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6

政治局常委会内已实现“臣有义, 尊卑有序”

转发此新闻:
中共六中全会公报出台后,英国剑桥大学博士,经济学者张炜先生撰文指出:与以往历届的六中全会相比,十八届六中全会最大的不同点不在于会议通过的两个文件本身,而在于文件之外的重大政治变化。这个变化就是,“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这样的政治术语在中国执政党的词汇中强势回归。


张炜先生认为:在隐身十四年之后,“以某某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提法再次高调使用,尤其是随后官方及其媒体对此进行了高规格的解读,这些都凸显了这次会议的主要意义不在别的,而在于确立习近平的领导核心地位。其他所有的事项,都只不过是围绕这一重大政治变化的辅助工具。

“以习近平为核心”的提法回归中国政治生活,意味着中国“核心体制”的确立。而这个“核心体制”将在六个方面给执政党和中国未来的格局带来重大影响。

首先,它意味着在最高层的人事布局上,习近平被授予了最后的决定权。“核心”最重大的意义在于其对于执政党、国家机关和军队最高人事安排的主导权。毛、邓生前在最高人事安排上享有无人挑战的最高权力,在邓小平逝世之后,他指定的核心江泽民有着高于其他常委的权力。

随后的胡锦涛则没有这种权力,这一方面是由于“前核心”江泽民的不断干预,另一方面也是由于胡本人软弱的个性。但是说到底,这与胡本人没有“核心”的地位不无关系。习近平登上“核心”大位之后,不仅会名正言顺地削弱其他政治局常委人事安排的权力,也会进一步防止江泽民、胡锦涛和其他政治老人对人事安排的干预。

读罢张炜先生大作的这一段,笔者想起刚刚公开发表的“习近平关于《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的说明 ”中的一处重要细节。习近平说:“2014112日,我在给刘云山、王岐山同志的批示中指出:“1980年制定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对于当时恢复和健全党内民主、维护党的集中统一、严肃党的纪律、促进党的团结,实现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作风上的拨乱反正,实现全党工作中心的转移,发挥了重要历史作用。当前,《准则》对我们严肃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弘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仍具有重要现实指导意义。”“30多年来,形势任务和党内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党的建设既积累了大量新成果新经验,又面临许多新情况新问题。请你们考虑是否适当时机由中央就新形势下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作出一个决定,提出新的要求。”

提醒笔者关注这一细节的内地记者朋友说,自从胡锦涛担任党中央总书记之后到胡锦涛卸任总书记的这几十年时间里,无论是胡耀邦还是赵紫阳,无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从不会对政治局常委一级的在位领导人或者退位的一级党国元老发“批示”。

在现代汉语语汇里,所谓“批示”即“领导对下级的书面报告批注意见”。“批示”和“指示”的区别即前者是文字命令,后者是口头命令。习近平故意在向全体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和不是中委和中央候补委员的党政军的省、部和大军区级主要领导人做出“重要讲话”时强调自己是如何“批示”刘云山和王歧山向他请示工作的文字内容,目的就是借机向全党清楚表明如今的政治局常委会里是“君君臣臣,尊卑分明”。是总书记“总抓统管”,各常委“分兵把口”,而不是什么“集体领导”,“九龙治水”,更甭提“党政分开”。

正如张炜先生所说:“核心”体制的确立也意味着在十七大初具形态的、在十八大正式确立的中央政府“习李体制”的消亡。十八大以来的政治发展证明,习近平已经成为一个强势领导人,许多传统上由总理担当的角色,实际上也是由习近平自己负责,即使在经济问题的决策上,李克强也已经失去了关键的话事权。

张炜先生还认为:“核心体制”的确立,也意味着中国执政党最高层的领导体制的重大变化。以往的在中国政坛存在十年之久的“九龙治水”的局面已经终结,而被强势领导人主导的“核心体制”取而代之。虽然十八大六中全会发表的公告也在所谓“坚持民主集中制原则”和“集体领导”等方面有所着墨,但是明眼人一看便知,会议真正强调的是树立“核心”的权威,这一权威与所谓的集体领导体制互不相容。

