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7

官场抑郁症无药可治

转发此新闻:
本月22日,安徽省地方志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訾金雷在合肥一小区堕楼亡,终年53岁,警方确认其为自杀。从简历上看,訾金雷长期担任干部组织工作,历任共青团合肥市委组织部长,共青团安徽省委组织部部长,宿州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部长,马鞍山市委副书记,201412月,担任安徽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正厅级组织员。自杀前9天,他刚刚完成职务调整。从正厅级组织部副部长改任地方志办主任,两个职位级别一样,但所拥有的权力天壤之别,明显是贬职。面对仕途的急剧改变,訾金雷从心理上没有迈过去这道坎。

官场抑郁症的患者看来数量不少,但个个隐藏得很深,平时深藏不露。

据不完全统计,近几年媒体公开报道的大小官员自杀案件已经有上百起,而官方给出的原因解释,千篇一律就两个字:抑郁。官场抑郁症的患者看来数量不少,但个个都隐藏得很深,平时深藏不露,死后家属和单位,就把账都算到了抑郁症身上。

不仅在职的抑郁,退下来得老同志也抑郁。去年6月,青海省体育局原局长冯建平跳楼自杀。据媒体披露,其生前曾患有30多年的抑郁症。但是,促使其走上自杀之路的,却是提前退休和受到纪律处分。

在中国官场上混,为什么容易得抑郁症?原因很复杂,但有几个因素是主要的:第一,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官员从进入官场入党提干,一开始都还是有理想、有追求的,或者说一开始都是有信仰的。但是随着职务的变化,权力的增加,并且可以不受监督时,人的思想就变化了。那些落马贪官的人生之路,都非常清晰地展现了这一点。

第二,官场要想如鱼得水,必须整天花大精力去琢磨领导。中国的官场,只唯上,不唯下。想升官必须把各级领导维护好。维护领导必须花费很多精力、金钱和感情。《道德经》说:「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仅仅知道有这么一个领导存在,说明他懂得道法自然,工作条理顺畅,不用天天开会也能做到一切井然有序。这样的领导才是好领导。可惜的是,官场上这样的好领导凤毛麟角,大多是趾高气扬、令人生畏,甚至背地里被人天天拿在嘴上骂的领导。天天和这样的领导一起混,能不抑郁吗?

第三,基层官场抑郁症高发。在一些民主氛围不浓、法治不彰、潜规则盛行的地方官场,不少官员过得诚惶诚恐,生怕工作出现什么闪失,被领导斥责、被同事抓把柄、被组织调查。有的官员与上司领导之间,形成了事实上的人身依附关系,需要把大量的心思用在取悦领导上面,会令人感到精疲力尽,心力交瘁。

第四,抑郁的官员,一般来说都是有良知的人。官场的黑暗和丑陋,有时逼得人站队,要么同流合污,要么放弃权力,这种纠结当然会令有理想、有追求的人抑郁。

第五,做了亏心事,害怕被查处。铺天盖地的反腐风暴,令那些身上不干净的官员如坐针毡,失眠、做噩梦成为常态。还有的难以面对现实,从睡梦中一睁开眼,就开始对整个世界充满了凄凉和恐惧感,总希望能够回到梦中。这样的心态,时间久了,能不抑郁吗?

第六,讳病忌医。在现有干部管理体制下,为了保住官位和权力,没有一个人愿意承认自己得了抑郁症,并有针对性地去治疗。讳病忌医是官场抑郁症高发的一个重要原因。

官场抑郁症虽然此起彼伏、层出不穷,但是在现有体制框架内,无药可治。营苟仕途生死以,福祸岂能避趋之。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因为我们的干部升迁,整个流程充满了神秘和玄机,人为的因素胜过能力和政绩。官员在仕途巨大变化时很容易抑郁,因为他过去的成就感,是建立在众人的尊重之上,倘若没人搭理他,他自然就感到失落了。官场过于依赖的是别人对自己的认可,而不是自己对自己的认可。换句话说,当官,其实是为了脸面和荣耀。

根治官场抑郁症,需要政治体制改革的深入。当官,应该成为一个养家糊口的职业,而不应该强加上太多的政治和道德光环。一个公开、公正、公平的官场环境,仕途应该也是透明的。有了阳光,黑暗和丑陋也就无处藏身。一个充满阳光的官场,官员们还会抑郁吗?

来源:东网 / 老徐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一场拍马屁的竞赛,别人拍100分你的99分就白拍了,因为位置是稀缺资源。现在的上级可不是傻子,拍马屁是要付出实实在在的好处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