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5

复旦大学生恶搞选举的诉求如何破

转发此新闻:
1116日,苍井空老师,希拉里,川普等成为上海复旦大学大学生区人大代表候选人,上海市杨浦区第十六届人大代表选举第004选区(复旦大学的研究生选区)两位正式候选人,钟明月、唐荣堂,得票均未过半数,而不得不于17日另行选举。不只是杨浦004选区,复旦大学参与到的杨浦第1选区,第2选区,第3选区和徐汇第137选区都同样遭到不同程度地恶搞。5年前的人大换届选举中,复旦大学因学生弃权太多,两位候选人同样也是没有得到过半票数。

复旦大学参与到的杨浦第1至第3选区,和徐汇第137选区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恶搞。

复旦大学912日就正式启动上海市区县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工作,「认真贯彻换届选举工作的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精心组织、广泛宣传,严格按照程序、根据时间节点开展工作」,1020日,完成选区划分,118日,正式代表候选人名单公布。其中,1114日钟明月、唐荣堂等2位正式代表候选人还与选民代表见面。

「见面」没能说服更多研究生,这两位「代表」没能代表大多数研究生的意愿。既然不能代表他们的意愿,为什么成了研究生所在选区的正式候选人呢?复旦大学的公告称,「经我校各选民小组反覆讨论、协商,根据较多数选民的意见,确定了正式代表候选人18名」,显然是有问题的,至少杨浦第004选区的钟明月、唐荣堂不是「多数选民的意见」。要复旦大学公布酝酿提名的详情,有点勉为其难。但是,问题不解决,下届人大代表选举,谁又能保证不会被恶搞呢?

一说到公开选举,「国情论」者会言及民众素质。且不说战争时期革命根据地百姓一人一颗豆子选举的成功范例,复旦大学生的素质应该没得说吧。他们既然不愿意选代表不了他们意愿的候选人,就让他们自己推举候选人并选举代表如何?按他们的素质来讲,国情论者应该没话说了吧。这应该是一举多赢:

首先,选举的庄严和神圣性能够得到维护。最起码不会再让苍老师出现到选票中,也不会让总统川普成为候选人川普。复旦大学生恶搞选票,在发泄不满的同时,也让选举成了笑话,宪法赋予的选举权利变得可有可无。这不是一次选举不成功,再选第二次就可以解决的。

其次,学生主动履行宪法权利,既能强化对宪法的认同感,又能切实理解「责任与权利对等」,强化他们作为「个体」的担当。选举与被选举权,不是纸面游戏,每张选票不是简单的「O」或「X」,而是关系到你和你所在群体的切身利益,必然要认真对待,参政热情也会得到释放。同样还可以提升他们对公共生活的参与和关注。美国大选每次耗费的上百亿美元,虽然可以解决不少贫困、医疗、教育等问题(当然,没花的似乎也没有多解决一些这类问题),但从「社会动员」意义上讲,还是相当划算的,它保证了一代又一代选民的「素质」。

再次,由复旦学生的选举经验可以推而广之到全国各大院校。中国的改革开放不也正是由实验特区到全面开放吗?仅复旦一校的人大代表选举,可控(毕竟,从人数上说还是微小的样本。),又有效率(能考上复旦大学都深知效率的重要)。这种经验的获取,再到推广,且不说到全国,仅此动员的一代又一代国家栋梁,于整个国家而言何尝不是幸事呢?

我的意思是说,宪法赋予的神圣权利,每个公民都有责任履行,政府部门也应该想方设法落实这一权利,给公民创造条件和环境,而不是无动于衷。被动地任由苍老师一次又一次成为大学生们的「候选人」,除了徒增笑料,消解选举的神圣,无他。回应并解决诉求,不要再等到5年之后。

来源:东网 / 刘未未 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