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9

“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到底是何许人呢?

转发此新闻:
原前言:这篇文章将揭开谜底:一个受苏联特务培训委派回国,并创制了中国共产党的特务组织──中共中央军委“特务工作科”的特务头子,中国的贝利亚。

周恩来

1949年中国大陆创建“中华人民共和国”以来,关于周恩来的形象,大多数人对周恩来的了解都来自于官方的“正面”资料。而说到正面的周恩来,官方目前的评定应该是标准的,主要是如下:

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领导人,中国人民解放军主要创建人和领导人。他是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在国际上也享有很高威望。他不幸逝世后,联合国也下半旗哀悼。周恩来同志的卓著功勋、崇高品德、光辉人格,深深铭记在全国各族人民心中。

“伍豪事件”具有很大的争议,当事人的周恩来在文革时极力否决,而毛泽东也及时站出来为周说话,指出批斗周的人该收手。于是,关于周的形象就剩下正面了。文革结束后,出于共产主义战士的伟大、光荣形象宣传,周恩来被塑造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楷模。

但是,随着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出现,关于周恩来的一些说法,终于打破了长期的垄断,人们通过资源开放的互联网看到了众多原来无法看到的周恩来。于是,一个真实的周恩来逐渐走向民众,周恩来的神坛地位也就无法再继续维持了。

事实上,中国共产党人存在一个奇怪的现象:他们本质上是要消灭法律、道德等国家统治机器的,但他们却一直用共产党人道德来宣传,以党员的大公无私、崇高精神等道德来教育非共产党人。如过去的雷锋形象、焦裕禄形象、孔繁森形象;最近十年则有牛玉儒、任长霞、宋鱼水、马祖光、杨业功、丁晓兵等等。

周恩来的神话被打破,大概是人们知道了很多先前无法报道的消息。主要有这些:干女儿孙维世是周签字逮捕的、三年饥饿时期周签字酿造茅台、刘少奇专案组内幕、贺龙案、带队消灭顾顺章一家

周的前后形象变化大,正如他自己的众多谜一样。或者说,他之所以表现出正面与负面的角色完全不一致的角色,与他身上的众多秘密有关系。正是他存在着太多一时没有解开的谜底,所以关于他的前后不一就有点难理解或接受。

在这些疑惑中,周恩来留学法国和德国时的一段历史颇神秘,我们至今没有公开任何相关的消息,而留学的经历与他回国后的经历,竟然相差如此之大。很多人大概不会忘记,在中学时的课本里,关于周恩来的“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它是多么的感人奋进,推人泪下,鼓舞着一代代青年努力向学。我的老师当时还提到周恩来之后留学法国的事情。

关于周恩来留学西欧(法国)时的经历,目前能够得到的说法非常少,其介绍也只是短短数语,如下:

1920年至1924年先后去法国和德国勤工俭学,在旅欧的中国学生和工人中宣传马克思主义,发起组织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后改称旅欧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

1922年转入中国共产党(由张申府等人介绍),任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旅欧总支部书记,并参加中共旅欧总支部的领导工作,对早期的建党、建团工作起了重大的作用。

19248月从巴黎回国,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兼国民革命军第一军政治部主任,军衔为中将。

周在1920年─1924年时留学西欧,主要在法国和德国,然后在那里经人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于1922年发起了组织“旅欧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但就他在法国和德国时学什么,在什么学校求学,学什么专业,成绩如何,我们就根本不知晓了。

而另一个奇怪的现象值得深思:周在法国、德国时没有学什么科技理论,走科技救国路线;也没有学革命救国,仅是参加发起组织了“旅欧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经历,周居然在19248月回国之后很快任职国民政府开办的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兼国民革命军第一军政治部主任,军衔为中将,而且,那一年他才26岁。

周是如何“破格”升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其中的经过必定曲折复杂,背后的众多疑点太多。应该说,26岁的周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在当时的环境下,他的资历是绝对属于不寻常的,那到底是什么缘故让他担任此职呢?这个任命与他在法国、德国所谓“留学”的经历又有多大关系?周是不是在法、德两国学了军事和特务科目呢?

而据本文透露,1923年秋,季米特洛夫也流亡到德国,负责对各国共产党人的军事及特务培训,以在各国策动赤色革命。周恩来因此成为季米特洛夫的门徒、亲信,后来担任共产国际情报网在中国负责人。此后,周恩来一生都干着那种特务见不得人的勾当。

1)秘密创建现代中国的第一个“特务”组织

据考证,在中国的情报、保卫界,无论国民党还是共产党,最早出现“特务”一词与最早称为“特务”的组织,都来自19275月的中共中央军委“特务工作科”(简称“中央特科”)。当时任中共中央军事部部长的正是周恩来。

