同样需要以国内问题为重点;中国既需要国外资源,也需要国际市场,而谋求地区霸权无助于解决国内的经济困难,只会加剧经济困境。因此,未来现实主义的中美关系在政治层面可能较少对立。川普应该不太可能对中美贸易下重手,首先是WTO规则不允许美国全面加高额关税,其次是美国本国法律也不允许长期对某国产品加重税;但是,美国可能会关注中国某些大宗产品的低价倾销,象以前对轮胎一样,按照WTO规则实行惩罚性关税。今后中国需要更多地考虑外贸的公平互易,在保护国内产业和开放市场方面保持平衡。
陈破空表示,川普一当选,就立即展开工作,紧锣密鼓地组阁,与外国领导人交流,一天也没有休息,这显示,民主大选后的获胜阵营对国家的负责、对责任的担当。川普组阁,既有竞选班子里的大将,也有建制派里的重臣,显示出和解与团结的度量。同时也显示,他竞选期间提出的政见、政策,可能要打折扣,或向中间道路调整。有的政见、政策可能当真,有的政见、政策可能不太当真。
陈破空说,与中国关系部分,最可能当真的,是经济贸易方面,川普会全力缩小美中贸易逆差,不让中国再占便宜。亚洲政策方面,会推动提升日本在亚洲的领导地位,改善美俄关系,让中俄结盟破局,而同时,川普会增强海军力量,以兑现他“用实力保和平”的政见。他的人事提名,已经显露这方面的端倪。至于人权话题,过去多年,尽管历任美国总统都提人权,但北京与美国虚与周旋,而中国境内的人权迫害,有恃无恐,变本加厉。这类软性议题无法制约北京,相比之下,如美中贸易战这类硬性话题,更可能带给北京梦魇。对照胡锦涛和习近平给美国新总统的贺信与电话交谈,习近平更显示出软中带硬的警告意味,同时也更显示出溢于言表的忧心忡忡。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