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0

地方債危如累卵 中央讓諸侯自救

转发此新闻:
庞大的地方债,犹如悬在中国经济头上的一座冰山,随时可能形成雪崩之势。中国财政部近日公布的最新财政收入与支出数据显示,今年首十个月,中国全国财政债务付息支出合计四千一百多亿元,创下历史新高,远超去年总额。地方诸侯如何拆除这些不定时炸弹,将成为他们的重大考验,也是他们在中共十九大能否拿到晋升门票的关键。

不断扩张的地方债务已成为中国经济的一枚计时炸弹。

地方债的规模到底有多大,一直是个谜。地方政府上报是一个版本,国家审计署的调查又是一个版本,学界和金融机构的估测又是一个版本,但显然地方政府是少报瞒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很多地方官的心态是「我走之后,哪怕是洪水滔天」,所以寅吃卯粮,疯狂举债,打造政绩工程,捞取晋升资本。这些官员拍脑袋决策,拍心口保证,拍大腿后悔,拍屁股走人,透支当地财政,留下天文数字般的债务,然后一走了之,最苦便是当地百姓。

中央不救 偿还有责

而且地方债存在重大金融风险,虽然当局称地方举债大多用作基建等投资,但仅约三成地方投资项目的现金流足以还款,其他地方政府要挪用其他财政收入,或借新还旧填窟窿;更有债务包装成理财产品,令影子银行不断膨胀,一旦个别地方爆债务违约,将引发骨牌效应,冲击其他地方金融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经济大省同时也是负债大省。截至去年底,江苏省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高达一万多亿,高居榜首,成为首个破万亿的省份。山东、浙江和广东三省紧随其后。而贵州省的负债率早在两年前就已经超过红线,上升到百分之八十七,高居中国各省之首。云南、宁夏、辽宁等地的负债率也位居前列。

日前国务院发布《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宣布:「地方政府对其举债的债务负有偿还责任,中央实行不救助原则。」这意味地方政府将成为清理地方债的责任单位,诸侯必须担负起重责大任,如果因此导致社会动荡和经济不稳,诸侯将背负政治责任。

中央这一招,精准打击了地方官事事有中央财政兜底的惯性思维,重新厘清了地方政府的责任主体,让诸侯在举债机制上少一些不科学的行政化意志,多一些法律制度的遵循;少走一些无序举债的老路,多做一些改善投资环境、政商环境的创举;少一些急功近利的政绩需求,多一些长期建设的理念。

中共十九大将进行人事大洗牌,诸侯在仕途上是进还是退,取决于未来一年多时间的政治表现与经济成绩,如果辖区内地方债处理不力,引发各种危机,诸侯的乌纱帽定然不保。在这种政治压力之下,诸侯必然各显神通,将风险降到最低。

来源:东方日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