熟悉共产党史的朋友应该知道,在前苏联还没有成为苏联的时候,布尔什维克党在建立之初便面临着严峻的生存危机,内部意见分裂,反对党强大,还有方方面面拥护沙皇帝制的传统力量,这时在列宁的主导下,布尔什维克党成立了“契卡”恐怖特务组织,从事暗杀与恐怖活动,以极其残酷的极端手段来消除和镇压异已力量及竞争对手。最终,共产势力成为了执政党。而由苏共一手复制扶植出来的中共同样也有这样的一段经历。

1928年春,周恩来亲自主办学习班,培训特科人员20多人。颁发第一个文件《中央通知第四十七号──关于在白色恐怖下党组织的整顿、发展和秘密工作》,确定了秘密工作的方针和方法,要求中共在白区的所有组织,都采用地下秘密活动的方式。

制定第一个规则。周恩来还规定了特科工作的“三任务一不准”:搞情报、惩处叛徒、执行各种特殊任务(包括筹款),不准在党内互相侦察。创建第一部电台。

192810月,中共中央决定建立无线电通信。周恩来指派李强自行装配电台,指派张沈川考入国民党的无线电学校,还选送涂作潮等四人到苏联伏龙芝军事联络学校学习无线电技术。

1929年冬,李强在上海英租界装配出电台设备,1930年初涂作潮回国协助,李强带着电台潜入九龙,从香港沟通上海,实现了中共首次远程无线电联络,中共的第一部无线电电台悄然诞生。周恩来还亲自编制了中共第一部密码“豪密”,邓颖超是第一个译电员。

中共情报保卫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始终是周恩来。

此时的特科下分四个科:

一科是总务科,负责总务,如选租住房、选择会议地点、掌管财务等。

二科是情报科。它成立于19284月,第一任科长是陈赓。他还是特科实际负责人顾顺章的副手。二科的主要任务是搜集各种情报,及时掌握敌情,并对敌方的侦探机构进行反间谍工作。经陈赓的筹划安排,一批共产党员秘密打入国民党的情报机构。钱壮飞成为国民党组织部党务调查科主任徐恩曾的机要秘书;李克农成为上海的国民党特务情报机构的实际负责人;胡底成为国民党华北情报网的实际负责人;宋再生成为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的政治密查员。也因为陈赓做工作,国民党中央驻上海特务机构的特派员杨登瀛,被策反为中共特科的“内线”。

三科是行动科。科长由顾顺章亲自担任。三科的主要力量就是现在被吹嘘的神乎其神的“红队”,主要任务是保卫中共重要领导人的安全,如会议安保、营救被捕的领导人;暗杀敌方的特务及中共的“叛徒”。

四科是交通科。科长是李强。主要任务是保障上海及全国各地的秘密交通线网的正常运行,同时负责中共第一座地下无线电台报务。若有重要会议召开,四科还要负责人员护送和会议文件的传递。

中共的中央机关有一套庞杂的班子,有负责会务的、负责文秘的、负责保卫的、负责与各地组织交通联络的,有很多工作人员。

在李敖《特务大师顾顺章》一文中,说到中共之所以派顾顺章等人赴苏联学习”特务业务”:”原来俄共未得政权之前,曾和沙皇政府进行长期的地下斗争。沙皇政府的特务手段也很厉害,列宁亲自领导的核心小组中,就有沙皇政府所派的特务,他们几乎和列宁天天见面,俄共的一举一动,莫不了如指掌,所以俄共的地下组织和活动不断遭受破坏。俄共积累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经验,终于磨练出一套应付办法(秘密工作的制度、技术、纪录等)来。这套办法经过不断发展,到俄共执政之后,就成为’格伯乌’的传统法宝,顾顺章到苏俄就是要学习这套法宝。”

1917年,俄共执政后,成立了“全俄肃反委员会”,1922年,则演变为“国家政治保卫局”,即所谓“格伯乌”(后又演变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即所谓“克格勃”)。

顾顺章等人到苏联,就是去拜”格伯乌”为师。顾顺章在苏联学得如何呢?”中统”老特务万亚刚说:”顾顺章在苏俄受训的时间并不长,但凭他聪明机警的天赋,学到一身本领回来。文的方面:如化装、表演魔术、操作和修理机械、心理学等都很精;武的方面:双手开枪、爆破、室内开枪而室外听不到声音、徒手杀人而不留痕迹等等,可说是全能特务,够得上称为大师。在他以后,特务行列中,无人能望其项背。”

2)顾顺章家灭门血案

1931年,周恩来亲自策划并参与了顾顺章家的灭门血案,其冷酷而没有人性的特务人格表现得淋漓尽致。

当时,中共政治局候补委员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叛变,还没有来得及出卖中共党中央机关。周恩来闻讯便立即当夜带了特科的杀手们去上海顾家,周恩来下令将顾顺章一家老小全部干掉,包括顾妻和未成年的儿子、妻母、妻妹、妹夫,残杀他的全家十余人。

