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5

网上惊现小马云和卖处救兄:沉重的现实,到底是谁的责任呢?

转发此新闻:
这个面孔像极了马云的小孩,名叫范小勤,今年8岁,来自江西省吉安市永丰县石马镇。2015年,“小马云”因与马云长得极像而在社交网络爆红。

小马云(左)

随后有媒体报道,小马云家境贫穷,于是有网友呼吁要求马云资助小马云上学。

阿里回应全文如下:

网上关于“小马云”的各种信息,我们也注意到了。这不应该是一个笑话或者段子,“小马云”的背后是沉重的现实:我们社会还有那么多未脱贫人群,乡村留守儿童的教育、成长问题。。。让人深思和焦心。相信每个参与转发的朋友的初心。解决一个孩子的教育费用生活费用不是很难的事情,但要解决千千万万的贫困儿童生活学习困难就需要唤醒更多的力量,为今天这个现实做更多系统的努力,给这成千上万留守儿童一个敞亮的未来。其实这也是阿里巴巴和马云公益基金的责任和关注方向。我们会跟大家一起,尽心尽力,尝试摸索更有效的途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跟阿里巴巴本身做得多大,走得多远比起来,是更有意义、更有价值的事业和梦想。

阿里说得一点也没错,资助小马云对于阿里来说就是举手之劳,小菜一碟,是容易的不能再容易的事情了。



问题的关键是,还有那么多长得不像马云的孩子呢?

19岁姑娘街头20万元卖处救白血病哥哥

儿还有呢?

一位身穿白色校服的少女将一块求助纸板立在杭州闹市区的地铁出站口,上面写着:“哪位好心人能救我哥哥,我愿以20万元卖出我的处女之身”。这是1110日在杭州西湖文化广场地铁站出口发生的一幕。这是近日网上出现的两则新闻。也是阿里所说的沉重的现实……

11一天,天猫狂欢节成交额1207亿元,对于马云来说,资助这两个孩子是一件容易得不能再容易的事情。

我们都知道,可这并不是马云的义务,也不是任何一个企业家的义务。但是几乎所有的企业家都积极地投入到慈善事业中来,不管是作秀也好,是为了什么也好,毕竟是一种慈善之举。我们应该为了他们的善举点个赞。可是这应该是谁的责任呢?

***

有人可能会说,这是他们自己的责任。

是的,在丛林法则里,弱肉强食,对于那些处在食物链底端的老鼠,野兔,杂草等等,吃了也就吃了。没什么值得可怜的!

我们小时候看赵忠祥老师的《动物世界》时经常看到,老虎狮子凶猛的猎杀牛群,黑熊力阻迁徙的鱼群,还有鳄鱼对过河马群发起血腥的杀戮。每当看到这些小小的心灵还是受到冲击。

然而,这就是动物世界的法则。很正常的弱肉强食的法则。

***

谁都承认人类是高级动物,人具备动物的所有特征,吃喝拉撒,性交,生崽,具有攻击性,但谁要是说他人是动物,一定会遭到还击,通常被认为是骂人。

人为什么不喜欢被称为动物呢?因为人自认为比动物聪明,文明,理性。因此人们把自己区别于动物。

礼仪之邦就是这样来的。

可是只要翻来历史,那些所谓的文明无不夹杂着血雨腥风。

人类是这个星球上最残忍的动物,没有其他。这些残忍不仅表现在对待其他的物种更表现在对待自己的同类上。

每一个帝王都在奉天承运的谎言掩护下重演着对于同类的血腥屠杀和压迫。

然后又在轮回里被压迫和屠杀,所谓: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

人类就这样走完了几千年。

1918年,胡适之先生在《易卜生主义》的长文里,就说过:“明明是男盗女娼的社会,我们偏说是圣贤礼仪之邦;明明是赃官污吏的社会,我们偏要歌功颂德;明明是不可救药的大病,我们偏说是一点病也没有,却不知若要病好,须先认有病;若要政治好,须先认现今的政治不好;若要改良社会,须先知道现今社会实在是男盗女娼的社会。”

历史又过去了将近100年,胡适之老先生要是能活到现在,坐坐高铁,看看卫星发射,不知将会又发出什么样的感慨?

***

扯的有点远,虽然有点文不对题,但也无所谓,明白的自然会明白,不明白的无论怎么说都不会明白。

话又说回来,我们得充分理解阿里的无可奈何,这的确是一个沉重的社会现实。他能援助小马云,他援助不了千千万万个小范小勤,还有千千万万个看不起病的老百姓,虽然没有在网上卖处,但不等于没有存在。

阿里也许富可敌国,可他毕竟不是国。

生活在这国里我们的祖祖辈辈,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他们当中的一部分已经成功脱离了土地。他们有的进入了体制,有的谋得了一份足以糊口的职业,有的创业成功,看似生活的有模有样。

剩下这部分,依然挣扎在苦海里,一个孩子考上大学,足以压垮一个家庭。

一人得了重病,足以摧毁一个家庭。当灾难来临时,这些家庭都在苦苦的支撑,我们的老百姓都信命,他们以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命运使然。

或者自怨自艾,怪自己没本事!

***

前段时间,曾有一则新闻:在美国有一个来自中国的在地铁清洁工,因为可恶的美国佬非常懒惰,不愿加班,于是勤劳的中国人就不停地工作,结果年薪达到18万美元。这个年薪足以傲视美国高收入阶层。

于是我就在想,在咱们伟大的国的清洁工就是累死在岗位上,能拿到加班工资吗?还有那些工地上的农民工,还有各色从事着最底层工作的我们的同胞。

层出不穷的农民工讨薪事件,彰显着我们社会的不公平。前腐后继的腐败个人和腐败集团动辄贪污上亿,正在失去公信力,正在让善良的人们失去信心。

勤劳能致富,已经变成一句谎言。

于是,卖处并不是行为艺术,而是可悲的现实使然。

这样沉重的现实,到底是谁的责任呢?

来源:网络



转发此新闻:

6 条评论:

刘刚 说...

目前邓小平家族在政治局常委会里的代表是俞正声!要清算邓小平,打倒邓家,首先就要拿下俞正声。力挺二张一刘,拿下邓家的代表俞正声和朱镕基的代表王岐山。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

匿名 说...

楼上的,当我们都傻吗?江不死,老百姓哪有安宁日?

匿名 说...

江薄恶惯满盈天下尽知,刘刚至今仍大擦其鞋,足见此人不但贪腐,而且蠢得无可救药,其丑恶面目无比狰狞。

匿名 说...

刘刚妄想“挺江救薄”何其徒劳,早点去再投胎吧!

匿名 说...

顶一楼,现在中国,真正的祸害就是那些资本权贵们,他们才是当今中国无数灾难和痛苦的真正元凶。希望中央的正义之士拨乱反正,消灭这些被西方资本主义渗透,控制祸害我国的败类,人渣。
红色权贵资本利益集团。

匿名 说...

二,三楼的五毛美分们,你们不用狂吠了,再怎么叫,也改变不了你们走狗烹的可悲下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