笔者早在中共三中全会过之后,即为本专栏撰写过《习氏“政改”:地方一把手限权,党国一把手集权》一文。文中引述习近平的话说:“反腐倡廉建设,必须从领导干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抓起。主要领导干部也就是一把手,把该负的责任负起来了,把自身管好了,很多事就好办多了。”因此,必须加强和改进对主要领导干部行使权力的制约和监督,保证一把手位高不擅权、权重不谋私,切实做到为民务实清廉。而具体作法就是“适当分解主要领导干部的权力和责任”。而形成领导班子成员内部相互制约和协调的权力运行闭环系统,是对主要领导干部的权力进行制约和监督的有效方式。应按照分工负责原则来确定主要领导干部分管的事项、掌握的权力以及应负的责任,减少主要领导干部对具体事务的插手干预,降低主要领导干部对班子成员晋升时的权重。一些地方推行主要领导干部不直接分管具体事务的制度,形成“副职分管、正职监管、集体领导、民主决策”的权力运行机制,主要领导干部末位发言制度等,值得借鉴。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这里说的“各级党政主要领导干部”仅仅是指从省委和省府往下,包括省委书记和省长在内的“各级党政一把手”,没有人会把习近平在三中全会上一字一顿地朗读出的那句“加强和改进对主要领导干部行使权力的制约和监督”解读成“加强对中央主要领导干部行使权力的制约和监督”,而且还恰恰相反,习近平正是通过这次三中全会令他自己这位党中央的“主要领导干部”的权威增强、权限扩大、权力膨胀。

当时的习近平口口声声“适当分解主要领导干部的权力和责任”,而三中全会《决定》中宣布建立的国安委恰恰是要把原本属于国务院领导人的相当一部分权力和责任都集中和归笼到势必要亲自挂帅国安委的习近平本人手中。

愚笔曾在本专栏过去的两篇文章《习近平借国安委还魂“党的一元化领导”》以及《习式国安委远非苏式克格勃所能类比》中向读者和听众们分析了习近平从所谓“大安全理念”角度出发,力主成立一个由他本人亲自挂帅的横贯东西南北中,统领党政军民学的“超级机构”国家安全委员会,令人自然会联想起毛泽东时代的所谓“党的一元化领导”(“党是领导一切的”)。

公方彬等体制内的专家们均认为: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可在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牵头并领衔下,既完善国家安全体制和国家安全战略的制定,又负责协调外交、军方、公安、能源、海关、国安等部门相互协调,节奏和谐,集中力量,统一行动,步调一致,快速反应,为党巩固执政地位提供重要保证......
这里的一句“为党巩固执政地位提供重要保证”无意是中共体制内的专家们对所谓的“三中全会精神”解读得最为精准,最为到位的一句,公方彬还强调:无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职能和定位如何,有两个基本点是不会变的,一个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一个是更好地维护国家安全稳定发展。

简言之,这个打着维护国家“整体完全、综合安全”旗号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最有利于习近平的高度集权。

当时纽约时报曾有一篇报道文章中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曾承认自己看过《教父》(The Godfather)这部电影,本周结束的党的会议上他证明了他从电影的一个主题精神中学来的东西:在一个男人的秘密小圈子里集中与运用权力的艺术。
在担任党的领导人一年之后,习近平正显现出一个坚定而自信、甚至帝王式的国家主席形象,他在政治局常委中的地位明显高于其他六位。

正如张炜先生所说,“核心”体制的确立,意味着习近平将不会满足于成为执政党和中国的政治领导人,而且还将像过去的历代核心们那样,将自己塑造成中国这样一个世界大国的精神领袖。从现在的宣传口径看,习的核心团队将习近平被推举为党的核心解释为大国崛起的需要,是历史转折的需要。

与此同时,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控制正在成为改革开放以来最为严格的时期。与世界历史上所有的集权主义政党的领袖一样,习近平正在将自己塑造成为全体中国人的精神教主。他将加强向全国人民灌输“一个核心”和“一个主义”。这种思想控制将成为中国执政党治理国家的一个常态,对中国思想解放运动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可低估。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兲槽就这鸟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