顾顺章的小姨子张家宝是乡下来探亲的农妇,根本与顾的叛变无关,但也被杀手们活活勒死。

当夜在顾家打麻将的客人中有一个周恩来的黄埔学生斯励,他是国民党二十六军第二师的师长斯烈之弟,也是周恩来的救命恩人。一九二七年“四一二”事变时,周恩来被第二师扣押,有生命危险,是斯励念师生之谊帮助他逃出了虎口。那天周恩来策划指挥并亲自与康生砍杀顾一家人,为了不走漏血案的风声,斯励也被周杀死活埋。顾顺章在上海的所有亲属达数十人之多都被残杀,尸体全部深埋,并被砌入水泥里。

整个行动由周恩来负责执行, 行动经过周密考虑,一是考虑到枪击声响惊动周围居民和杀人后血迹溅飞处理麻烦,而用绳索勒死全部家属, 二是运尸体外出怕泄漏案情,采用处决其家属后,直接在住宅庭院地下深埋,上面还抹上水泥以防腐臭外泄。

整个行动从19314月开始,在上海三处四个地方进行,实际掩埋地如下, 一: 法租界姚主教路爱棠村37号,33号(目前地址为上海徐汇区余庆路1 02 号,110号), 二: 武定路修德坊6号(目前地址为上海静安区93014号) 三: 麦特赫斯脱路陈家巷91号(目前地址上海静安 区泰兴路38391号,已拆除)。

秘密行动经过一个炎夏一直没被察觉,实际上顾顺章一直在四处打听家属下落而无结果,而顾也渐渐感到事情不妙而极度不安,只是无确切证据,终于在193111月中共特科人员王世德被捕,他供出了案情和埋尸具体地址,成为轰动上海乃至国内的“海棠村掘尸案”。

当时由国民政府调查科向法租界警务当局接洽,会同按址发掘尸体,租界当局初不置信,经过确切保证之后,始获同意进行发掘。

因此事为新闻界所悉,消息传布出去,致发掘工作进行之时,市民挤满墙头,树上围观,在充满惊骇与怀疑气氛之下,一尺复一尺的挖下去,于种植花草毫无痕迹之院内,深掘至八尺之下,果然起掘得顾之全家大小八具尸体,全市为之震惊。以后据王世德所供,又先后在公共租界武功坊三十二号,新闸路斯文里七十号等处,继续从事发掘,结果又掘得三十九具尸体,大多数是共党所谓动摇或叛变份子,由周恩来率领“中央特科”(“红队”)所杀害的。

3 长征前的“万人坑事件”。

还有更骇人听闻的。一九三四年冬红军“长征”出发前,为了不暴露行踪,担任红军总政委的周恩来悍然下令杀害了上万名伤病号以及“政治不可靠”份子,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万人坑事件”。

4)刘少奇专案组“亲自批文”“刘贼是大叛徒、大工贼、大内奸、大特务、大汉奸,真是五毒俱全、十恶不赦的反革命分子!”

中共建“国”后,一个是毛泽东的党和行政管理体系,另一个就是周恩来的遍布全国各地的情报体系,两大体系都可以号令全国。

文革期间,周恩来生前一直担任中央专案组的总负责人,并且兼任刘少奇专案组组长。

一九六八年九月,周恩来在“刘少奇罪证材料”批语上称刘少奇为“刘贼”,并给刘戴了五顶大帽子:

“刘贼是大叛徒、大工贼、大内奸、大特务、大汉奸,真是五毒俱全、十恶不赦的反革命分子!”

一九六八年九月二十五日,周执笔起草了由他本人和陈伯达、康生、江青共同签名上送的报告,把刘少奇所谓历史上三次叛变的”罪行材料”送给毛泽东、林彪审阅。报告称:”刘贼少奇是长期埋伏在党内的大叛徒、大工贼、大内奸、大特务、大汉奸,现在专案组所掌握的人证、物证和旁证材料足以证明刘贼是一个五毒俱全、十恶不赦的反革命分子。”

刘少奇专案组以三个材料为基础,由周恩来组织改写成综合报告。最后形成的综合报告是经由张春桥修改定稿的。1019日,这份文件于中央文革碰头会上定稿通过,提交八届十二中全会讨论通过。

在全会的后半段,讨论以中央专案审查小组提出的《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最后说:

“刘少奇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专案审查小组建议党中央根据党内外广大革命群众的强烈要求,撤消刘少奇党内外一切职务,永远开除党籍,并继续清算刘少奇及其同伙叛党叛国的罪行。”

被中共蒙蔽的中国老百姓,依然活在中共描绘的虚假的故事中,顶礼膜拜所谓的“人民的好总理” ──周恩来,但是他们或许渐渐会了解那个曾经的“敬爱的周总理”,不过是:

一个苏俄共产国际精心培养的中共特务头子;

一个与毛泽东同样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杀人恶魔和帮凶;

一个制造中国无数灾难、剥夺无数中国人性命的反人民、反民族、反民主的独裁统治集团首犯!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