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0

新一轮土地改革会形成新寡头

转发此新闻:
内地党媒在本月初,以《重磅!继「包产到户」之后,我国农村又一次迎来重大改革》为题,说:「继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我国农村改革再度迎来重大制度创新。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上月三十日发布《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意见》。意见指出,现阶段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顺应农民保留土地承包权、流转土地经营权的意愿,将土地承包经营权分为承包权和经营权,实行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并行。」,对此,专家认为:「农村土地经营权的独立运行,可以更大范围地优化配置,提升土地利用效率,提升务农劳动力的劳动生产率。但目前需要加快农村土地承包法等相关法律修订完善工作,尤其是先要在法律上给农村土地经营权定性。」

两权分开,所有权表面上集体所有,实为官员所有,官员有权就任性,强征土地。

无可否认,新一轮的农村土地改革是有意义的,从所有权到承包权的两权分开,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解决了农民的吃饭问题。从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的三权分开,具有实现资源优化配置的可能性和现实性。具有多大的可能性和现实性,只是善良的预期和判断,事实上可能会走上另外一条路。即官员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地主和新寡头。

两权分开,所有权表面上是集体所有,实则为官员所有,官员有权就任性,强征土地,利用土地官员自肥的权力滥用与腐败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二权分立,没有制约地方官员权力的内容。土地三权分立,仍然没有制约官员权力的内容。三权分立的结果,可能会导致官员更容易滥用权力,助长腐败行为。土地资源非但没有达到优化配置的目的,反而会导致官员权力的高度集中的同时,导致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的高度集中。高度集中的政治权力和高度集中的经济权力合而为一,从而成为土地垄断的新寡头。

这种土地新寡头的直接后果,就是让农民失去土地,让农民没有退路,或者说让农民无家可归,使他们成为土地的弃儿,城市里的流民,社会动荡不安的主体。土地新寡头的间接后果就是权力高度集中,极权主义会死灰复燃。土地三权的保留实质是土地三权的失去。他们进无进路,退无退路。

现代化对于农民来说得有资本进入城里,在没有所有权,承包权虚化,经营权被拿走的情况下,农民的资本在哪里?

洛克早有名言在先,即财产不能公有,权力不能私有。也就是说,财产必须私有,权力必须公有。人类良好的政治秩序、道德秩序和社会秩序,都来源于自生自发的财产私有。财产私有,才有法治,法治存在的目的之一就是保障私有财产。权力公有,才产生现代文明,产生廉洁政治。

中国发展的历史也都一在表明,有恒产者有恒心,这个恒产,主要是私有的土地。打土豪分田地,翻转了人类的历史,破坏了中国基本的道德秩序,产生了政治上的怪胎,即毛泽东的极权主义。这种极权主义恰恰是以消灭私有制为前提,通过消灭私有制进入大跃进的人间天堂,结果让中国人从此进入人间地狱,并且以死几千万人口为代价。

消灭极权主义,就必须消灭极权主义的土壤,即消灭公有制,实现私有制,让土地私有化。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農民失地,無根而哭,雖無可退,卻有進路,乞丐重八,從不服輸,絕地而起,催朽拉枯

刘刚 说...

王的反腐是为权的打虎,所以他是不会拍苍蝇的。乡科级这类干部最坏,乡镇和村/社区这两级的官员最坏!全力支持刘云山另外开辟反腐路径,进行真正为民的拍苍蝇运动!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