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5

习近平打破原有的权力秩序

转发此新闻:
由于改革进度缓慢,所以在某些传统为中央或地方政府管理的领域,习近平开始利用党来树立权威,过去一年来变化尤其剧烈,党政官员以暗喻形容习近平的快速集权,“南院接管了北院”。他们所说的是位于中国政治心脏地带,1.2平方公里的中南海大院,国务院机关靠近北门附近,而中共中央则靠近南门。

习近平似透过领导小组攫取了李克强的权力

权力秩序被打乱

利用中共中央“领导小组”来协调政府决策与执行机构,是习近平集权的主要手段,其中,中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最引人注目,在2015年夏天国务院拙劣救市后,该领导小组的影响力似乎开始增加。如今,领导小组渐渐被视为重要的权力核心,习近平至少担任六个领导小组组长,包含新创建的网路安全、经济改革和国家安全的领导小组。

政治风险顾问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执行董事麦艾文(Evan S. Medeiros)分析,这些领导小组类似美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或国家经济委员会,但又不完全相同,“他们可以召集其他大多数组织,并设法让每个人都来想办法解决困难的政策。”

领导小组的权力提升也引起外国政府、企业和投资者的注意,例如在双边贸易的谈判场合,出席人员除了中国国发改和银行监管机构官员,中共代表也出席在会议桌上,令美国与欧盟代表相当惊讶。一名欧洲外交官表示,“我们知道中共向来密切关注每件事,但中共代表以前从未出现在谈判桌前。”

同样的情况,2015年美国与欧洲商业团体为了向中国表达关于中资银行采购新规的担忧时,没有向银行监管单位游说,而是直接写信给新创建的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导,一名参与游说的人表示,由于他们担心寄信给银行监管单位可能会石沉大海,在经分析后认为,网络安全领导小组才具有影响性。最后,在西方贸易团体及政府官员包含奥巴马的激烈游说下,北京当局延宕了新规定的实施。

然而,这些事情并没有让领导小组受到爱戴,《金融时报》报导,前中国政府官员表示这类领导小组让决策过程多了一道程序,令官僚机构感到不满,特别是那些主管经济与金融的政府部门。另名中国决策圈的知情人士指出,这类领导小组凝聚成以习近平为主的智囊团,打乱了传统权力秩序。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的中国问题专家何天睦(Timothy Heath)亦持相同观点,“在习近平的领导下,这些领导小组获得更多权力,进而削弱国务院与其他部委的权力,”不过,“(党内)有共识认为,需要以这种方式集权来推动改革。”

无论习近平野心蓬勃的计画是否成功,其带来的影响将远超过中国与亚太地区。伦敦国王学院的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克里?布朗(Kerry Brown)教授认为,“习近平稳固权力影响我们各个层面,这是34年前未曾想过的事。欧盟一片混乱、美国现在看起来也很不稳定,(所以)习近平的地缘政治重要性突然变大,或许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我们很快就能看到他(指习近平)是不是认真的,也就是说,他不只是谈论措施,而是将实际有效地执行这些(改革)。”布朗如此说。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王丹,吾尔开希,刘刚,被中共公开通缉的前三名,不知今天的中国人对他们了解多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