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4

六中全会的「悬剑」与「立威」

转发此新闻:
六中全会目的之一:悬剑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曲终人不散。本次六中全会顶层要办两件大事:一是悬剑。在全会通过早已泡制好的所谓「党内监督与问责条例」。这把剑悬在谁头上呢?难道世上有?瓜铸剑者悬剑于自己的床头?当然没有这种傻子。不用说,这是掌权者给麾下尤其给党内其它山头官员做警示与惩罚作用的。更直接的作用则是:当今掌控中共党天下大权的习氏团队给正趋白热化的权力内斗纷争撕扯披上神圣合法的皇帝新衣,让世人感到习氏强势集团占领党天下主导地位是师出有名,名正言顺,是立党为公,立派为民。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

  其实,所谓的「党内监督与问责条例」,即使定得再完备再严格,如果党内各派力量不处于均衡状态或在党外有某种威权力量能够干预,那这些闪光熠熠的法规条例事实上不成空文就会成为权力在手者制敌的利剑,(前几年悬挂的反腐利剑范围对象太窄,现在的问责条例无界不及。)这是有史为据的。当年毛泽东发动文革,上有党章宪法,但他对刘少奇说,我只要用一个手指头就可把你戳倒。难道毛泽东有十八般武艺、有一指功?他之所以如此牛气是因为他当时掌控枪杆子。何况法律法规解释权一向掌握在掌权者手中。规章与条例之所以需要,一是为了骗骗党内同志和党外民众,二是为了彰显以法治国以规治党的「公正」。以上是本次六中全会虚的方面,即精神方面的需要。

  悬剑警示很难有效

  从中共六十多年来的历史及当前中共官场的实际情况来看,这种悬剑警示是无效的。中共建政后类似的悬剑举动与警示难道少了吗?但是为何越来越腐败,党内斗争越来越激烈?其根源很清楚:中共不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政党,它的党章就体现专制独裁特色,实行集中制,下级服从上级,上级服从中央,中央服从领袖独裁。这是从俄共那里学来的,也有中国本土帮会特色。造反闹革命时期为了快速决断需要可能有点必要,但掌权六十多年了,这套独断章程从未改过,六十多年所造成的祸害难道需要列举吗?今天习氏集团不但不从放权平等方向给党员以尊严有权议论中央,有发表异见不受惩罚的权利,像他父亲要求的那样,在本次全会通过言论自由法,反而拧紧金箍咒,这样能得到全党心服自觉遵守执行吗?中共老祖宗马克思说过一句至理的话:「真理一旦离开了利益就要使自己出丑」。当前习氏这些举措,打着救党为公的旗号,但他与他的团队到底追求什么,党内同志是心知肚明的,因为他们也曾是玩这套把戏的老手。一旦政令违背了自己的利益,他们总能变出一套冠冕堂皇的举措使它寿终正寝。

  六中全会目的之二:立威

  本次六中全会,顶层要办的第二件大事是什么?是立威。也就是打造习近平为核心的领袖地位。这是出于两方面的迫切需要:一是这几年新政成绩欠佳,得罪了党内官僚不说,也受到广大知识分子的负评,在此种情势下不设法立威等于承认失败。二是出于牢固掌控十九大支配权的需要。他的团队不在本次六中全会夯实十九大的「基础工程」,等于置自己于危境当中。所谓「基础工程」当然指人事安排,十九大高层人事安排当然不会提前在本次全会讨论与敲定,但可以在会上会后在中央委员与政治局委员中形成属于自己派系的稳定铁杆子多数,以便在十九大掌控全局使自己的人事部署顺利通过。

  这件事从另一角度上看,是很失党内外人心的,因为「威」不是人为可以打造的。所谓时势造英雄,如果英雄是顺历史前进方向造势,那么此英雄不去打造也必然被群众同僚视为英雄。例如当年毛泽东领导中共在时来运转之下建立了江山,他当然成为中共的革命领袖。现在习近平这套救党治党保国举措不是顺历史潮流将中共改造成现代意义上的政党继续执政,而是倒行逆施开历史倒车,向毛泽东学习集权于个人手中,这对中共的党天下共享成规是天大的冒犯。党内官僚同志能拥护吗?顶多是在会上举手赞颂在背后骂娘。对于全国其它广大群体来说,也会被视为大逆不道的事。大家开始指望实行政改顺应宪政自由民主潮流,把中国带到现代文明国家行列中去,没想到习近平不久就原形暴露,搞假反腐真内斗扩军备战打压异见分子。真正的民生工程不搞,却花大钱送国外买支持,还学习古代帝王办峰会演万国来朝的风光戏。这完全是在旧政治的套路中做「中国梦」!
  
  民心所向是民主自由

  六中全会一如既往胜利落幕了,笔者不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虽然对习近平新政有异见,但决不希望中国出乱局,仍盼望习近平看到全中国人民的人心所向,有壮士断臂的精神,将中国带往民主自由的光明大道。

来源:争鸣 / 子夜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